中国经营报,让经营离您更近!
20180910期

共享单车“续命”冒险

共享单车如何盈利?因共享单车而带动的自行车工厂、物流、维修厂等产业链经过3年的沉浮是否又要回归共享单车之前的状态?《中国经营报》记者历时两周,以头部企业为典型案例,深入现场调查,特此带来关于共享单车的专题报道。
共享单车历险:淡季来临如何续命
        ofo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似乎仍未解决。
        8月31日,上海凤凰(600679.SH)发布诉讼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因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方)赔付货款6815.11万元。
        不仅如此,根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赴天津调查发现,天津富士达等工厂与ofo皆有欠款,工厂欠款突破1亿元。目前,ofo还债的方式主要是私下“以车抵债”,以80元/辆左右的价格抵消债务,但即便如此也有不少公司暂停了与ofo的合作。除了上海凤凰提起诉讼以外,天津也有多场ofo与物流公司的欠款官司正在进行,总金额达到百万元级别。有物流公司、共享单车方面向本报记者爆出,ofo供应商和仓储租赁欠款或接近1亿美元。
        其实,ofo的情况是当下共享单车的缩影。
        2017年的冬天,共享单车淡季击垮了几乎大部分的共享单车企业。期间不断有中小平台宣布退出市场或停止运营,而两大巨头也因为无法承压,摩拜被美团收购,而ofo则因资金链紧张亟待“续命”。根据美团更新的招股说明书显示,4月份摩拜不到一个月亏损5亿元。
        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无法单独成立,只能靠其引流,为其他业务输血并盈利,这成为资本、美团乃至业内的共识。是否还有更好的商业模式,能更好地为共享单车续命,在现在看似乎还是个谜。
资本退热 共享单车回归商业本质
        共享单车行业在2017年下半年进入寡头竞争时代,资本逐渐退烧而将目光转向其他的领域。
        除此之外,由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引发的押金难退问题,让整个行业的押金监管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而在共享单车市场发展初期,不少人认为,共享单车的盈利关键是押金,而各资本进入共享单车市场也是看好其坐拥几十亿元的押金池。但随着监管的到来,押金监管逐渐规范,通过押金获利的途径被堵死。
        进入2017年冬天,仍然存活着的共享单车企业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根据摩拜单车在2018年4月卖身美团之前流出的财务报表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摩拜单车持有现金37.52亿元,欠供应商10亿元。另外,鉴于单车报废导致订单规模下降,为了维持订单不下滑,需要每年投入8亿~10亿美元的运营费用和固定资产投入。可见,当时摩拜单车的资金链处于非常紧绷的状态,资金危机为摩拜卖身美团埋下了伏笔。
        2018年春节过后,为了“自救”,ofo小黄车与摩拜单车之间轰轰烈烈的烧钱补贴大战悄然终止,ofo小黄车关闭了1元月卡购买通道,摩拜单车也停止了月卡优惠政策,两家均恢复到包月20元、包年240元的价格。
        共享单车逐渐回归到向用户收取租车费用的最基本模式。摩拜、ofo、哈罗单车方面均对记者表示,正在精细化运营方面发力,这一方面是希望扩大租金收入,另一方面是希望降低管理及运营成本。
直击天津王庆坨: “凋零”的自行车小镇
        曾被称为“ 自行车小镇”的天津市王庆坨镇如今正面临艰难时刻。
        “现在王庆坨镇基本上就没有做共享单车的了,去年的款还没结,如今谁都不敢接。”一位自行车厂的总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王庆坨镇里的中小自行车厂只做零件不做整车,并且需要至少50%的订金。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共享单车由热转冷,部分中小厂家因尾款未到而纷纷转型、倒闭,目前唯一有能力接共享单车整车订单的只有富士达、飞鸽之类的自行车大厂。同时记者从多个信源了解到,ofo还欠着富士达或达几亿元的尾款,双方正在就尾款问题进行商讨。
        共享单车一度迅速扩张发展,曾给王庆坨镇带来短暂的疯狂。如今投放限量、产量过剩的状况,不仅对接下共享单车订单的车厂造成了影响,也对整个自行车行业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收缩的生存空间
        在媒体报道中,王庆坨镇曾被誉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按照政府官网在2016年发布的小镇介绍,自行车产业占据王庆坨全镇GDP的75%,自行车、电动车年产量约1300万辆,占全国年产量的七分之一。
共享单车发展遭监管“急刹车”
        共享单车虽然方便了用户,解决了出行最后1公里的问题。随着使用时间延长,除了用户体验不佳以外,因为市场急速扩张,公司对单车的运营跟进不足,导致其影响公共秩序的缺点逐渐暴露。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全国多座城市发布“禁投令”,叫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其中,在2018年8月,北京宣布市内共享单车总量由235万辆下降至191万辆,并将把191万辆定为上限,车辆只能减少,不能再增加。
        虽然一线城市对于共享单车的减量调控的确卓有成效,但仍然饱受乱停乱放的困扰。大量共享单车在非机动车道、地铁站等地聚集,有的甚至挤占消防通道、侵占盲道,增加了安全隐患。二线城市成为目前无法进入一线城市的重点投放地,单车泛滥情况更为严重。日前,有武汉市安监局负责人公开表示,该市有共享单车约70万辆,由于立法滞后、部门监管难度较大,依旧有大量车辆占用道路。
        过度投放被叫停
        对于单车数量的管理,一位不愿具名的单车业内人士透露,对于报废车辆,需要单车企业将车回收并记录编号上交至当地交通委。交通委将抽查被回收的单车的回收情况。比如随即在路上选取多个编号的单车与名单上的编号作对比,若编号均对不上则认为公司回收成功,才能投放新车。
        这样的管理,使得之前没有在一线城市跑马圈地的共享单车企业均失去了进入一线城市搅局的机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