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混改大幕开启 煤企或成改革重点
2017-09-23作者:秦枭,吴可仲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9 月18日,山西省召开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大会。在会议上,山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骆惠宁强调,要全面实施国发〔2017〕42号文件,紧紧抓住机遇,勇于改革创新,果敢应对挑战,善于攻坚克难,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进一步开创全省转型发展新局面。

骆惠宁所说的国发〔2017〕42号文件,是指国务院于9月11日下发的《关于支持山西省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在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激发市场活力方面做出了特别强调,要实施国有企业改革振兴计划。抓紧出台山西省国有企业专项改革实施方案,按照创新发展一批、重组整合一批、清理退出一批的要求,促进国有资本向战略性关键性领域、优势产业集聚。

对此,山西省发改委一位官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目前已制定出具体的实施方案,已报送省里审批。”

混改进行时

2017年是国企改革的“落地见效”之年,随着国电集团和神华集团合并完成,联通混改落地,近期混改再次升温。有消息称,目前,第三批混改试点遴选完毕,央企改革在紧锣密鼓地推进。

与此同时,地方国企混改也在加紧步伐。上海、天津、黑龙江等多省市根据自身情况作出具体规划。据上海市国资委主任金兴明介绍,2017年完成2至3家企业集团整体上市或核心业务资产上市,功能类、公共服务类企业中的竞争性业务资产,利用现有上市平台引入各类资本,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公共服务能力。在混改方面,稳妥推进10家符合条件的混合所有制企业试点员工持股。

作为能源强省的山西,其改革进度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9月11日,国务院下发的《意见》指出,率先选择30家左右国有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尤其在煤电领域作出了具体要求,提出要加大国有经济布局结构调整力度,提高产业集中度。除此之外,《意见》提出,支持中央企业参与地方国有企业改革,并购重组山西省国有企业。

骆惠宁表示,《意见》的出台,进一步凸显了山西省在全国改革发展大格局中的战略地位和对资源型经济转型的示范意义。

金联创分析师弭澎琦认为,国企混改是循序渐进的,不能一蹴而就,要积累过往的经验,拟定出中央与地方,以及民营企业相对满意的混改方案。

山西省发改委一位官员表示,目前已制定出具体的实施方案,已报送省政府审批。但该官员并没有透露具体的方案内容。

其实今年年初以来,山西就已驶入国企改革的快车道。2017年2月9日,山西召开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暨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打响国企改革发令枪;2017年6月,山西省发布的《省属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实施意见》,“1+3”政策的出台,明确混改的范围,为国有企业分离办社会职能确定时间表。

日前,山西蓝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0968.SZ)、山煤国际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546.SH)、阳煤化工股份有限公司(600691.SH)、大同煤业股份有限公司(601001.SH)等多家山西上市公司陆续发布股权划转公告。公告显示,山西省国资委已分别将上述公司控股股东股权,全部注入到7月31日成立的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国投”)。山西国投是山西省政府出资设立的省属国有企业,由山西省国资委、金控集团划转省属企业国有股权组成,注册资本500亿元,是山西省唯一涉足多领域的省属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平台。

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树鑫向记者表示,山西国投的成立是山西省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从“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迈出的重要一步,能提升国有资本运营效率,提高国有资本回报,发挥国有企业在深化转型综改中的骨干作用。可以说算是全国国企改革的重要先行者。

弭澎琦也认为,山西国投是山西混改的执行单位,可以起到桥头堡的作用,可以提高政策的执行效率,在一定程度上加速混改的进度。

七大煤企或为试金石

山西省召开的多次会议指出,省内一煤独大问题非常严重;存在股权结构单一,国有资本一股独大问题。在山西省38家A股上市公司中有近半数属于七大煤炭集团(同煤集团、焦煤集团、阳煤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晋能集团以及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但是七大煤炭集团的资产证券化率、盈利水平以及控制资产负债率等方面都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

记者注意到,尽管去年煤价不断上涨,煤企的业绩大幅改善,但七大煤炭集团的负债率仍旧高于80%。2017年上半年,七大煤炭集团净利润累计增长1.35亿元,这一数据和12000多亿元的巨额负债相比相形见绌。

弭澎琦对此分析道,实际上煤炭行业上半年是盈利的,如果企业出现盈利不佳的情况,可能是资本运作出现问题,但七大煤炭集团主要是因为历史遗留下来的社会成本过高导致。由于历史的原因,国有煤炭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企业办社会”的现象普遍存在,而企业承担的社会职能虽然有过一定的积极作用,但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以及社会功能的不断完善,这些社会职能也逐渐成为企业的负担和包袱。而过高的资产负债率有可能导致对民营企业涉足混改缺少足够的吸引力。

骆惠宁强调,转型发展是一场深刻的革命,山西要来一次浴火重生。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也曾公开表示,要利用省内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推动国企向着资源资产化、资本化、证券化方向发展。

刘树鑫认为,随着混改方案的相继落地,确实能解决当前国企中存在的部分突出矛盾和问题,同时增强企业在行业内的竞争优势。此外,抓住市场回暖的有利时机,加大对煤企中的僵尸企业的处置,通过国资授权经营,未来边际改善的空间巨大。如果煤炭企业改革完成,无疑会为山西国企改革注入一剂强心针。

与此同时,他也表示,山西这几个煤炭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远高于全国工业企业,更超出了大多数全国煤炭企业,因此财务费用难以在短期内降低;此外,山西煤企社会成本高,社会成本转移困难,总体负担未减轻;另外,前期的欠薪、降薪、欠缴社会保险的量较大,一定程度上影响业绩,对企业的经营状况造成较大影响。且这些问题存在多年,顽疾冗杂,这些因素都对企业混改带来不少挑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