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任性”的移民新政或适得其反
2017-02-18作者:陶短房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当地时间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法令,宣布以“带有恐怖威胁嫌疑”“可能危及美国国家安全”为由,暂时禁止来自索马里、利比亚、叙利亚、伊朗、伊拉克、也门和苏丹7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和难民入境,公民禁止期为90天,难民禁止期为120天,即便这些人已通过合法渠道获得美国签证、拥有美国绿卡,照样“拒入没商量”。

   自上任以来,特朗普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极富争议性的“新政”,但这道后来被称为“禁穆令”(但特朗普及其团队坚决反对这个提法)的移民新政显然是最富争议也最受抵制的。而如果这一政策真的实施,从过往历史看,根本不能阻止恐怖主义分子进入美国,只会让美国陷入困扰。

   普遍反对的新政

   说“最富争议”,是指这一新政在国内外遭到普遍反对和抵制。

   国际上,法、德、加拿大等国领导人纷纷发表声明,对“禁穆令”表示不满或谴责,刚成为特朗普就职后首访美国之外国领导人的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则因为自己前脚离境、“禁穆令”后脚出台,而成为本国舆论、公众调侃讥讽的对象。在一边倒的不满声浪中,敢于正面力挺特朗普新政的,就只有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阿联酋外长纳哈扬(Abdullah bin Zayed al-Nahyan)等少数人,民间舆论更近乎一边倒的批判。

   在美国国内,不仅原本就反特朗普、支持民主党的人士,如多个州的民主党籍律师、工会和一些妇女及人权团体等纷纷站出来抗争,就连共和党人、甚至共和党内公认的保守派,如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俄亥俄州参议员波特曼(Rob Portman),甚至麦凯恩(John McCain)和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等,都对“新政”不以为然,认为“考虑欠周密”“会有很多副作用”“决策过程混乱”,甚至“适得其反、会在客观上助长‘伊斯兰国’气焰”。

   说“最受抵制”,一方面,伊朗、伊拉克等当事国家盛怒之下纷纷推出各种反制措施。另一方面,2月3日西雅图联邦法官率先作出裁决,宣布暂停执行“禁穆令”。对此特朗普咆哮如雷,向旧金山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提起上诉,但2月9日3位上诉法官一致裁定驳回上诉,惹得特朗普在裁决出台后仅十几分钟,就在推特上发出“法庭上见,我们的国家正受到威胁”的怒吼。

   新政挡不住恐怖主义分子

   迄今为了维护他的“移民新政”,特朗普不惜将两位高官(代理司法部长耶茨SallyYates和代理移民及海关执法局长拉格斯代尔Daniel Ragsdale)解职,和许多原本一直支持他或至少不怎么反对他的人(如麦凯恩、格雷厄姆,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优步联合创始人、曾是其经济顾问委员会委员的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反目,却并未收获理想结果,相反,被一些评论家认为“遭受到上任以来最强大的阻力”,这是为什么?

   首先,“新政”充满着“任性”色彩,给许多原本“无害”的产业和领域造成伤害。如伊朗大导演、一贯亲西方的法哈蒂(Asghar Farhadi)原本获得本届奥斯卡提名,但倘若“新政”生效,他将不能到场;如美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硅谷的新兴产业,华尔街的金融产业,好莱坞和百老汇的“无烟产业”……在这些产业中工作的众多雇员、实习生一夜间变成了无居留许可、无工作资格的“黑人”;又如合法经营往返北美-中东航线航班上数以百计来自上述七国的机组成员、航空乘务员将无法在美国合法落地休息(哪怕这些人受雇于美国公司)……至于已持有绿卡和双重国籍者也被堵在门外,则更是匪夷所思的事。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这样的“严厉反恐措施”将无法阻止本·拉登(Usama bin Laden,如果他还活着,他是沙特人)、“死亡教士”奥拉基(Anwaral-Awlaki,如果他也活着,他是也门裔美国人,而受他唆使制造2009年11月胡德堡枪案的哈桑Nidal Malik Hasan是巴勒斯坦裔美国人,同年12月制造西北航空未遂爆炸的穆塔拉布Umar FaroukAbdulmutallab是尼日利亚人)、奥马尔·马迪恩(Omar Mateen,去年6月奥兰多夜总会暴恐案袭击者,阿富汗裔美国人)、法鲁克和马利克夫妇(Syed Farook and Tashfeen Malik,前者是巴基斯坦裔移民第二代,后者是巴基斯坦籍)、特萨尔纳伊夫兄弟(Djokhar and Tamerlan Tsarnaev,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肇事者,来自俄罗斯高加索地区的合法难民),甚至大多数已知“9·11”肇事者(他们中许多是不在七国名单的沙特、卡塔尔和埃及人)入境、居留。

   简言之,“新政”如果认真执行,其结果很可能是把“规矩人”折腾得鸡飞狗跳,而真正的“恐怖威胁”却乐得冷眼旁观。

   不仅如此,合法的签证、绿卡虽然受众是个人,其性质却依然是美国政府和他人所签订的契约,如果美国总统给本国及外国人以“大到北美自贸协定(NAFTA,早已生效多年,特朗普上台后却扬言‘推倒重谈’)、小到个人签证,都可以言而无信朝令夕改”的印象,后果可想而知。

   目前对中国影响不大

   “新政”对中国人和华裔会有怎样的影响?

   从目前的“新政”看,对“大中华”地区的访问者、留学生和移民影响相对不大——他们并非“奥巴马旧政”的受益者(毋宁索性说是受害者),但鉴于前述“特朗普风格的不可预见性”,倘未来出现如传闻所言“重新调整移民标准”之类“新新政”,华人也一样可能是受害者。

   此外,有传闻称,特朗普随后可能推出一些后续措施,包括针对移民滥领社会福利和“月子中心”利用美国“落地国籍”政策“混身份”等,由于中国人和华裔在这两个领域涉足较多,倘这些措施实施,的确会对部分中国人、华裔造成严重影响。

   但必须看到,不论滥领福利还是“混身份”,本是都是钻法律漏洞、为当地社会普遍不认同,甚至涉嫌违法的,美国社会认同整肃者较多,且即便奥巴马政府整治起来也毫不手软(2015年春就针对“月子中心”搞过大规模联合执法),即便特朗普加大打击力度,在这方面除那些“不当得利者”外,不会也不应引来多少同情。

   面对争议、反对和阻击,特朗普一面试图“小修小补”,如让白宫新闻秘书斯宾塞(Sean Spicer)、白宫顾问康威(Kellyanne Conway)、国土安全部长凯利(John Kelly)等人为“新政”辩解,在诸如“绿卡持有者入境”等细节上有所软化、派遣亲信去抵触情绪较大的加拿大等国游说,暗示“持有加拿大双重护照者可以例外”,一面“推特外交”火力全开、官司上诉到底,摆出一副持久战的姿态。由于司法系统独立,各级法官原则上终身任职,围绕“移民新政”的博弈将注定是复杂且持久的。

   已有人开始担心,倘持续纠缠下去,最大的输家弄不好是美国自己。

   正如英国《独立报》文章所言,美国和美国社会是开放的移民政策迄今最大受益者,移民甚至难民及其后裔为美国带来更多宝贵的经济活力和创造力,世界各地的人才曾坚信“只要个人努力、有才能,在美国就会获得最充分的施展机会”,如今“新政”却正不断暗示他们“进来前先看看你的族裔”。或许该文章所言“可拭目以待,看着美国未来所可能遭受的、对本国国民经济最严重的伤害”失之夸张,但对“一直没落地靴子”的恐惧,的确可能造成叵测的后果。

   不过随着内阁部长的提名相继被通过,特朗普“信马由缰”、靠“推特外交”和“顾问行政”两条腿包打天下的“非常态”,势必将逐步被较为“正常”的行政风格所取代,或许这也意味着尘埃落定,某些“走得太远”的争议性政策,会逐步得到某种程度的修正。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中国精准扶贫“读秒”攻坚战 一个都不能少

“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2017年10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详情]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时代主题”

孙兴杰对时代的判定是中国外交战略的基本前提,20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一直将“和平与发展”视为时代的主题,改革开放的事业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