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余丰慧
市场是否惧怕美国债务上限风险
2017-09-06 来源:余丰慧 百家号


周三(2017.08.23日)特朗普大嘴再次发威,他一句“就算有必要让政府关门,也要在财年预算中纳入美墨边境墙的拨款条件”给市场带来冲击。打压投资者风险偏好情绪,催生避险需求。美股低开低走,三大股指齐齐收跌。美元跌,美债涨。

特朗普为何重提政府要关门呢?还是屡次演绎的政府债务上限问题又到了国会审批的关键时期。如果国会不予审批,那么美国政府预计将在10月初用尽现金,并面临着无法及时支付利息和本金的风险。美国债券违约会使全球金融市场震荡。

我们常说美国是财政与外贸双赤字国家,美国通过发行国债面向全球筹款。目前在境外,中国是美国第一大债主,日本是第二大债主。2017年6月份中国所持美国国债、票据和国库券的总量上升到了1.15万亿美元,日本则总共持有1.09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数据显示,中日两国所持有的美国国债之和在美债的境外持有总量中所占比例超过了三分之一。

如果美国会不同意延长债务上限,不仅美国政府停摆关门,而且美债本息归还都成为问题。境外持有美债最多的中国、日本面临风险。当然,对这种风险也不必过度担忧。因为美国19万亿美元的债务大部分发行在国内。美国企业是主要持有者。苹果持有高达526亿美元美债的事实更令人诧异。其中201亿美元为短期国债,313亿美元为长期国债。微软所持美国国债和政府机构债券总量为1121亿美元,但并未单独披露美国国债一项,而其现金量仅为苹果的一半;脸书持有2500万美元的美国国债;而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美国国债和政府机构债券总量为48亿美元。因此,面对多元化、美国国内为主的投资人,美国国会、政府都不会无视不管的。加之,美元的特殊地位,美国各界是会算清楚这笔账的。


尽管美国财长Steven Mnuchin一直呼吁国会提高政府债务上限,但目前国会还没有就此达成协议。目前,美国政府的债务上限为19.9万亿美元。

自1960年以来,针对债务上限,美国国会进行了永久上调、暂时延期、修改定义等变动共计86次。目前特朗普政府面临的问题更为复杂,压力更大,形势较为严峻。美国国会将极有可能以债务上限的提升换取政府支出的缩减,这与特朗普政府的赤字财政形成根本对立。而随着医改、税改接连受挫,加之共和党严重的内部分歧和白宫团队的人员异动,特朗普政府的政治博弈能力已大幅受损,难以调和与国会的冲突,致使博弈僵局进一步延长。这就是特朗普在 周三(2017.08.23日)放言甚至威胁:“就算有必要让政府关门,也要建造美墨边境高墙”的背景。

美国政府债务上限僵局将对金融市场造成负面冲击。惠誉周三(2017.08.23日)表示,如果美国无法及时提高联邦债务上限,那美国政府的信用状况可能与AAA评级不符。言外之意就是要下调美国政府信用评级。

2011年8月,美国政府因债务上限问题停摆。当时,标普下调了美国的评级至AA+。此后,标普一直对美国维持该评级。而穆迪和惠誉则保持了美国的最高评级。标普下调美国评级后,当时美国股市暴跌,全球市场大震荡,风险立即凸显出来。美国总统奥巴马亲自出来召开记者会,稳定美国乃至全球市场。

惠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债务限额方面采取边缘政策(Brinkmanship)可能在评级上带来后果。不提高债务上限将会危机财政部履行还款的能力。”惠誉公布报告后,美国国债收益率跌至周三(2017.08.23日)日内低位,当日美国东部时间下午12:11,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下跌3个基点,至2.185%,现货黄金上涨0.4%,交投于1290.2美元/盎司的两个月高位;COMEX 12月期金涨0.36%,交投于1295.60美元/盎司。避险情绪大幅度攀升。


目前,共和党人控制白宫和国会参众两院。尚不清楚国会9月5日进行休会前,债务上限的问题能否得到解决。投资者必须密切关注美国债务上限风险问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