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发动脱欧列车,欧盟“呵呵”:离婚律师潜伏半年能用了
2017-03-30 来源:第一财经 评论:

缺钱,少人,还被追债,这就是英国在触发脱欧程序前夕的困窘之状。

当地时间3月28日晚间,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唐宁街10号首相府签署了英国申请脱离欧盟的信函。13个半小时之后,即北京时间3月29日晚7点30分,英国驻欧盟大使提姆·巴罗将脱欧函交到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手中。

如离弦之箭,英国发动脱欧列车,而英国与欧盟之间的历史性“分手”谈判就此拉开序幕。

根据欧洲议会分析数据显示,英国脱欧共将涉及欧盟法律2.1万项,如以两年时间为限进行谈判,真正用于谈判的时间最多只有18个月,每天必须谈判50项。

不过到目前为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英国和欧盟连在“第一项应当谈哪个”这一问题上,都还没达成一致,而相比于欧盟方面的脱欧谈判代表巴尼耶可以随时调遣的数万专家,英国政府在处理脱欧相关事务方面的公务员缺口在5000-10000人,总花费预估在 50亿英镑(约合430亿元人民币)左右。

至于巴尼耶,在欧盟27个成员国内部,这位伦敦金融城死对头、法国前外长被称为欧洲的“离婚律师”。他手中掌握着的,正是英欧之间离婚诉讼的秘密策略。

在秘密摸底调研了近半年之后,巴尼耶近日第一次公开发声,并成功地把英国媒体气炸了。

“如果允许我谦卑地引用欧洲历史上最伟大的人之一温斯顿·丘吉尔的话:‘伟大的代价是责任’,”巴尼耶说道,“当一个国家离开欧盟的时候,不会有任何惩罚。不过清账是必需的。”

巴尼耶所说的是,600亿欧元(约合5150亿元人民币)“分手费”一分不能少。

不得不提的是,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把同英国人谈判的统帅权交给了这位法国精英,而将对于该预算的审计授权,交给了一位德国人:欧盟预算和人力资源委员厄廷格。

两员“悍将”守擂,英国脱欧谈判无疑会是一场苦战。

要离婚,先谈谈价钱

巴尼耶是谁?时至今日,伦敦金融城中的人一听到巴尼耶的名字都不免要皱眉头。他曾任法国外长、欧盟内部市场与服务委员(2010~2014年),与英国相处素来不太融洽。

在担任欧盟委员期间,巴尼耶主导对金融市场进行改革,并成立泛欧洲的银行联盟,是一名坚定的欧盟联邦主义者。由此同伦敦金融城冲突不断,多次与英国政府翻脸。在他任内,共出台了超过40条旨在约束银行和市场的欧盟法律,并大力打击空头行为,气得英国央行前行长默文·金猛敲桌子。

值得一提的是,巴尼耶和英国退欧大臣戴维斯在20世纪80年代就曾在欧洲层面共事,而且还是老对头。

在巴尼耶即将代表欧盟与英国就脱欧事宜进行谈判的消息公布后,英国媒体一片哗然,纷纷指责这是欧委会主席容克“向英国宣战”的复仇行为。

在2016年7月27日被容克任命为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后,巴尼耶的工作从当年10月1日正式开始,并直接向容克汇报。

自彼时开始,巴尼耶就在公众和媒体的视线中消失了。他频繁穿梭于27个成员国之间听取各国意见,并在过去的几周中进行了第二轮摸底,在英国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之前做最后的协调工作。

在3月初的一天,巴尼耶造访了德国议会,为议员们解释未来谈判的架构,这一谈判必须最晚在2018年9月结束。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即为,如果将此次退欧谈判视为一次离婚官司的话,欧盟想在讨论未来关系之前,先谈谈钱。

不过与正常的离婚官司相反的是,婚姻终止的最后日期业已确定: 2019年3月29日。如文章前述所提及,英国脱欧共将涉及欧盟法律2.1万项,两年谈判时间紧张,必须厘清大量问题,特别是英国应当支付的总额在600亿欧元左右的分手费。

谈判工程总量浩大。譬如,谁将支付目前在为欧盟工作的1800名英国公务员的未来养老金?谁为目前住在欧洲大陆上的近40万名英国退休人员支付医疗保险费用?以及英国在作为欧盟成员国时,曾在诸多项目中作出的对欧盟预算资助资金的承诺要如何折合现金结算?

从整体上讲,英国的分手费来自三个来源:未还款、欧盟债务以及养老金。首先,英国对于将要到期的欧盟预算需要尽义务;其次,在2020年之前,英国在欧盟中期预算规划中应贡献份额;第三,英国所需要支付的欧盟公务员养老金的份额(其中包括已经退休的约2000名英国人)。

巴尼耶对此打了一个精辟的比喻,“就像和27个朋友一起去酒吧,大家一起点了一轮啤酒,但是当聚会继续下去的时候你要离开,你还是需要为你所点的这轮付钱的。”

而负责计算精确分手费的,则是德国前州长厄廷格。不过在厄廷格眼里,600亿欧元明显还不够。他认为,最终可能会以1000亿欧元为上限。

不先谈钱?那就没有贸易协定

不少脱欧派认为,脱欧会为英国每年节省数亿英镑的花销,并为此投了脱欧票。现实却是为了脱欧反先需要付出600亿欧元,令他们觉得岂有此理——即便在脱欧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英国人还要掏钱继续支持罗马尼亚的农民、帮波兰修建高速公路。

英国首相梅已经公开拒绝了付600亿欧元分手费的提法。不过,根据德国议会的一份内部报告,梅并不是因为分手费的数额庞大而反对,“英国人在不知道进入内部市场的条件是什么之前,对于履行义务付出补偿费毫无兴趣”。

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国家风险部分析师张珊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前外界一度认为,考虑到英国与欧盟紧密的政治、经济联系,英国可能采取“软脱欧”方式,即在名义上退出欧盟,而在实质上继续保留欧盟单一市场成员国身份等核心关系不变。

然而梅明确表示将寻求退出欧盟单一市场,以换取对边境和难民问题的控制权。张珊珊表示,就目前梅的表态来看,相对于“软脱欧”方式,她寻求与欧盟关系切割得更为彻底;但最终英国与欧盟关系的落定,还取决于漫长的谈判过程。

不过欧盟在此方面立场统一,即唯有在分手费谈判和欧盟公民权利谈判方面取得了坚实进展之后,才会讨论英国认为是与欧盟未来关系核心的自由贸易协定。不仅如此,欧盟对包括美国特朗普政府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一再喊话,在英国完成对欧贸易谈判之前,英国无权同其他国家私自进行贸易谈判。

即便此前对英国抱有宽容态度的德国政府也转变了立场,力挺欧盟。德国财政部表示:“任何有关(《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协议,都必须包括英国对其履行作为欧盟成员国所承担财务承诺的确认。”

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政党——基民盟的法律专家希尔特(Heribert Hirte)则表示,任何在财政上的谈判失败都将导致未来的英欧自贸协议泡汤。

梅仍在推动一项协议,即在继续保证英国最大可能进入欧洲单一市场的同时,不遵循单一市场的人才等自由流动约定。然而,这样的动议是无法被欧盟接受的。正如近日默克尔所说,“有些东西是不卖的”。

种种迹象表明,在谈判中,欧盟已经准备来硬的。

“要强调在谈判立场上四个基本自由流动的重要性,”德国议会上述内部报告指出,“若不从,则不允许成为欧洲经济区成员,也不允许加入关税同盟。”

如最终英国无法进入单一市场,那么英欧贸易关系将同任何一个非欧盟国家同欧盟的关系一样。这对于英国而言,打击将更重。

正如巴尼耶所指出的,英国目前总贸易额的三分之二都在单一市场之中,如英欧无法达成自贸协定,英国将出现严重的供应链问题,英国将被迫重新引入繁重的海关检查,不可避免地减缓贸易,延长多佛港的货车队伍,并严重干扰来往英国的空中交通工具……此外,因欧洲原子能共同体将对英国失效,英国将无法接收核燃料。

“我可以轻易地成倍举例。”巴尼耶表示,届时总数超过400万的在英国居住的欧盟人和在欧盟居住的英国人将何去何从,未来将陷入极度混乱之中。

实际上,由于预期英国的“硬脱欧”前景多舛,不少伦敦的大公司和金融服务提供商已经开始制定预案,将其中的一些工作人员转移到欧洲大陆。譬如,高盛的欧洲部门上周刚宣布将从伦敦向欧洲大陆转岗数百名员工。

一位德国投行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所在投行原计划在伦敦扩大业务,不过在英国脱欧后,他的企业取消了向伦敦增派人员的计划,也不知道伦敦办公室是否还要存在下去。

尽管说脱欧不会出现惩罚,欧委会可以腾挪的空间依然巨大。

在近日,位于英国的航空公司就接到了欧盟官员的通知,在英国脱欧后,只有在将他们的业务转移到欧盟内部重要基地的情况下,这些航空公司才能继续经营例如米兰和巴黎之间这一的欧盟内部航班。

不过,如英欧最终真的无法达成自贸协定,欧洲大陆是否也做好了承受准备? 届时,将没有一个人是赢家。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