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汽车换煤炭落空 青年汽车创始人庞青年被以诈骗立案
2017-09-20作者:晏耀斌 白山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分钟速读提示

1.2013年,青年汽车实际控制人庞青年被警方以涉嫌诈骗刑事立案,并被警方寻求“到案”

2.2017年8月,青年莲花汽车被破产清算

3.由庞青年控制的青年汽车以成功收购萨博汽车后在鄂尔多斯投资290亿元为条件,可获得当地巨额煤炭资源配置,而后他又将可能获得的煤炭资源以31亿元价格卖给第三方,但最终由于收购萨博失败,而导致交易陷入一系列困局

4.这引发第三方的刑事报案,并获立案,立案后警方多次前往浙江金华,均未见到庞青年,其间庞青年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白山市警方违法立案插手经济纠纷


《等深线》记者 晏耀斌 鄂尔多斯 白山 杭州报道


比贾跃亭更早迷恋“造车”,并把造车当作杠杆的这个人,叫作庞青年。他曾拥有一个名为青年汽车的“帝国”,曾一度出海收购瑞典知名汽车公司萨博汽车。然而,如今庞青年不仅帝国崩塌,而且是非缠身。

青年汽车下设商用车集团、乘用车集团和汽车部件集团三大子集团,是一家生产、销售NEOPLAN客车、MAN重型卡车、莲花轿车及汽车零部件的综合性汽车工业集团,均有庞青年实际控制并出任法人代表(以下统称“青年汽车”)。

2017年8月,庞青年实际控制的浙江青年莲花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不过,这还不是是非的全部。

《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掌握的信息显示,青年汽车实际控制人庞青年正在被警方以涉嫌诈骗立案侦查。这缘起他利用收购萨博汽车作为杠杆,撬动地方政府招商配给的煤炭资源指标并高价转卖。收购萨博汽车的失败,则让这笔交易的各方均陷入僵局与麻烦当中。


2011年,庞青年实际控制的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投资建厂的同时,由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其时,煤价高企,利益颇丰。

然而,在收购萨博汽车尚未成功、生产线尚未投产、13亿吨煤炭指标尚未兑现之时,青年汽车即将煤炭指标转手卖予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佳合公司”),并收取2亿元人民币定金。

但是,收购萨博失败,鄂尔多斯市政府不予青年汽车煤炭指标,青年汽车与亿佳合公司的交易陷入僵局。9月19日,鄂尔多斯政府办一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庞青年在萨博收购失败后,在鄂尔多斯的投资基本没有进展,如果按照投资协议,当然无法达到配置资源的条件。”

由于2亿元定金已支付,且要求返还未果,亿佳合公司选择报案,并最终获得警方以涉嫌诈骗对庞青年立案侦查。该案的主办警官白山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察支队一负责人曾向记者透露:“该案刑事立案的依据是青年集团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三方协议当中青年汽车明确表述其在签订协议时,已经成功收购了60%的股份,这也是明显虚构事实之处。”

只不过,这似乎只是另一个新的僵局的开始。截至目前,庞青年尚未“到案”。截至发稿,青年汽车及相关人员未对《等深线》采访做出回应。浙江省人大常委会代表与选举任免工委任免处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知道庞青年的事,但目前进展情况不便透露。”

天量投资

一切的缘起还要回到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庞青年和他实际控制的青年汽车,是以迅速扩张为业界所了解的。以至于2010年,刚刚在宁夏石嘴山宣布投资267亿元打造汽车基地,庞青年随后又要在鄂尔多斯投资290亿元,业务同样是造车。

2011年8月18日,鄂尔多斯市政府、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政府与青年汽车签订投资协议,青年汽车承诺在鄂尔多斯投资莲花乘用车,计划投资90亿元,计划总共年销售548亿元,利税200多亿元。

双方协议约定,鄂尔多斯市将配置给青年汽车6亿吨煤炭资源,配置的条件是“在青年汽车客车项目第一台整车总装下线后60天配置不少于1000万吨,剩余资源在项目弯沉厂房建设、设备进场安装、总投资完成50%以后”。

2011年8月26日,鄂尔多斯市政府、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政府与青年汽车签订投资协议,青年汽车承诺在鄂尔多斯投资瑞典萨博汽车AB项目,计划投资200亿元,并计划形成年销售1126亿元,利税高达332亿元。

协议约定,鄂尔多斯市将配置给青年汽车集团AB项目的煤炭资源或开采矿权分别为10亿吨和6亿吨,配置的条件是“萨博AB项目土建基础工程出零米、主要设备订购完毕”。

彼时,青年汽车仅仅因为拿下了北京奥运会800辆客车订单中的500辆而为业界所了解,也由此拉开全国“大跃进”式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6年,青年汽车宣布投资28.32亿元在山东泰安新建产能15万辆的生产基地,在“僵死”两年多后,直到2009年才投产首款莲花轿车,2014年因经营不善而停产。

鄂尔多斯之所以引进青年汽车,或者说青年汽车能够获得巨额煤炭资源配置,来自其当时各方对成功收购瑞典萨博汽车的预期。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2年初开始,青年汽车筹划收购瑞典萨博汽车,在洽谈过程中,庞青年与鄂尔多斯方面商议,收购后的萨博汽车相关产业落户鄂尔多斯。

煤炭杠杆

与石嘴山的投资手法一样,庞青年在获得巨额煤炭资源后,迅速将其卖掉。本报曾于5月22日以《267亿元引资失败 青年汽车圈钱10亿跑路》为题报道,庞青年在石嘴山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基地,结果将政府配置的煤炭资源出售后跑路。

协议显示,2011年11月15日,青年汽车方面与亿佳合公司约定,青年汽车方面将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置6亿吨煤炭资源和10亿吨煤炭中的7亿吨出售给后者,价格分别为8亿元和23亿元。

“鉴于青年汽车已成功收购瑞典萨博汽车60%的股份”以及“青年汽车未来投资能够落实”,同日鄂尔多斯市政府、青年汽车、亿佳合公司三方签订协议,将配置给青年汽车的煤炭资源直接配置给亿佳合公司,但亿佳合公司应将31亿元支付给青年汽车。

亿佳合公司作为专门从事能源项目投资的企业,于2011年8月获知青年汽车和鄂尔多斯方面的合作,之后在鄂尔多斯市政府有关人士的引荐下,达成了上述买卖合同。亿佳合公司方面负责人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各个方面的合作都盯在瑞典萨博汽车是否能够收购成功。”

亿佳合公司在合同签订后,按照约定从公司所在地吉林白山市向青年汽车方面支付了2亿元定金。同时,按照约定,亿佳合公司应该在两个月内支付剩余款项,政府根据银行资金凭证将煤炭指标配置给亿佳合公司。

依据《矿产资源法》规定,“买卖、出租或者以其他形式转让矿产资源的,没收违法所得,处以罚款”,“勘察、开采矿产资源,必须依法分别申请、经批准取得探矿权、采矿权,并办理登记,且未经依法批准不得转让”。

根据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2009]50号文件精神,青年汽车按照约定进行投资后,才能获得煤炭资源配置,才能到有关部门办理采矿手续。

“即使办理了煤炭采矿手续,矿产资源也不得转让,买卖矿产资源的行为均属违法行为。”吉林荣锦律师事务所律师、亿佳合公司代理人安德俊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表示。

支点消失

因与德国尼奥普兰合作而起家,与德国曼合作而发展,庞青年在造车生涯中多倾向于收购或者与外国汽车公司合作。

2008年至2009年,通用汽车陷入破产危机,为了自保,只能把同样亏损的萨博汽车列进了出售名单,青年汽车曾谋求收购萨博,后因交易没能获得政府部门审批而未果。其后,瑞典世爵收购萨博,但最终,萨博仍然停产。于是,作为收购者,青年汽车重新登场。

2011年6月13日,青年汽车联手庞大集团与萨博三方签署谅解备忘录,随后又签订了《认购协议》。然而在2011年11月9日,美国通用公司公开表示,不支持瑞典汽车公司将萨博汽车卖给中国企业的计划。

在萨博汽车用尽了青年汽车等方面的资金后,萨博汽车仍然没有拿到中国合资企业的审批文件,青年汽车、庞大集团及萨博签订的购买协议于2011年11月11日自动终止。随后,2012年12月20日,萨博汽车宣布进入破产程序。两个月后,萨博汽车破产案再易其主,庞青年收购萨博汽车宣告终止。

由于收购萨博失败,青年汽车在鄂尔多斯的生产线未能如期投产,从而导致鄂尔多斯市政府无法将煤炭指标配置给青年汽车。在没有从青年汽车手中如约获得煤炭资源后,亿佳合公司开始向青年汽车一方索要之前已经支付的2亿元定金。

亿佳合公司一负责人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表示:“项目不成,就没再继续支付煤炭价款,定金得退回。”根据其介绍,在获知萨博破产后即与庞青年电话沟通,庞青年在电话中保证说,萨博汽车破产后青年汽车在鄂尔多斯的项目依然进行,并能把萨博汽车买回来。

但庞青年在鄂尔多斯的项目始终没有动静。2012年4月以后,亿佳合公司法定代表人邹籍锋开始前往青年汽车集团所在地浙江金华讨要2亿元定金。

据亿佳合公司负责人介绍,2012年11月与庞青年达成口头协议,庞青年先归还鄂尔多斯市政府1亿元,2013年1月10日左右返还亿佳合公司2亿元定金。“到了2013年1月,再也联系不上庞青年了。”

麻烦来了

处在“悬停状态”的煤炭资源,率先引发了青年汽车对亿佳合公司的诉讼。

2013年6月30日,青年汽车在杭州中院起诉亿佳合公司“违约”,要求解除合作协议,2亿元定金归青年汽车所有,并要求赔偿共计1.9亿元的经济损失。法律文书中载明:“因亿佳合公司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拖而不付,导致青年汽车并购萨博汽车股权失败。”

此后,因管辖权异议,案件由浙江高院到达最高院,最高院最终裁定一审由浙江高院受理。

亿佳合公司一方的逻辑在于:萨博收购失败的时间为2011年11月15日,青年汽车卖矿给亿佳合公司的时间也是2011年11月15日,亿佳合公司认为受骗了。“庞青年明知收购失败,还骗取亿佳合公司签订合同。”亿佳合公司一负责人表示。

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具的证明显示:“青年汽车宣称成功收购萨博汽车60%股权的前提下,三方才签订合作协议。而截至2014年1月20日青年汽车未在鄂尔多斯投资建设萨博汽车制造厂,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未给其配置资源。”

基于萨博汽车收购失败,所有的合作都失去了基础。由于2亿元定金由白山市汇出,根据有关法律,邹籍锋于2013年11月29日在双方诉讼期间向白山市警方报案,2013年12月16日白山市公安局以诈骗罪刑事立案,并于同年12月19日查封了青年汽车2亿元账户。

此后,白山市警方多次前往浙江金华,均未见到庞青年。其间,庞青年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白山市警方违法立案插手经济纠纷。“鉴于白山市公安局非法插手经济纠纷,为防止事态扩大,造成不良影响,保证企业正常运转,我们请求公安部制止白山市公安局的非法行为。”2013年12月19日,庞青年通过其控制的青年汽车向公安部发出控告书。

2013年12月24日,公安部经侦局据此向吉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发函,要求“对反映的问题部署核查”。

2014年9月,公安部召集吉林、浙江两省公安厅的经侦总队、法制总队、督察总队,同时召集白山市警方、金华市警方,一起开了协调论证会。据白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负责人透露,论证会得出的结论是“刑事立案有依据”。

案件僵局

在公安部的协调论证会后,同年11月,青年汽车集团致函亿佳合公司,表示“本着维护企业合法权益的原则,我方愿与贵方再行友好协商”。之后,庞青年再无现身,而僵局还在继续。

白山市警方表示,因庞青年是浙江省人大代表,根据法律规定,对庞青年采取强制必须报请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批准“暂停执行代表职务”,但浙江人大并未采取措施。因庞青年无法到案,批捕程序无法启动。

于是,由白山市警方立案的刑事案件搁置。

2015年10月,民事诉讼案件的二审到达最高院。2016年9月,最高院开庭审理,至今仍未有结果。

不过,此时的庞青年,面临多起债务需要兑付。《等深线》记者已经通过司法确认的债务有:青年集团欠石嘴山矿业集团1400万元,欠中国银行泰安高新区支行3000万元,欠光大银行济南分行1.7亿元等等,账期均超过4年。

梳理判决书发现,济南高新区管委会与青年汽车约定,青年汽车投资13亿元建设18万辆轿车项目,管委会为此提供了扶持投入5.3亿元。“因该项目停产,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青年汽车被要求赔偿5.3亿元。”2016年12月29日,最高院判决支持了济南高新区管委会的诉求。

2017年8月,由庞青年控制的青年汽车系浙江青年莲花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这一次,庞青年的麻烦来自其浙江本省,因其自2013年开始拖欠当地国资公司7.6亿元委托贷款,被诉讼至法院。

(编辑:郝成 校对:颜京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汽车换煤炭落空 青年汽车创始人庞青年被以诈骗立案

2013年,青年汽车实际控制人庞青年被警方以涉嫌诈骗刑事立案,并被警方寻求“到案”。2017年8月,青年莲花汽车被破产清算。由..[详情]

“无痛分娩”之痛

产妇坠楼事件发生以后,“无痛分娩”再次被广泛热议。在无痛分娩技术应用100余年后的今天,在中国医疗技术高度发达的现在,无..[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