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等深线|粤纪委原官员被查与“行走”的3200万元现金
2017-08-09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分钟速读提示

1.3200万元现金是4500万元中的一部分,一天内,分两次运送,押运人提供了照片、车号、账户、证言

2.曾经的合伙人邱先生,实名向多部门举报“工程掮客”杨某文以“非典型方式”获得白云机场工程项目后,转给黄某荣,并指3200万元系转包款项

3.广东省国资委、建设厅介入调查已有三个月,该省多个重大项目背后均被举报有工程掮客介入

4.专家称这是十八大以来被曝光最大金额现金输送案。该案核心人物之一罗浩斌,目前失联,举报人被限制出境

5.举报一年后,被指为现金最终去向的曾庆荣,被广东省纪委通报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审查

《等深线》记者  郝成  广州报道

2017年8月7日,广东省纪委通报称:“广东省侨办党组书记曾庆荣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曾庆荣原为广东省纪委常委、省监察厅副厅长、广东省预防腐败局副局长。落马前一年,即有商人举报其与白云机场3200万现金案有关。

3200万元现金,一天之内,从银行取出,秘密运送给神秘人。这一奇观上演一年后,变为一场针对多家国企的举报。2016年6月始,邱先生实名向白云机场、广东省国资委举报,指证多家国企参与白云机场项目违规转包。

《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了解到,广东省国资委已在2016年9月份之前介入调查。

参与转移现金的人士称,当天所转交的3200万元现金,恰为“疏通”项目而用。现金手法,是这一行的第一规矩。更多照片和录音,则佐证了这一问题。

专家称,这是十八大以来,媒体曝光金额最大的一起涉贪腐案件。但《等深线》记者证实,2016年年末,此案中一位账户持有人员失联。

发稿前,记者无法联系到举报人及相关人员。广东省国资委则未回应采访。3200万元现金案进展尚未有确定性信息。

机场项目“买卖”

2015年3月9日,一辆商务车穿梭于广州街头,没有人知道,车内装满了现金。

“我们运了两次,上下午各一次。第一次是2000万元,八个大袋子;第二次是1200万元……然后他们告诉我到哪里哪里。”参与运送现金的人士告诉记者。

而由建设银行广州广花三路支行盖章的交易记录显示,当天,罗浩斌的账户上午支取了2000万元,下午则分别支取了660万元和540万元。


图为取款时情景,银行人员正在点数钞票。  受访者供图

由运送人员提供的照片显示,这些现金成捆堆放,随即装入大尼龙包中。“然后我们就装车。”

“罗浩斌是黄某荣的财务人员,这些钱最终送给了杨某文,也就是倒卖中标项目的人。”邱先生向广东省国资委及白云机场指明,此番现金运送,旨在获得“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扩建工程交通中心及停车楼机电安装工程”(以下简称“机电工程”)。

公开资料显示,机电工程系2014年12月开始招标,招标控制价为2.42亿元。2015年1月末,公示信息显示,广东省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省安公司”)以2.39亿元中标。


图为等待装包的现钞   受访者供图

邱先生称,杨某文获得该项目后,转手给黄某荣,而前述3200万元现金并非此次“交易”全部,“实际是4500万元”。邱提供证据证实,其曾和杨某文有过工程合作,且本次项目,亦计划由邱先生和黄某荣共同推进,但在入驻项目后不久,双方发生矛盾,邱先生被迫离开。

而此前,省安公司党群部负责人郑先生告诉媒体:有关操纵招投标及转标的说法只是当事人的一面之词,是否属实应由有关方面调查认定。但他没有否认杨某文及其指派人员参与该项中标工程的事实,仅表示现在工程已经收归公司自行负责。

据了解,省安公司中标后,由省安公司第四分公司具体“负责”,但实际项目开始后,仍实际由黄某荣统管。记者从工程开始时的施工人员处证实了这一点。

2016年8月时,白云机场方面曾表示,因国资委介入调查,不便就此评论。

在多次追问下,邱先生向《等深线》记者承认,他曾与黄某荣一起出资向杨某文“买下”该项目。杨某文因担心转账留下痕迹,故要求以现金结算,因此才有了文首罕见的一幕。

掮客身后神秘人

更能佐证此事的,则是一份由“黄某荣”签字的《声明书》,在该声明中,黄某荣称:“本人在机场项目中作为杨总(杨某文)的委派人,负责机场项目,本人从未在机场项目中与省安公司及杨总发生过任何违规行为(包含:利益输送、购买工程等)。”

而现金运送者的讲述中,此次送钱行为,有着更多非常具体的细节和参与人员。这些内容,均已由邱先生提交给白云机场及广东省国资委。

知情人称,在涉及公共领域大型项目招投标中,杨某文是一个圈内熟知的人物。“他会用一些公司做竞标,拿到项目,然后倒卖他人,收现金。”

作为杨某文曾经的合作者,邱先生指其“玩法”中,最核心关键部分,当属在竞标中“必然”胜出:“他给熟人的说法是,他有非常过硬的关系,是省纪委的常委曾庆荣。他说那是他大哥。”


图为现钞被装包后的情景   受访者供图

在一份黄某荣要求“不要录音”的录音中,黄某荣承认与杨某文就上述机电工程进行接触,更谈及倒卖中标的规矩是“一次性结清”,并承认“这种事情是违规的”。

《等深线》记者曾联系杨某文、黄某荣,但二人均未做回复。而曾庆荣在2016年8月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称,他并不认识杨某文,亦否认自己是3200万元现金的最终收取方。

但记者查询发现,曾庆荣曾在早前一度进驻白云机场查处某事。白云机场方面人士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

《等深线》记者了解到,广东省国资委在2016年7月接到邱先生的实名举报后,便介入调查。此后广东省建设厅亦参与调查。但邱先生则称,举报始终没有明显进展,有关部门及一些国资企业均似乎有拖沓、隐瞒之嫌。

“这是十八大以来,已被曝光的最大金额现金输送举报案,如果查实属于行受贿,那么这无疑也是最大胆的贪腐事件。”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刑事司法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九三学社中央监督委员洪道德告诉记者。

邱先生举报白云机场项目后,随即又将杨某文之前曾参与的项目一并举报。“他这个生意没少做,有的项目现在仍在做,如果有关部门认真查,就能挖出一个大的工程掮客。收现金这样的情景,也不是第一次。”邱先生称。

《等深线》记者从多方了解到,此次现金运送的源头账户持有人罗浩斌,在2016年末时即处于失联状态,邱先生称罗浩斌为黄某荣的“马仔”,负责财务,应掌握很多更深层内幕。

此外,参与运送现金的一位人员,在向有关部门写信举报后不久,近日在试图进过境入香港时,被海关告知发现自己已被限制出境。

“诗人”曾庆荣

邱先生曾表示,杨某文曾多次声称,时任广东省纪委常委的曾庆荣,即其大哥。想要获取项目,完全由曾庆荣出面搞定。联系杨某文提出以现金方式收取“转包费”,且再三要求保密,邱先生怀疑曾庆荣是这笔现金最后的收取人。

但曾庆荣在2016年8月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否认了这一切,且表示不认识杨某文。


据公开信息,1963年1月,曾庆荣出生于广东省肇庆市封开县。而他2013年刊发撰写的《忆往昔读书岁月稠》一文中,1979年,他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那年,我15岁”。

另据公开出版物,曾庆荣在武汉大学曾是一名校园诗人,被列入《20世纪80年代大学生诗坛档案》一书中。此外,关于他毕业后履历甚少。但来自广东地市级纪委信息,其在2008年时,即已成为广东省纪委党风廉政建设室主任。

据广东纪委相关出版物,2010年9月21日,紫金矿业溃坝事故发生。次日,曾庆荣即赶到钱排镇事故现场进行调查。3个月后,曾庆荣代表调查小组向媒体通报处理情况。

2011年末,乌坎事件发生后,曾庆荣作为广东省工作组乌坎村干部违法违纪问题专项小组组长,向媒体通报了查处情况,并指出:“乌坎事件表明,应该加大打击村干部腐败的力度,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

曾庆荣也是武汉大学在广东校友会的积极参与者。多份出版物证实,曾庆荣多次参与校友活动,部分活动更注明为企业家赞助。曾庆荣曾担任校友会副会长。

在省纪委任职时,公开报道显示,曾庆荣曾多次到下级单位作反腐倡廉形势报告。“他运用大量的事实和典型案例,分析说明了我省反腐倡廉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以及加强领导干部作风建设的重要性;说明领导干部一旦走上腐败道路,不仅害人、害己、害家庭,而且给党和国家造成重大的损失;强调了作为领导干部,必须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切实加强作风建设,自觉接受群众监督,自觉抵制各种诱惑。”

另据当地知情人透露,曾庆荣被查之前,其亲属中已有人被调查。更早之前,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监察厅厅长钟世坚被查,钟世坚曾与其共事多年。

2015年8月,曾庆荣变为广东省侨办党组书记,而那起3200万元的现金案,则上演于这之前5个月。针对此事的举报,则从2016年6月开始。

8月7日,《等深线》记者向此前采访的有关部门联系采访,希望了解现金案及曾庆荣被查具体详情,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发稿前,记着未能联系到举报人邱先生,以及被举报的杨某文、黄某荣等现金案当事人。

(校对:彭玉凤)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