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格斗孤儿”俱乐部或存欺瞒 民政人员被调查
2017-08-19作者:郝成、孔令春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编者按/ 虽然事后证实并没有多少孤儿,但“格斗孤儿”视频引发公众对凉山地区贫困、教育问题的持续关注。涉事的恩波格斗俱乐部因没有办学资质、无合同、招生宣传与实际不符等原因,被有关部门调查。孩子被家长、监护人接回,政府承诺将落实后续教育问题。更深层的思考在于,源于爱心,能否终于合法合规?

一段“格斗孤儿”视频,让凉山的扶贫、教育问题以另一种形式呈现在公众面前,舆论经久不息。人们争议这是慈善还是利用孩子赚钱,孩子留在俱乐部好还是回家更好?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凉山越西县宣传部获知,当地民政局一位民政助理已停职接受调查,当地民政人员曾通知“招生”信息,且恩波格斗俱乐部并未与有关部门及亲属签订协议……

截至发稿,尚未有最终调查结果出现。而俱乐部创始人恩波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称,有一位乡长因此停职接受调查。记者从多方证实,恩波格斗俱乐部并不具有教学资质。

“我们一直以为孩子们在完成义务教育的同时,也学有一技之长,然而情况却跟招生简章中的不相符。我们会对家属和孩子做思想工作,积极引导,让他们重返校园,完成义务教育。” 越西县宣传部人员告诉记者。

据恩波俱乐部工作人员透露,孩子们的文化课主要在晚上进行,老师则来自周边小学兼职教师,大概有七八名。但该俱乐部未能向记者提供教师名单。

8月16日,来自凉山越西县的12名孩子被监护人从成都接走,更早之前,已有来自凉山越西的5名孩子被家长接回家中。当地官员称,这是应家长、监护人要求进行的。且接回当地后,将妥善安排孩子们的受教育问题,也会根据需要,联系当地体育学校入学。

“我无法想象,孩子离别时的那个情景。” 恩波格斗俱乐部总经理唐罗此前对记者表示:“恩波格斗其实是一个家庭作坊,以前是一个很不规范的、具有爱心的人士在做一件具有慈善意义的事,现在正在健全俱乐部的公司化运作。”

当天,有媒体报道了这场离别,人们看到孩子们落泪、不舍,但这是监护人要求下的离开。

贫穷与勇士

“综合格斗比赛是没有硝烟的战争,格斗勇士是和平年代的英雄”。走进成都恩波格斗俱乐部(以下简称“恩波格斗”或“俱乐部”),这个横幅醒目地张贴在墙上,聚集在这所俱乐部的学员大多来自阿坝和凉山。他们多数是留守儿童,有的来自贫困家庭,有的则是孤儿。

创始人恩波,1962年出生于四川阿坝州黑水县,据此前宣传报道,他8岁丧父,18岁开始练习散打。1980年,因在武警阿坝州支队举行的军事大比武中,荣获“单双杠、擒拿格斗”双冠军,恩波成为当地名人。

与恩波有着相似童年经历,又是同乡的小懂(化名),今年9岁,父亲病逝,母亲改嫁,他加入恩波格斗已有三年。他曾因为年龄太小,一度被拒收,在他的叔叔恳求下才进入俱乐部。

小懂的堂哥苏木达尔基则是俱乐部里的“领军人物”。他13岁辍学加入恩波格斗,在由《武林风》团队打造的MMA(mixed martial arts,综合格斗)赛事《武林笼中对》中,苏木达尔基9战8胜1负,夺得蝇量级金腰带,获得了三万多元奖金。

如今21岁的苏木达尔基梦想站上终极格斗冠军赛UFC(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终极格斗冠军赛)的舞台,因为UFC是目前世界上最顶级和规模最庞大的职业MMA赛事,这也是俱乐部大多数学员的梦想。

“现已在美国学习了三个月,等8月9日马尔康比赛完之后,又要赶往美国接受训练。”苏木达尔基的父亲告诉记者。谈起儿子的成就,苏木达尔基父母颇感骄傲,但也为儿子未完成学业感到遗憾。

来自凉山越西县马拖乡北河村的小罗,今年15岁,和弟弟小平一起加入恩波格斗已有一年。

兄弟俩的父亲病逝,母亲改嫁,当时,家中四个兄弟姐妹,最小的才3岁,最大的11岁。如今,17岁的姐姐远在江苏打工,妹妹跟着叔叔阿婶一起生活,小罗小平两兄弟在成都。已有四个孩子的阿婶,三个儿子在外打工,自己留在家中照顾小女儿还有侄女,以及四个孙子。

“他们无依无靠,俱乐部可以抚养他们到18岁,这是孩子目前最好的出路。”记者走进越西县马拖乡北河村时,迎面遇到背着孙子的阿婶在街上站着,叔叔席地而坐,与邻居正在交谈。在叔叔阿婶和邻居看来,小罗小平加入俱乐部要比留在家中好。

亲属们告诉记者,小罗和小平,从小调皮,成绩不好,小学即辍学在家,后来阿婶在乡长和民政助理那里得知,成都有一所专门针对孤儿和留守儿童的武术学校,在征求了兄弟两的意愿后,就把两人送往了恩波格斗俱乐部。

“我们会经常去成都郫县看望孩子,他们也会经常给我们打电话问好,相比以前,现在变得懂事有礼了。”小罗的叔叔讲道。

据记者了解,包括小罗、小平在内,还有同村的一名孤儿,共有17名来自越西县的孩子加入恩波格斗俱乐部,其中,16名未成年。

“我的想法就是让孩子留在俱乐部,虽然艰苦一点。相比以前在家中不听话,现在变得更诚实,毕竟俱乐部教育得也会好一点。”小罗的阿婶对记者说。

位于四川省西南部的大凉山,是国家级贫困县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在过去媒体报道中,这里往往和贫穷、毒品、艾滋相关。

常年生活在海拔2000~3000米的高山上,大凉山的很多人赖以生存的经济作物以玉米、土豆为主,有些农村家庭的年收入仅有三四千元。

走进越西县的山村,随处可见“远离毒品,预防艾滋,洁身自好”的宣传标语。村里能看到多数是老人和小孩。

在村民看来,相比从前,大凉山地区已有很大变化,比如,通往家门口的水泥路。

“文化课”被指隐瞒

俱乐部的学员尊称恩波为干爹,唐罗为幺爸。

“我们是看着孩子们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我们其实就是一个大家庭,为孩子们免费提供衣食住行。”唐罗表示。

恩波格斗的官网称,“恩波慈善”创立于2000年,发起之初为恩波对贫困孩子资助的个人行为,于1995年建立恩波武术俱乐部,之后抚养孤儿及贫困儿童。“曾培养出武警、特警、军事骨干、公安干警和多名专业散打运动员。”

据了解,俱乐部曾前后资助过400多名孩子,现有学员70多名,未成年人30多名,孤儿10多名。全部学员都是寄宿生活,配有40多套集体宿舍,宿舍配有空调电扇,以及专用食堂和生活设施等。

据员工介绍,目前,俱乐部拥有职业运动员近100人,学习交流的外籍教练7人,以及来自黑水和凉山的国内的3名教练。白天对学员进行泰拳、拳击、散打、摔跤、柔术等综合格斗实战训练,晚上则是文化课程学习。

问及开设的课程,唐罗对记者表示:“只开设了简单的课程,语文、数学、国学、藏语等,生物,地理等综合性课程并未开设。”

俱乐部方面称,文化课授课老师有七八名,都是来自训练基地周边的小学教师。晚上兼职对学员进行文化课程的学习。“这些小孩学会了说汉语,写汉字。”唐罗说。

“为了孩子们健康成长,每年从藏区采购牦牛肉,恩波这几年,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孩子们身上,他是一个大爱的人。”唐罗再三强调,这是资助孩子,而不是收养。这些孩子每天在俱乐部可以吃到牛肉,喝到牛奶,每周俱乐部还会组织集体去电影院观影。

据记者了解到,2015年时,恩波格斗俱乐部以一所武术学校的名义在凉山招收学员。其招生简章发布在越西县民政部门工作交流群中,招生信息中写明招收对象为11到14岁的中学生,接受初中义务教育,并学习武术,还在西昌对招收的学员进行了体检。

由于学校位于成都,在家长看来,成都的教育相比凉山会更优越,这也是很多家长把孩子送往恩波格斗俱乐部的原因之一。

越西县官员向记者透露,当初负责帮俱乐部联系学员的民政助理,目前已被停职接受调查。

“我们一直以为孩子们在完成义务教育的同时,也学有一技之长,然而情况却跟招生简章中的不相符。我们会对家属和孩子做思想工作,积极引导,让他们重返校园,完成义务教育。”越西县委宣传部部长对记者表示,恩波格斗俱乐部,隐瞒了事实真相,存在欺骗性。

恩波格斗俱乐部的学员,大多来自社会的特殊群体,在孤儿格斗的视频中,恩波表示,俱乐部招收孤儿的程序,须经过当地民政部门认定、同意,盖章之后,俱乐部才会接收。

“恩波格斗俱乐部曾承诺签署协议,但并未与民政部门签署。同时,民政部门也没有认可、同意、盖章。”相关部门人士对记者表示。

对于孩子们是否有相关部门的审批手续,唐罗对记者表示:“最早一批的学员是有的,后来的学员是家长自愿送过来的,没有法律协议之类的文件。”

视频事件后,越西县派工作小组前往成都核实情况。来自越西县的17名孩子,都已被家长接回凉山。有家属在得知并不是文化学校,而是在俱乐部练习打拳,只接受单方面教育后,强烈要求孩子返乡完成义务教育,学习文化课程。

越西县宣传部部长称:“来自凉山越西的这些贫困生都有贫困补助,孤儿每月700多元的生活补助,单亲以及特困家庭的学生,每月300多元的生活补助,都是按时发放。”

当地官员介绍,这些孩子除了有国家发放的补助之外,家里往往也有土地、房子等;而在学校,这些孩子都享有“三免一补”,学校免费提供一日三餐。

记者了解到,凉山州也有体校,学生可以学习武术。“我们会放宽对这些孩子的制度,保证孩子跟进教育的进度,教育局已经在做针对孩子教育的方案。”越西县委宣传部部长告诉记者。

越西县政府网显示,2011年,越西县在校学生54053人,初中入学率96.98%,小学入学率99.38%。寄宿制生活补助投入780万元,惠及中小学生9000名。

慈善还是谋利?

灯光闪烁下,两名孤儿戴拳套在铁笼中搏击着,音乐、观众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现场主持人表示:“在这里的孩子,每个星期五晚上,都会去成都保利中心参加比赛,有兴趣的朋友可前往观看。”

这段格斗孤儿的视频,在发出多天后,网友的争议仍未见消减:有人质疑利用孩子赚钱,有人则认为离开了俱乐部,这些孩子或许会更糟……

对于网友的质疑,唐罗予以否认,并表示:“恩波格斗其实是一个家庭作坊,以前是一个很不规范的、具有爱心的人士在做一件具有慈善意义的事,现在正在健全俱乐部的公司化运作。确保组织结构全部建立起来,包括以后加入的孩子都有一个合法、合规的手续。”

知情人告诉记者,“金腰带”得主苏木达尔基获得的三万元奖金,要缴纳俱乐部两千元,这是公司的规定。对此唐罗予以否认:“俱乐部主要靠做赛事推广和运营来盈利。”

但“格斗视频”发布方梨视频在随后的声明中指出,来自俱乐部的教练两次确认“大孩子和小孩子都有出场费”。

对于俱乐部教练的工资,唐罗告诉记者,国内教练都是来自凉山和阿坝,国外教练都是交流学习,薪水都是一两千左右。但一位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发放工资了。

恩波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恩波格斗俱乐部是一个平台,专门针对孤儿和贫困家庭的特困生,上不起学,读不起书,生活条件差的那一部分学员。“希望他们快乐健康的成长,经过严格规范的教育训练,使他们能够拥有一技之长。”

获奖,是这里每个学员的梦想,然而在格斗比赛中,夺得大奖的 毕竟是少数,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实现。对于不具备这方面素质的学员,恩波表示,最基本的柔韧是要完成,完成不了说明不适合干这一行,就会被淘汰回家。

记者从有关部门证实,恩波格斗俱乐部并不具有教学资质,对于这一情况,唐罗未做进一步说明。当然,在更多宣传资料中,俱乐部也未声称自己是一所学校。但家长称听到这里是学校。

8月9日,由恩波格斗、阿坝州体育局以及阿坝州旅游发展委员会主办的“中日ABA综合格斗国际挑战赛”,由于九寨沟地震而延期比赛。

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恩波在成都租了150平方米的场地,与阿坝州体育局散打队合作,组建了武术散打队。于2004年成立了恩波格斗俱乐部。2014年,开始改教MMA综合格斗。

显然,无论过去还是当下,恩波俱乐部及其相应比赛,都有官方身影。

据介绍,位于成都郫县团结镇的恩波格斗训练基地,室内训练场馆面积4000平方米,场内铺设有2000平方米的训练专用技术垫,拥有MMA斗笼两台,配有双截棍、红缨枪、剑道护具以及多种训练器械,共计投资1000余万元。

无论是唐罗还是其他员工,都未能向记者进一步讲明俱乐部的营收情况,对于最初的投资,则宣称来自于恩波等创办者早期生意的积累。

工商资料显示,2016年成立的四川恩波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但资料显示并未实缴。其业务范围中有“组织策划文化体育及艺术交流活动”,但并未见培训教育等信息。

而2013年注册成立的成都恩波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业务范围为“家长对子女教育方式、方法的咨询”等,亦不包含直接的培训教育等内容。

恩波格斗俱乐部是否具备办学的资质,唐罗对记者表示:“我们是一个文化传播公司,没有办学的资质。”

凉山有关部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调查仍在进行,如存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九年义务教育法》情形,将依法查处。

记者注意到,教育法第五十九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予以处罚:  (一)胁迫或者诱骗应当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失学、辍学的; (二)非法招用应当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的; (三)出版未经依法审定的教科书的。

另据公开信息,恩波除了担任俱乐部的主教练之外,其名下还成立并参投了多家公司,涉足领域广泛,有体育健身、建筑工程、教育咨询等。同时,恩波于2012年成立的成都阿坝黑水商会,当选为首届商会会长。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汽车换煤炭落空 青年汽车创始人庞青年被以诈骗立案

2013年,青年汽车实际控制人庞青年被警方以涉嫌诈骗刑事立案,并被警方寻求“到案”。2017年8月,青年莲花汽车被破产清算。由..[详情]

“无痛分娩”之痛

产妇坠楼事件发生以后,“无痛分娩”再次被广泛热议。在无痛分娩技术应用100余年后的今天,在中国医疗技术高度发达的现在,无..[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