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等深线|九寨没有天堂
2017-08-10作者:程维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程维 九寨沟报道

“你必须加速通过,越快越好,上面一直在掉石头,”8月10日凌晨1点,阿坝州工程机械应急救援大队的一位救援队员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别在意车了,车可以再买,人没了就啥都没了。”

从甘肃文山县前往九寨沟的大致247公里山路,山高路险,无法开得很快。两侧山体俊俏而富有美感,却随时暗藏凶险,这一处于国内主要地震断裂带龙门山地震断裂带北端的区域,山体极不稳定,非地震活跃时期,也常有落石。当地人都提醒记者,地震期间跑这条线路,得开着窗,努力分辨各种噪音之中,是否夹杂着山石喀喇滚落的声音。

“高危”撤退路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前往震区的途中发现,在距离九寨沟景区大门外3公里左右,出现一处泥石流。

8月9日下午,沿途从山上滚落的石块,已经被清理至路边或道路一侧,留出一个车道通行。即便如此,巨石、石块、树干、泥土等,堆在公路上的高度达15米左右,宽度约30米。在救援过程中,由于山体不稳定,冒然推掉石块,可能引发山体进一步滑坡,而此时,滞留在九寨沟内的4万名游客亟待疏散。

道路救援队采用的方案是,直接在泥石流上推出一条临时道路。

在这条临时道路上,撤离人员从九寨沟往文县方向,在山路上飞奔。这些撤离的车队,即使在夜间山路上的开行时速,也在60公里至80公里之间。

这些车队快行的原因之一,也与从九寨沟到文县的247公里山路两侧不断有滚石有关,当地人士告诉记者,开得越快,被砸中的概率越低。

文县内的一座加油站小卖部工作人员9日下午称,从九寨沟下来的人,把店里有些饼干品种买断货了。

《中国经营报》记者目测,在一临时道路区段,临时通道坡度高达30度,且路基中基本以大块石头和松软如粉尘状的干泥土为主,车轮稍微滞留,路基就会下陷,此外,该坡长超过20米,其中上段基本一松土为主。

阿坝州工程机械应急救援大队的一辆福特MAX多功能车因系前轮驱动,底盘不高,连续冲坡几次失败后,选择了一个极端的方案:把发动机下护板砸坏并撬掉,获得大致1厘米的底盘高度,利于冲坡。

救援队员用兵工铲一翻暴力操作,发动机下护板没了。福特MAX后退助跑10米,再一次冲坡,第一次,由于冲坡前的速度低了。再冲,终于成功。

该救援队的另一辆车是越野车,四驱,冲这类坡难度不高。不过,该救援队坚持让本报记者的车先行,否则不走,原因是,一旦冲坡不成功,稍微多踩一下油门,就可能搁浅,上不去也下不来。这在山上随时可能有滚石或泥石流的前提下,人车均性命堪忧。

“你要么冲坡,要么回去,”阿坝州工程机械应急救援大队的救援队员对本报记者说,他可代为冲坡。救援队员驾驶之下,两次冲坡失败,第三次终于成功。

本报记者实地察看,从成都及九寨沟黄龙机场方向进入九寨沟的道路,在距离九寨沟景区大门大致8公里的地方,也有一处从上侧看有高达3米的泥石流挡路,道路救援队同样采用了在泥石流上推出临时道路的方式解决道路快速初通的问题,但车痕深深,此路况显示,底盘较低的轿车及非四驱车辆,目前仍很难通行。

危险的余震

8月10日凌晨,发生了多次较大余震。

其中2:40左右的余震,本报记者停在九寨沟大门外几百米的车辆,车体左右晃动的幅度达5厘米左右。且持续时间约1分钟。有山石滚落声。

大致4点的一次余震,车体震动幅度达5厘米至10厘米左右。周边几乎所有山体均有山石滚落,有石头掉落或相互碰撞的声音,也有砸在树干及地面的声音。持续约15分钟。阿坝州工程机械应急救援大队的一位救援队员告诉记者,以他的经验看,本次余震,应不低于5.5级。

8月10日6点左右,有一次强烈而短促的余震,车辆发生位移而后归位。

九寨沟的夜间温度,极冷。

天气预报显示,九寨沟最近几天的温度为16.5摄氏度至32摄氏度。可事实上并不是那样。

本报记者及其他几个救援队“下榻”的九寨沟天堂酒店外公路边,凌晨1时气温为11摄氏度;2:30为8摄氏度;4时左右为6摄氏度,但偶尔会下降到5.5摄氏度。

记者了解到,先期抵达地震核心区域的救援队员,基本着单衣加外套,无帐篷,坐在车上和衣而睡。

九寨天堂“孤岛”

九寨沟天后酒店身后的光秃秃的山体,在阳光照耀下极美,但它却在余震中不断崩裂、升起烟尘。

九寨沟地处龙门山地震断裂带(大致处于雅安、北川、青川等的连线位置)东北端。从地理位置上看,九寨沟地处四川盆地北部边沿,记者查阅的地质资料显示,这一带,海拔从200多米陡然上升到3000米至4000米。

在接近九寨沟的27公里的路上,常见本次地震导致的路边滚石及滑坡、泥石流。一些车辆因为各种情况的受损,而被丢弃在路边。在这段27公里的道路上,有15辆汽车受损,被“遗弃”在路边。这些车辆基本上是山上崩塌滑落的滚石砸中,受损程度不一。部分车辆的气囊,已经弹出,受损严重的车辆,已经基本报废,形如废铁。

由于被告知需加速通过这些危险区域,本报记者被禁止拍摄这些情况。

8月10日6时,先期抵达的武警阿坝支队抢险中队、阿坝州工程机械应急救援大队开始“起床”洗漱,吃早餐。

8月9日晚,有几支先期抵达的救援队在九寨天堂酒店外集结休息。在中铁二局抢先救灾队、四川消防救援队、若尔盖民兵等队伍中,有人直接在林间草丛打地铺睡觉。

8月10日上午10时,另一些救援队抵达九寨天堂酒店,其中还有一支来自贵州的救援队。

救援队成员告诉记者,8月9日震后,他们曾在震区多处巡查,发现受损基本不大,因此各自自发集中到本次地震主要的失联区域——九寨天堂酒店。

本报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截至8月10日本报记者发稿时止,九寨沟本次地震的主要失联区域九寨天堂酒店附近几公里内,移动、联通、电信仍然无信号。8月9日晚,中国电信在核心区域偶尔有信号,联通在距离九寨沟景区大门外3公里的地方有微弱信号,但9日深夜的几次强烈余震后,这些地区三家电信公司信号全无。

8月10日上午11时,中国电信应急通信车赶到九寨天堂酒店,12:30,3G信号恢复,14时,4G信号恢复。

然而此时,此处的九寨,已不再是天堂。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五年攻伐涉刑责,中国最大平衡车公司“兵变”致命

曾经的中国最大的两轮平衡车生产企业东莞易步机器人公司(下称“易步公司”),在快速干掉全球第一大平衡车企业后,陷入了一场..[详情]

人间天堂生死门丨杭州6·22保姆纵火案

林生斌决定不向被告人莫焕晶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对于其他责任主体,将在近期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