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铁娘子到雪姨 王雪红与HTC的2000亿教训
2017-09-26作者:首席人物观 来源:新浪创事记 评论:

HTC创始人王雪红是位虔诚的基督教徒,她曾经被人评价,花在教堂里与上帝交流的时间比在公司多。

祷告并非时时有用。9月21日,曾多次传出被收购的HTC,宣布将Pixel手机团队以11亿美元的价格卖给谷歌。三年前,王雪红曾放言有生之年不会出手HTC,三年后,铁娘子低下了骄傲的头颅。

被瘦身的HTC 如同它的创始人一般拥有辉煌历史:它曾经生产出世界上第一款智能手机,苹果、三星崛起后,三者并驾齐驱成为行业翘楚。2011年时,这家公司市值达到2000亿人民币。

可惜它没有躲过盛极而衰月满则亏的魔咒——2012年,HTC开始走下坡路,连续9个季度亏损后,这家公司市值6年间蒸发接近95%,后来的故事就可以用雷军那句话来概况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手机公司在销量下滑后能够成功逆转的。”

如今,HTC留给人们讨论最多的话题是往日情怀。IDC 最新数据显示,HTC 手机市场份额仅为 0.68%,排名跌出全球前十。

这场2000亿的教训里,信徒王雪红的身影最为关键。

王雪红有句名言:“我的一切都是神的,我已经很满足了。”

言必称神是企业家王雪红的讲话风格。她在1988年买下硅谷濒临破产的芯片公司威盛,一跃成为英特尔竞争对手时,外界嘲笑这位30岁的女人不自量力,跟全球精英八万的因特尔相比,员工不到三千、市值不超过3000万新台币的威盛简直就是小虾米。

王雪红很淡定:“神的眼中,小蚂蚁和大鲸鱼地位一样。”

这样的淡定后来也出现在威盛与英特尔的侵权听证会上。威盛公司靠康柏电脑的订单存活后一路狂奔,王雪红一度拿下全球70%的芯片组市场份额。但树大招风,她先是遭到了英特尔方面的警告,随后,长达四年的时间里,威盛每发新品就会被英特尔状告侵权。

期间,王雪红参加了不下100场听证会。威盛一位老员工总结:“对学科学的王雪红而言,科学与宗教不过一线之隔,当她做每一件事都已经尽了人力,剩下的也就不需多虑,最后自有答案。”

不过威盛的答案并不美好。在英特尔追击之下,威盛股价一跌再跌。据业界计算,王雪红和她的投资人为此付出的代价高达2200亿元。

她不得不开拓新战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来袭,王雪红拉上卓火土、周永明联合创办了宏达电子,在中国注册手机公司多普达,以代工厂身份进入手机领域。

2002年,微软发布Pocket PCPhone Edition 操作系统后,多普达顺势发布了 O2 XDA,成为全球第一款智能手机。

2006年,宏达电子正式推出自有手机品牌HTC,还靠上谷歌这棵大树,加入后者主导的“开发手机联盟”,在2008年推出全球首款安卓手机T-Mobile G1,成为第一个站在苹果iOS系统对面的安卓挑战者。

HTC自此开启了上升模式。依靠机海战术、运营商市场,HTC一度就是安卓手机代名词,2011年,其市值超越老牌手机巨头诺基亚,全球市场份额达到15%,成为世界第二大智能手机生产厂商。

不过此时,董事长王雪红已经鲜少在公司露面了。媒体统计,王雪红只在年会时现身,平时工作交由CEO 周永明打理,“其余的时间,都在和上帝进行心与心的交流”。

她喜欢听从神的旨意去做决定。2012年HTC开始由盛转衰,到2014年境况愈发糟糕,王雪红需要决定是否动用家族资金抢救HTC,关键时刻,同样信奉基督教的姐姐王贵云告诉妹妹:

“上帝说,继续下去吧。”

HTC得以输血续命。但当时舆论风头早已转向,有人甚至提出,王雪红“对股东最好的致歉就是卖掉HTC。”

作为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的女儿,王雪红骨子里透着自信。可以说,她也是自己的信徒。

她从小远离父亲的台塑商业王国,被外界称为王家最叛逆的子女,但同时,她又自称性格最像父亲,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当年考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音乐系3周后,王雪红发现身边的音乐天才太多,自己压根不是那块料,果断转到了经济系。

而回看HTC的跌宕成败史,王雪红做过很多这样的关键决定。

比如抓住微软、谷歌这样的合作商。当年微软刚刚推出新操作系统时,多数硬件厂商都在观望,王雪红冲上前去希望合作。当时微软理想的合作伙伴其实是惠普这样的大公司,王雪红没有放弃,坚持做出了PDA样品,打动了盖茨,2002年,两家合作发布了全球第一台智能手机。

此后,王雪红就把自己紧紧跟微软绑在了一起。宏达电子的产品,一度占据了微软系统80%的市场份额。

等到2008年,谷歌推出安卓系统,她又嗅到了其中的商机,为了紧跟安卓,宏达专门派出一支团队在谷歌办公,以方便随时与谷歌工程师交流。这样的做法,在当时的安卓阵营里是独一份。

王雪红赌赢了。凭借T-Mobile G1,HTC傍上谷歌后的第一份成绩单成绩斐然,直接让王雪红摘掉了“王永庆之女“的光环,在2011年成为福布斯富豪榜的台湾首富、入选”福布斯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女性榜“和”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对于王雪红的前瞻性,高盛证券执行董事郑昭义曾评价:“她总是选择走一条人比较少且寂寞的路。”

这些脚印包括:

2010年开始把销售重点转向大陆,借助运营商渠道铺销量,一度成为世界最大的智能手机生产商;

2012年HTC遭遇滑坡后,宣布放弃机海战术,走精品路线。同时推出针对大陆的“龙“系列手机,抢占低端市场;

2015年辞去威盛职务,全力聚焦HTC,取代周永明亲任CEO,同时宣布进军VR领域。

作为自己的信徒,铁娘子王雪红也是有傲骨的。

比如敢跟乔布斯硬碰硬。

乔布斯痛恨安卓手机,他认为那只是简化版的iPhone,必须摧毁。他曾在接受《乔布斯传》作者采访时提到:“如果有必要我会用尽最后一口气,花尽苹果存在银行的400亿美金,彻底毁掉安卓!因为那是偷来的产品。”

作为安卓手机最大的盈利者之一,HTC当年被乔布斯归入敌人行列。2011年,王雪红跟老公在加州苹果店购入 MacBookAir、AppleTV、iPad2等大批苹果产品,当时正在休养身体的乔布斯获悉后,马上给营销部门打电话证实。

从2010年3月开始,苹果启动了跟HTC的专利战。

王雪红的回应是硬碰硬,她也以苹果侵犯其电源配置管理为由发起起诉。为了打赢官司,她还把威盛旗下的S3产业以3亿美元价格卖给HTC,这样,苹果就从侵犯S3的专利变成侵犯HTC的专利,后者顺理成章成为了苹果的原告。

官司打了一年多,最终以HTC侵权苹果一项专利告终。

王雪红傲骨的另外一方面,还表现在HTC对国内市场的不够重视。HTC最初的定位是高端市场,对标苹果,后来虽然也与国内运营商合作、推出“龙“系列手机,但相比深耕国内市场的华为、OV、小米,HTC 如同玉米杆,披着台湾厂商的皮,骨子里并未真正了解和亲近国内用户。等它意识到问题,国内市场早就是僧多粥少了。

信徒王雪红最终没能挽救HTC在手机业务上的颓势。

她很努力。对于错失的大陆市场,她曾经尝试全力挽救。比如在2012年马英九当选台湾新一届领导人之前,王雪红便公开表态:“代表父亲王永庆的女儿的身份,以及我个人的身份说话……支持九二共识。”

她的发言目的很明确:HTC将进入大陆市场。

2011年半年开始,HTC在北美和欧洲市场遭遇各种问题,被判定侵犯苹果iPhone一项专利后,HTC一度股价大跌。判决公布的日子是2011年12月20日,那天,雷军指着自己身后的大屏幕非常得意地说:“2011年12月18日,开放购买3小时,10万台小米手机销售一空。这个钢铁一般的事实说明,刚刚诞生的小米在销量上足可以比肩国内一线品牌了。”

国内手机市场的变革已经拉开序幕,HTC的布局显然已经晚了一步。在此压力下,王雪红依然很乐观:

“《圣经》讲,忘记背后,努力向前,向着标杆直跑。所以现在的一点小成功,或者是小失败,小困难,不代表明天会怎样。要看明天,看以后,看久一点,长远一点。”

但2012年2月,HTC推出专门为大陆用户设计的“龙”系列手机,却陷入“歧视”国内用户的指责之中。

更多危机逐渐浮现,一点点噬咬HTC 手机业务的根基:

定位摇摆,放不下身段,产品有“啃老本”嫌疑。高端产品拼不过苹果三星,也没有两者的生态产业链;中低端产品性价比又不如小米、华为;

营销策略跟不上。王雪红曾经在2013年时就承认,HTC在2012年的营销做得很糟糕,不专业,出现问题时修正又很慢。于是,2012年年底,HTC换掉了首席营销官王景弘,此后学习国内厂商做法,邀请王力宏、五月天、小罗伯特唐尼等明星代言,但似乎也收效平平;

人才流失严重。2013年开始,HTC多位高管离职,首席工业设计师简志霖还因为泄露商业机密被司法机构逮捕;到2014年离职高管更是多达10人。对于他们多数人的离去,王雪红并未挽留——他们大多在职时间不长,没有与公司达成共同信念,或者无法胜任职务。

随着HTC手机业务的衰落,坊间关于其被收购的传闻也时有传出,绯闻对象先后包括华为、联想、TCL、华硕、360、小米等。

HTC的老粉丝们是不愿看到这样的结局的。他们自称“火腿肠”(首字母HTC),称呼王雪红为“雪姨”,还经常会举行线下聚会。很多人人生第一部智能手机就是HTC,时至今日,还有粉丝在坚持用HTC玩王者荣耀,同时恨铁不成钢地在微博上吐槽“太卡了”。

相比被收购,HTC手机业务瘦身,以11亿美元将Pixel手机团队卖给谷歌算是不错的结局了。有细心的粉丝发现,出席新闻发布会时,“雪姨”看起来笑得很开心。

在各个社交平台,“火腿肠”们还在分析自己深爱的品牌为何会衰落:

“忽视大陆市场,忽视消费者用户体验反馈,新产品研发创新不足跟不上趋势,市场营销定位价格失策,高傲的心态不注重地化注定会失败”;

“我认为最大的败笔是取消了下面的那个小球”;

“停产的HTC和回不去的高中。HTC今日宣布停牌,当年上高三就是用这个牌子智能手机,缺点有三:1.内存太小;2.充电很快,耗电更快;3.按快门拍照要卡顿一分钟才能拍好,下个植物大战僵尸玩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要关机。”

这不免让人唏嘘。王雪红曾经多次表态要倾听消费者声音,但在与粉丝互动听取意见方面,她显然比黄章、雷军、罗永浩这些本土玩家做得差远了。同样差距明显的还有情绪表达——当雷军、贾跃亭、罗永浩在发布会的聚光灯下哽咽打动粉丝时,王雪红似乎永远在保持淡定微笑,而这样的完美,似乎缺了些打动人心的力量。

王雪红曾经解释,“我是一个基督徒,有点乐观天真的性格,大部分也缘于我的信仰”,她希望的人生是扮演好自己,好好对人有贡献。

对于这位传奇铁娘子来说,或者卖掉HTC部分业务只是谋划未来的一小步,此前,她在公司听取业务汇报时,已经对手机相关内容不太感兴趣,只有谈到VR时才会两眼放光。

HTC手机的故事即将进入新篇章,王雪红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15年前,当王雪红的威盛公司陷入困境时,同为基督教徒的丈夫陈文琦曾经这样鼓励员工:

“现在威盛的状况是有如到迦南地之前,定会经过旷野一般。”在《圣经》的记载里,迦南是一块流着奶和蜜的土地。

这句话似乎也能概括当下的王雪红和HTC。无疑,卸下昔日光环的他们,尚未真正抵达迦南之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