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现实妥协 罗永浩离成功有多远?
2017-05-31 来源:新京报 评论:

5月22日,在斗鱼一个公开的手机测试直播中,罗永浩说,眼下是“锤子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此前5月9日,罗永浩给市场带来了坚果pro。在深圳湾体育中心,发布会现场长时间的掌声和欢呼声中,老罗登上了舞台。

看完发布会在线直播,资深锤粉石炜(化名)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一句话:“它要成功了。”根据公开报道,新一代坚果pro刚一面市,40万现货就飞速售罄。

创业5年,罗永浩经历了无数毁誉,随着当初赢得锤粉支持的一些偏执消失,罗永浩离成功已经近了一大步。

放弃细节,坚果pro“为了赢”

坚果pro发布会召开以来,罗永浩时间表很满。他的PR团队告诉新京报记者,希望老罗能抽出空来接触媒体,但他太忙了。

5月24日,罗永浩的身影出现在成都市成华区政府网的一张新闻图片里。根据官方描述,这是一次商务考察。罗永浩的黑色T恤在一群身着白色商务衬衫的男性中显得与众不同。

这个场景让资深锤粉石炜(化名)感受复杂。他说,尽管自己很清楚“老罗”这5年来的每一点变化,但与政府官员们站在一起的照片还是造成了一种“直观的刺激”。他觉得照片上的这个老罗,跟自己五年前认识的老罗确实是“隔山隔海”了,石炜把这理解为罗永浩的“出走”:“不知道你懂不懂我的意思,以前你难以想象他做这些事情,和他们站在一起。”

2012年,从事英语培训的罗永浩宣布跨界进入手机领域,一度成为市场笑料并遭遇无数嘲讽,石炜正是在这个时候粉上罗永浩的,并且一粉就是5年。

老罗关于锤子手机的工匠精神和理念深深打动了锤粉的心。比如:“偏执于有用的细节,偏执于无用的细节,偏执于甚至不会被发现有用还是无用的细节”,“性价比的本质就是妥协”。对于锤子手机,老罗还说,“我不是为了输赢,就是认真。”

不过,五年后的今天,罗永浩有意识撕掉他留在锤子身上的个人标签,他的目标就是“为了赢”。为了在销售上打场胜仗,此次发布的坚果pro在姿态上没有坚守最初的“逼格”,而是史无前例地开启了线上预约,同时首次进军线下市场。具体到产品本身,高性价比的坚果pro一改罗永浩“小众”化的执拗,在设计上绕开了此前曾死磕和坚持的SIM卡插槽集成、中框无断点、按键对称等细节,开始向更广大的市场低头。

这一系列的“出走”如愿换来了火爆的销售。京东数据显示,在京东5.15第二次抢购活动中,售价1499元起的坚果pro实现21秒销售额过千万,53秒销量破万的战绩。根据公开数据,坚果pro线上预售中,预备的40万台现货已售罄。

创业5年,一半的时间为钱发愁

坚果pro的火爆局面缓解了罗永浩的生存危机。在几天前的一场直播中,罗永浩对着镜头说,锤子迎来了它有史以来“最好的时期”。

“从生存角度来讲,的确如此。”石炜说。回溯老罗的创业5年,从2012年锤子诞生至今,罗永浩似乎长时间在煎熬中度过。先后经历产能危机、舆论质疑、人事变动,仅去年一年,锤子科技数次“被倒闭”“被收购”并“被自家粉丝起诉”……在一切难题中,钱是难题中的难题。

2011年底,在唐岩的引荐下,紫辉创投CEO郑刚在一个咖啡馆里见到了罗永浩。郑刚至今记得当天罗永浩穿的那条肥大而拖沓的裤子,脑门泛着油光。“其貌不扬。”

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投资人,彼时的郑刚对眼前这位英语老师即将要做的事业并没有信心。与此同时,罗永浩也没有对金主展现出低姿态,双方在合作协议的条款细节上产生分歧,这次合作没有达成。

一年多后,在锤子科技的A轮7000万融资中,紫辉创投领投4000万。“因为我看到了老罗拿出的ROM。”这个与市面上所有手机相比“不一样的东西”最终打动了郑刚。目前紫辉创投对锤子的投资已经超过1.7亿。

尽管如此,企图在手机这个重资产行业中混出名堂的罗永浩始终缺钱。郑刚说,他所眼见的罗永浩,几乎一半的时间都用来为钱发愁。在罗永浩“天生骄傲”的文艺青年身份下,钱上的捉襟见肘显得格外尴尬。

缺钱从侧面暴露了锤子前期“叫好不叫座”的现状。2012年,锤子推出第一款手机T1,当时,在从工业设计到软件开发等各项指标上“追求极致”的锤子,一时间成为国内手机中的一股“清流”,市场好评如潮。这一时期,罗永浩所标榜的“工匠精神”和“情怀”为他带来了美誉,以文艺青年为主力的第一代锤粉开始为罗永浩的情怀买单。

但罗永浩失算的是,这一时期的锤子显然比罗永浩想象中更“小众”。公开信息显示,锤子T1仅获25.56万台的销量,离目标50万销量差距近半。

T2发布半年后,售价在销量压力下最终“失守”。饥饿驱动之下,罗永浩开始对锤子的生存模式做出了调整。“这个过程肯定是痛苦的,”罗永浩的6年粉丝张山(化名)说,“他内心应该也有很多纠结”。2015年,锤子推出的坚果手机走上“屌丝机”路线,从价格定位、材质到设计上全面妥协。这一代坚果仍然没有解决罗永浩的生存焦虑,但出货量大有提升。2016年开始,锤子推出M1、M1L,设计和配置被业界评价为“个性丧失”。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锤子科技的营业收入11.87亿元,净亏损2.47亿元;2016年,锤子科技的营业收入8.09亿,净亏损为4.27亿元。

如今,坚果pro的推出让“最好的时光”到来,罗永浩说,今年锤子手机有95%以上的概率实现盈利,“除非天灾人祸”。

老罗妥协,“锤粉”失落

比许多锤粉的“粉龄”更长,张山在罗永浩开始做手机之前就成为了他的粉丝。当时的张山面临研究生毕业前夕、即将步入社会的迷茫阶段。张山认为,自己喜欢上罗永浩的过程其实是“重拾自己价值观的过程”。

不少锤粉喜欢罗永浩展露的理念:较真、完美主义、不苟且、不妥协。张山说,他特别想看看这个人“能不能成”、“特别希望看到他成”。如果老罗沿着这个路子成功了,“证明这种价值观站得住脚”。

张山几乎亲临过所有锤子公开的发布会和老罗的演讲现场。按照张山的描述,锤粉的身份还成为社交名片,同为锤粉的陌生人在发布会上相互结识之后,会因共同语言而保持联络,甚至成为朋友。

在网络直播上看完坚果pro的发布会后,张山很确定地意识到,自己对老罗和锤子最初的“狂热”已经消减了。张山说,5年的粉丝生涯中,自己绝不漏掉关于老罗和锤子的任何一条动态,正因如此,也就没有漏掉这5年中,老罗所有“言行不一”的地方和妥协的全过程。

最著名的妥协有两个:罗永浩曾对网友称“如果(T1)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到了2014年10月底,锤子官方宣布T1降价至1980元起售;罗永浩曾在微博上评价小米的“预售”模式为“耍猴式抢购”,不过到了锤子推出坚果时采取了类似的“预约+抢购”模式。

在石炜看来,老罗已经走出很远,而他的许多粉丝还留在原地。老罗对市场的让步为锤子换来了有史以来“最好的时光”,同时也因此流失掉最初的拥趸。

“毕竟活下去才有希望吧,先活下去。”张山说,关于罗永浩现在的状态,“韬光养晦?可能真相是这样”。

■ 观察

罗永浩的“三种形态”

在不同场合,不同人眼中,“老罗”呈现出的似乎是不同的形态。

2015年之前,罗永浩是重度的微博使用者。这段时期,微博上的罗永浩活跃、热闹、自负,喜欢与网友互动,常出惊人之语。在发布锤子手机后,罗永浩关于手机理念和工匠精神的坚持,也收获了一大批锤粉。不少锤粉把他当做自己的精神导师。

另一方面,罗永浩是一个社交恐惧症患者,曾经他回避与陌生人见面、不主动和人打招呼,一场发布会要提前演练许久。

对于不少接近过罗永浩的人而言,还有一个日常的罗永浩“咄咄逼人”。张山的一位朋友曾经去锤子应聘,他说老罗“一言不合就怼人。”

一家从事基因检测的“各色科技”对锤子员工进行的访谈中,锤子副总朱萧木说,“老罗属于攻击性人格,你越自信他越怼你。”

如果员工犯了个错误,他们“最好在罗永浩面前把事情说得极其严重,比如如丧考妣地说‘完蛋了,为公司造成了很大损失,抱歉’”。这种时刻,罗永浩反而会哈哈一笑。“老罗肯定早就察觉到我们的话术,也默认这样的方式”,朱萧木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