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消费>正文
百度外卖黯然离场 但饿了么和美团都不是赢家
2017-08-24 来源:钛媒体 评论:

被排除在前景之外的只有百度外卖,作为在AI道路狂奔的百度战略性丢弃的一颗棋子,相比较百度其他产品的种种负面争议,其发展多多少少带着命途多舛、生不逢时的意味。


2014年5月20日,百度外卖正式上线。彼时O2O方兴未艾,行业震动。

2015年6月30日,李彦宏在百度糯米“会员+”战略发布会上,放出了“百度账上还有500多亿现金,先拿200亿元来把O2O做好”的豪言。

2017年8月21日,《第一财经》报道,百度外卖将被饿了么收购,最快于本周公布,包含手机百度、百度糯米等流量入口总共作价8亿美元,上述交易完成后,百度外卖将独立运营一年左右。

仅仅两年,彼时豪情付笑谈,今朝轻贱难言苦。

和无数消失于互联网浪潮的企业一样,百度外卖似乎也终将归于遗忘和抛弃。更为悲哀的是,相比绯闻频出时还带有些许搅动市场的波澜,如今尘埃落定倒是像一场少了意外的落幕戏剧,讨论寥寥。

可能是饿了么这个归宿,因为两者“嫁娶”缺乏深度的商业想象空间,因而在美团、顺丰等一众绯闻对象中显得相对平淡,甚至可以说仅凭这场交易,并不具备改变任何一方现状的价值。

当然,不管归于何处,被排除在前景之外的只有百度外卖,作为在AI道路狂奔的百度战略性丢弃的一颗棋子,相比较百度其他产品的种种负面争议,其发展多多少少带着命途多舛、生不逢时的意味。

黯然离场,外卖的血雨腥风和百度再无关联

由三足鼎立进入双雄争霸,卖身饿了么的百度外卖确实给市场格局带来了直观影响,也由此引来一个明显的疑问,就是老二老三“联吴抗曹”能否撼动老大的行业地位。

据第一财经分析认为,一旦得到阿里更多支持的饿了么拿下了百度外卖,不仅缩小与美团外卖的差距,这也意味着外卖市场的一场最终排位赛即将展开。不过与之持相反意见的业内人士甚多,他们则认为,百度外卖现在的市场份额太低,与饿了么也有业务重合,其实际价值远不如想象的大。

最重要的是,在互联网上,老二老三联合击败老大的例子似乎闻所未闻。

而在这点上,不得不提及市场份额的问题,因为这场交易之后,舆论对于两者之和是否超过美团外卖一事,展开了完全不同的论述。

比如,比达咨询发布2017年第一季度外卖市场数据报告显示,饿了么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36.5%,位列第一,美团外卖位列第二,市场份额达到33.0%,百度外卖位列第三,市场份额达到17.3%。同时,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上半年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也显示,饿以41.7%的份额保持领先。

按照这份数据来看,饿了么似乎不存在超越美团外卖的问题,进而百度外卖的价值更是微乎其微,那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难道只是为了稳固在外卖市场的第一位置?这听起来和普遍认知不甚相同。

与之相反,TrustData在2017年5月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的月度覆盖率分别是1.23%、0.97%和0.20%,而且美团本身多次强调其市场份额早已超过50%,照此来讲,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加起来也没有超过美团。

不得不说,即使各家数据统计肯定会存在某些差距,但是能得出完全相反结论的实在太少,或许只能用数据来源不同来解释。其中统计之时是否将美团APP、大众点评APP等超级流量入口,算入美团外卖的销售额至关重要。

总而言之,百度外卖的高端用户和技术优势对饿了么的价值几何、是否能缩小与美团外卖的差距,而美团将如何守住甚至突破现有地位、是否能形成绝对优势,这些问题都将关乎未来外卖市场的演变或者最终定局。

只是,对百度或者百度外卖而言,所有一切终将是别人的热闹。

如今,这个直面迎上、试图打响异军突起战斗的士兵,虽然也曾汇聚掌声与鲜花,但最后仍沦为指挥部战败的牺牲品,从此远离热血抛洒、埋藏黄金的战场,这不免是一种莫大的遗憾。

而百度,曾经宏图大志的布局半途而废,仅剩无处安放的终究也归属他人,唯有以战略性取舍来维持受损的尊严,于大局而言可能是种解脱,但不可否认,百度外卖无疑已经是不复存在,而且是作为一个败品。

除此之外,百度从第一梯队掉队的差距越发拉大,现在外卖市场再次进入阿里和腾讯的争斗,百度在该领域的存在却随着外卖业务的出售,无缘于这场最后的排位赛,其中缘由或许更值得深思。

金汤勺也难逃生于百度乱世之秋的悲哀

百度外卖的机遇曾经来源百度,而如今惨淡收场自然也就和百度牵扯甚多,尽管在2015年的“航母计划”中,外卖业务已经从中拆分并获得融资,但无论是发展方向还是模式改变,无疑百度才具有最终决定权,毕竟抛开200亿投入是否定到账的问题,百度外卖曾烧过的钱主要还是从百度获取。

2014年错失移动互联网转移时机后,李彦宏有感于搜索业务的“极致”,将眼光放在了更为宏大的战略愿景之上。逐步对人工智能、大数据、语音图像识别以及餐饮、旅游、教育等细分领域进行广泛布局,冠以“构建生态”之名,并为此打造了可能触及筋骨的“航母计划”,希望借此缩小与阿里、腾讯的差距。

在这一过程中,百度外卖实现了内部孵化和独立拆分等重要节点,总的来说当时受益于市场的风起云涌,其步伐相对稳定而迅速,值得一提的就是百度定制的高端化路线,极大地避开了竞争者对高校人群的激烈争抢。从以后的发展状况来看,这点也基本上确定了百度外卖的主要定位,也是如今商业价值所在,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这部分白领客户,百度外卖的甩卖价格估计还要大打折扣。

不过也正是基于市场对百度外卖高端定位的认可,才越发显示出如今的落魄,很大程度上和百度高层的决策失误不无关系,尤其是2016年百度遭遇多事之秋,很大程度上给正值上升期的百度外卖一记重击,也就此决定了命运走向。

2016年06月,李彦宏在接受采访时谈到是否会放弃百度外卖的问题,表示“如果真的做不过,就不做,该做的决断也要做。”这句话距当初声称豪掷200亿的意气风发仅仅一年时间,彼时百度外卖虽有份额下降趋势,但远没到一无是处、决断抛弃的地步。背后只能是前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负面事件,促使百度重新调整企业发展方向,百度外卖也就成了多余之物和不良资产。

当然在这件事尘埃落定之时,曾有过一年的缓冲期来证明这项业务的价值,起码用户数据有利于技术的成熟,但现实是这一年百度外卖越发弱势、无力回天。

百度的负面触及企业声誉的核心,这种难以消弭的黑点似乎成了用户对所有百度产品恶语相向的理由,甚至是高校毕业生选择百度就业都能备受谴责,可见其影响之深远,而这种情绪某种程度上也转接到百度外卖上。另一个层面,更为直观影响百度外卖取舍的,就是内部不协调的斗争和管理层架构改革,频繁的变动、出走早已证实出售是唯一可选之路。

由“航母计划”的业务重点转变为边缘产品,百度外卖经受市场考验的同时,其实更多的是终结于自己人手里。同时百度外卖的失败还暴露了百度孵化生活服务性产品的羸弱,是战略投资还是全盘把控,这点无疑要向腾讯和阿里的方式考靠拢。

百度外卖映射了并购的畸形状态

百度外卖卖予饿了么,对百度而言无疑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不仅映射出其近两来尴尬的处境,还使百度把控线下布局的能力备受质疑。不过从整个外卖市场的角度出发,百度外卖的消失及其给格局带来的变化,于未来和过往都具备一定的参考价值。

表面来看,百度外卖并入饿了么对商家和消费者的不利影响较弱,一则,百度外卖的合作商家本身数量较少,而且并不依赖于这一流量入口。二则,消费者对于外卖由哪家负责配送其实不甚在意,百度外卖并入饿了么也并不意味着对中高端用户的服务就会变差。

尽管如此,还需要考虑长远利益,这点由美团对商家越发强硬的态度,可以推断一二。虽说百度外卖在市场上的存在感逐渐减弱,但三极格局无论如何也可以作为一种震慑和威胁,如今一方消失,也就意味着话语权更加集中,这对于商家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尤其是如果百度外卖和饿了么的结合并没有带来突出效应,从而使得美团的绝对优势进一步确立,那么平台对于商家的威压很有可能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届时按照王兴现在就表现出的强势风格,相信即使是置身竞争之外的普通用户也会有所感受。

当然这只是推测,毕竟背后还有阿里和腾讯的干预。不过,除了这些可预见的变化,其实经由百度外卖掉队进而淘汰,不免引申出对行业状态的某些思考。

比如,百度自身的影响和选择或许是百度外卖沦落至此的主要原因,但是两强合并、提前结束战斗的外部环境,可能很大程度上致使百度外卖的某些优势,还没来得及尝试就消散于新美大的庞大体量之中,对百度和整个市场来讲,其实可以算作是某种损失。

而且这种竞争形势下,饿了么这么早投身阿里,除了稳定的资金和流量支持,话语权、管理权受制于人未免也是一种不易的割舍。

纵观近两年的重大并购案,市场份额叠加和优劣互补效应的作用发挥,只是其次,消灭竞争才是促成合并的关键出发点,事实上这与过往情形有实质性区别,也由此带来了不少隐患。比如,缺少互补价值很容易导致合并一方无奈出走,这在几起并购案中基本上成了既定事实,且不说合并效应能不能实现,其中流失的人才算是市场和企业共同的损失,而这绝不是简单一句优胜劣汰就能解释得了。

再者,资本操纵的合并很多情况是罔顾创始人的意愿,一方面资本方可以借由合并赚的盆满钵满,从而进一步加固在互联网创业中的主导地位,而另一方面,没有被淘汰出场的创始人要在不能完全掌控自身企业的前提之下,一力承担所有合并之后的负面效应,其中滋味想必比当初创业时的满腔热血更为辛酸。

除此之外,摆脱长久消耗战、驱动企业走向良性竞争,也是合并事宜的重要考量,但现实是,如果某一方借此已经形成垄断地位,对于其他势力来讲只是不公平的竞争环境罢了,尤其是对一个历经竞争洗礼的企业来讲,竞争力的丧失实则是一种潜在威胁。

物竞择天、优胜劣汰在商业中尤为残酷,不过对于众多用户来讲,那些曾经进入生活、或者有幸变革生活方式的服务体验,或多或少会成为回忆,而于企业自身,用最俗套的话来讲,失败检验真理,挫折激发变通,百度外卖若是对百度有某种警示,或许也是最大的价值。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