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生态链:群架打了两年半
2016-09-0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

  小米的估值究竟有没有下跌?这个问题要看的不只是跌至谷底的小米能否全面反弹,还有小米在生态链的投资做得怎么样。

  一位熟悉小米内部事务的人士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解读,未来的小米可以理解成:小米手机(含小米平板)、小米电视(含小米盒子)和小米路由器三大硬件核心产品线是“第一个小米”,MIUI及其所构建的移动互联网内容和服务生态相当于“第二个小米”,而小米计划在生态链投资的100家公司将成为“第三个小米”。

  从小米移动电源、小米手环、平衡车到净化器、拉杆箱,再到扫地机器人……两年半的时间,小米在生态链的布局成绩如何?

  从耳机到扫地机器人

  小米对生态链的投资最早追溯到2013年底。当时小米公司成立生态链团队,主要负责投资智能硬件公司,具体做法把小米模式复制到100家公司。而小米自身依然专注在三大核心主业上,一是手机(平板),二是电视(盒子),三是路由器。

  小米投资的第一家生态链公司是加一联创。当时,在小米创始人雷军的邀约下,曾是富士康最年轻的事业群级总经理的谢冠宏选择了耳机的方向,创立加一联创1MORE,凭借一款小米活塞耳机冲出市场。

  而造出了扫地机器人的石头科技,则是小米最新公布的一家生态链公司。8月31日,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小米生态链负责人刘德对包括《第一财经日报》在内的记者评价,这是小米生态链上最复杂的产品,共涉及1200多个零件和113套模具。

  这家公司创始人是前百度地图产品负责人和百度魔图精灵CEO昌敬。他带领的团队中还有来自华为、英特尔、iRobot的高管。其中负责硬件方面的联合创始人张志淳是华为手机团队的创始人之一,负责软件的联合创始人吴震曾在英特尔和微软有10年的软件研发经验,是研究嵌入式和人工智能技术专家。

  他们称用2年的研发时间造出的扫地机器人,可以通过类似无人驾驶汽车技术中使用的即时定位与地图构建算法实时构建房间地图,进行最合理的清扫路径规划。这款对标iRobot的扫地机器人售价1699元。

  在一系列生态投资的背后,雷军曾表示,小米并非单纯的投资创业公司,生态链投资就是由小米输出做产品的价值观、方法论和已有的资源,包括电商平台、营销团队、品牌等,围绕自己建立起一支“航母舰队”。

  直到今年3月,雷军宣布对小米生态链进行战略升级推出“米家”,承载小米智能家庭战略的升级与落地。

  刘德首次对外公布了米家APP的数据:截止到2016年8月,小米生态链共发布37款智能产品,米家APP(原小米智能家庭APP)设备接入量已近4000万,日活跃用户数超过500万。

  “打群架”模式

  最新数据显示,在过去两年半时间里,小米一共投资了55家公司,其中包括小米空气净化器出品方智米科技、小米净水器出品方云米科技等29家公司是由小米从零开始孵化。

  小米公司在今年3月时公布的数据称,目前这29家中有7家公司的年收入过亿元,2家公司的年收入突破10亿,智米科技的空气净化器年销量超过100万台,紫米科技的移动电源总销量超过4690万个,华米科技的手环总销量超过1850万个。

  而如果以估值突破10亿美元计算,小米生态链有四家公司已成为独角兽公司:华米科技、智米科技、Ninebot和紫米科技。

  其中,华米科技曾做出爆款“小米手环”,近日还推出了Amazfit自主品牌、售价799元的智能手表;主营小米空气净化器的智米科技称完成B轮融资,估值10亿美元;紫米科技则是小米另一个爆款产品小米移动电源的生产商,据称一年卖出2000万台。估值最高的是平衡车企业Ninebot,其曾收购了平衡车鼻祖美国Segway。

  而今年8月,小米生态链孵化出了第一家登陆新三板的公司:小米插线板生产商青米科技母公司动力未来挂牌新三板。

  作为生态链公司的一员,华米科技CEO黄汪在近日接受包括《第一财经日报》在内的记者采访时说,在和刘德开会交流时,大家把小米生态链的合作模式总结为“打群架”的模式,例如,华米智能手表需要找蓝牙耳机,自然而然找到小米生态链上做耳机的加一联创。“这种资源和配合的信任度很高。”

  在刘德看来,小米生态链的定位是在无印良品和苹果之间,小米生态链企业本质是一种“战略结盟”,大家是“兄弟公司”。

  “兄弟公司”一方面体现在互为放大器,小米为初创的生态链企业提供了品牌放大的可能,而生态链则用产品放大了小米打造新国货的愿景;另一方面则是形成品牌矩阵,他拿竹林做比——单根竹子生命周期很短,形成一片竹林,根部相互蔓延,可以内部实现新陈代谢,反而更加稳定。而小米生态链计划就是为了找竹笋。

  “对于现阶段的小米来说,生态链企业的成长显得格外重要”,艾媒集团董事长张毅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发展得好的企业不仅可以为小米贡献成本来源,对于小米来说具有提升信心的作用。而小米的资源对这些生态链企业来说,充当了“助推器”的作用。

  不过,当这些生态链公司从“竹笋”长到“竹子”时,除了复制小米模式,它们眼下要考虑的还有如何解决过度依赖小米销售渠道和用户资源。

  例如,曾经造出“爆款”小米手环的华米公司,在初期成功后高举高打,正在逐渐去掉“小米”烙印,建立独立的品牌Amazfit。

  再以青米科技为例,这家公司此前通过小米科技渠道(包括小米商城、京东/天猫小米旗舰店等)销售的插线板产品及数据线产品占到销售总量的99%以上。它已经意识这一风险,称未来将继续开拓新的产品销售渠道,以降低对小米科技的依赖。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