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转场:有人离场 有人坚守
2017-09-20 来源:新京报 评论:

“半个小时,比特币从2万5跌到1万9,心都凉了。”9月14日,当“比特币中国”即将停止所有交易的消息出来后,职业炒币者赵强扶了扶眼镜,发出如此感叹。

从9月4日七部门联合公告开始到现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比特币价格从超过3万元骤跌至2万元上下。截至9月16日,火币网、OKCoin币行、比特币中国三大交易平台均宣布即将停止交易,比特币在国内的场内交易渠道近乎全被封死。

19日,另有消息传出,中国打击比特币将进一步升级,海外交易通道也可能被全面封杀。

“以后不会再碰数字货币。”比特币玩家刘宇说。终局之下,与刘宇一样的入局者们在恐慌撤退、疯狂抄底与积极鼓吹中徘徊前行,难辨方向。

暴跌来袭,玩家一夜未眠急撤退

9月11日,比特币玩家刘宇最终选择撤离,回忆起入局始末,他留下一句感叹,“赚的钱早晚得吐回来”。

与入局时的暴涨不同,在过去的半个月,刘宇经历了ICO暴跌和比特币大跌,这一次,好运没有再降临到他的身上。

从7月到9月,短短两个月时间里,比特币经历了新一轮“过山车式”的暴涨暴跌。

火币网数据显示,9月1日,比特币价格首度突破3万元,次日,价格最高时达到32350元。从7月16日的1万多突破到9月1日的3万元,比特币仅用了两个多月,不过下跌的速度更快。6天之后,受比特币交易所即将关闭的消息影响,8日币价暴跌,收于25114元,紧接着,新的监管消息迅速发酵,比特币最低时跌至1.9万元左右,暴跌幅度超过万元。截至19日19时30分,比特币价格为23311元。

这让刘宇感到高度紧张,“两个星期,精神高度紧张,心情压抑,9月8号那天我一夜没睡。”

刘宇没有躲过ICO代币暴跌和比特币大跌,参与的ICO项目也以退币收场,现在不仅把之前赚到的钱全部赔光,本金也直接腰斩。

疯狂的ICO最终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4日,人民银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拉开了监管的大幕,比特币交易所即将关闭的消息随之也流传开来。14日,国内首家比特币交易所“比特币中国”确认月底停止所有交易业务,次日,火币网、OKCoin也相继发公告,宣布停止所有虚拟币业务。至此,比特币在国内的场内交易渠道几乎全被封死。

监管之下,过往的入局者们在恐慌撤退、疯狂抄底与积极鼓吹中徘徊。在几个由普通投资者们组成的微信群里,投资者先是惊愕,然后是质疑、担心,但时常又会被一些比特币创业者转移话题。

15日,投资人王帅(化名)终于完成了比特币提现。此前一周,由于忘记在火币网上的登录密码,王帅一直无法提现。此后,他在工作间隙按照网站提供的流程重新找回了密码。“没想到当晚火币网就发布了停止人民币交易的公告。”王帅感叹。虚惊一场。

在8日比特币交易所即将关闭的消息传出后,王帅便当即决定抛售手中的3枚比特币,尽管那时币价还在2.4万左右的高位。相比他年初的买入价已经翻了一番。

王帅事后谈到,“我卖掉比特币提现的原因很简单,官方要关停了,基本上就意味着没法玩了。”

一周身家曾从几十万到上百万

“不要买价格便宜的二手显卡,因为那些卡原先多是挖比特币的‘矿卡’。”一场组装电脑的经历,让刘宇第一次接触到了比特币。

获得比特币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在交易市场上购买,二是自己用电脑运行比特币生成程序进行“挖矿”。即通过电脑运行算法,生成特殊数字后得以产生,对玩家来说,挖矿需要多台高端配置的电脑,尤其是高端显卡,同时还需要电脑24小时不间断运行。

2015年,恰逢比特币价格处于低位,传统获取比特币的形式“挖矿”处于低迷期,大量挖矿显卡被抛售。通过这个偶然的途径,刘宇开始在网上研究比特币。

“起先是看媒体报道,后来加入了多个比特币QQ群、论坛。对比特币的态度从怀疑转变为认可。”刘宇说,到2016年底,自己的比特币已经从2个增至80个。

刘宇甚至成为了比特币的忠实投资者,2016年6月,比特币价格一路走高,从两三千元暴涨至1万元。刘宇一直持币未动。9月1日,刘宇给朋友发微信称:“币价过3万了,晚上我请客。”

刘宇称:“(那时)从比特币上赚的钱,比我工作10年挣得都多。”今年,除了投资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虚拟币,刘宇还投资了2个ICO项目,并参与了多种ICO代币的交易。谈及今年上半年的投资情况,他说,“有赚有赔,但多数时候都在赚。”

行情上涨的时候,刘宇回忆称,每天都会打开手机上的APP看一下币价,“一周前,你的身家是几十万,一周后你的身家就上百万了,那段时间整个币圈都信心十足,大家恨不得时刻盯盘”。

然而9月份的行情杀了刘宇一个措手不及。

“我的ICO项目退币,没有躲过ICO代币的大跌,高位买的NEO(一种代币),已经从每枚200元跌到100元,量子链也被交易所下线。”刘宇回忆,虽然多次“抄底”,但他的数字资产价值仍在缩水。

更大的跌幅还在后面。8日,受比特币交易所即将关闭的消息影响,国内比特币价格暴跌。刘宇称,由于ICO代币大跌时,比特币、以太坊都受到影响,所以他认为市场会缓一缓,于是在比特币价格28000元附近时进场“抄底”。不过新的监管消息迅速发酵,币价大跌,让他的“抄底”成为“站岗”。刘宇几乎将此前的盈利赔光。

“从此再不碰数字货币。”刘宇说,他现已清仓,并删除了手机里的APP。

玩家群从技术宅到卖房炒币

如果没有监管令,“刘宇们”的财富有可能继续飙升。这背后,是比特币投资者群体由技术“极客”向普通投资者的变迁,随着用户群变大,比特币的价格也在水涨船高。

国内交易平台HaoBTC高级运营经理孙纯宇在今年1月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比特币早期的参与者大多是极客技术宅,后来比特币价格不断升高,吸引了一批纯投机的交易者,近几年媒体报道多起来以后,有一些大妈也进场了。

据HaoBTC彼时给新京报提供的用户相关数据显示,交易比例在比特币主要用途上占据24%,投资比例达到30%,而支付占据36%。

在玩家职业比重上,仍以IT行业和教育行业为主,分别占据38.1%和35.7%。投资者男女比例为男性占比60%。30-39岁年龄层在玩家年龄分布比例中占据66.1%。

火币网CEO李林在当时也表示,“如今主流投资者把比特币当做纯粹的长线投资产品,和投资股票、期货等行为差别不大。但其中也不乏有投资者对比特币特性并不了解,仅是把比特币当做股票、黄金等投资品进行短线操作。”

1991年出生的职业炒币者赵强,在2013年接触到了比特币,当时恰逢国内监管机构对比特币市场进行整顿,币价大跌。赵强认为,去中心化、总量有限的比特币有投资前景,便在币价3000元时入场。2016年币价逐渐上升,资产翻倍的赵强辞去了网络公司的工作,专职进行比特币交易炒作。一年时间,比特币价格上涨超过3万元,比三年前的价格翻了三倍,也令赵强的资产大幅增值,“一年赚了10年的钱。”赵强告诉记者。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ICO与比特币市场火爆的时期,以信用卡大额套现、银行消费贷款甚至卖房筹资来炒币的人不少。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表示,他曾将自己其中一套住房卖掉,以数百万元抄底时价7000元左右的比特币,在今年8月份赚超2000万元,后来在比特币价格在2.9万元左右时清仓。另一位投资者在7月卖房,花150万元抄底比特币、莱特币和以太坊,目前亏损超过30多万元。

暴跌之后,仍有玩家“坚守”

尽管心有余悸,赵强仍然看好比特币的前景。

9月份以来,即使有底仓的支撑,赵强的账面浮亏也已经超过30万。“没钱给自己买新车了。”他说。

但赵强同时告诉记者:“消息发布后,市场出现恐慌性抛盘,这个时候反而不适合抛售,很可能就抛在了最低点。”他认为,一般情况下,市场急跌过后会有一波反弹,在反弹的时候抛售,损失会减小。

记者注意到,在比特币中国宣布将关闭比特币交易后,国内比特币价格一度下跌至1.9万元,几个小时后又反弹至2万元上方。在9月8日晚间,媒体披露监管机构将关闭比特币交易平台的消息后,比特币价格一度下跌至2.2万元,但在40个小时过后,比特币价格又上涨至2.7万元。

谈及现阶段能否适合抄底,赵强认为,当前不是比特币抄底的时间,他认为比特币价格有可能会调整至1万元以下。赵强称:“我看好比特币,不会清仓,近期也不会套现。”

币圈的王大炮同样是坚定的持币者。

他回忆,2010年第一次在杂志上看到比特币时,时价不足1元。那时他只把比特币当作“科幻小说”,看完就把杂志丢了。三年后,他发现比特币价格已达500多元了。“这个消息吸引了我,有一种触电的感觉”。他随后下载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的论文及相关资料加以研究,并于当年入场。

王大炮也曾经历起伏。当年,他曾在币价650元左右买了15个比特币,后在币价涨到800元时卖掉。此后,他又以每枚900元的价格买入,在1500元左右时再次卖掉,今年3月再次以每枚6000多元的价格买入十几枚比特币……

历经多次买卖之后,王大炮感叹,“历史不断告诉我这个教训,买了就不要卖了。同时,我认为比特币和以太坊这类落地前景非常扎实,有明确现实应用需求的数字货币,其价值应当还能进一步走高。当前国家的监管非常严厉,我目前还是选择了持有这二者,而其他的很多落地前景渺茫的,则早已抛光。国家的监管对行业确实非常有利,当前行业过于浮躁,泡沫太多。”

早期看好比特币的极客,曾将其视为争取货币自由、促进支付技术的力量。作为世界上第一款虚拟货币,比特币总量被永久限制在2100万枚,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跨境交流等特性。8年前,日裔美国人中本聪提出并创造比特币时,正值金融危机后美国施行量化宽松政策,导致美元大幅贬值。

一篇《比特币背叛比特币》的文章认为,中本聪创造“比特币”的初衷是试图规避“央行-纸币”这一现代金融体系的内在不稳定性。然而,如今的比特币却逐渐演化成一种投资品,短期套利者成为交易的主力,对一些创始者而言,这是对比特币精神的异化和背叛。

如今看好比特币的投资人仍会提到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特性,但动机却各不相同。

面对投资者的质疑和担忧,一位比特币投资管理专家15日上午安抚称,“利空还没出尽,待中国交易所都关停了,(比特币)就该涨了,还有更不好的消息吗?没有了。”当日稍晚,比特币中国宣布月底停止所有交易业务。

搬砖,下一站海外?

迷茫与质疑之外,这个暴跌的市场中,还有一批人在积极“搬运”,赚取国内外差价。玩家称之为“搬砖”。

由于国内比特币大跌,使得国内外平台比特币形成价差,自9月8日以来,国内外价差达3000元至5000元之间,这给了“搬运工”很大的利润空间。

据了解,目前主要有两种搬运方式,一种是将比特币在国外平台出售,换成外汇转回国内;另一种是币币搬运,用跌幅较小的币种作为“中介”,通过其他虚拟货币与比特币进行交换,在国内外交易所间套利,目前搬运一次的利润约为10%,如果采用币币交易搬运,资金回转速度快,日内利润会相当可观。

网络上现已流传着比特币搬砖套利的教程。新京报记者在一款名为“知识星球”的知识分享类APP中发现,有炒币人士建立投资群,在一个名为“币圈海外淘金”的群组中,群组发起人发布了多个“搬运”攻略,以及在海外比特币交易平台注册账户的手册。不过进群需支付299元。

有投资者已率先从中获利。8日,在国内外价差4000元时,投资者“微尘”选择在国内比特币交易所买入5枚,提取到比特币电子钱包,然后翻墙在美国的交易所套现。“一买一卖,半小时赚了2万块,爽!”

但他也有失手的时候,最近,受到国内市场的影响,美国比特币交易所的报价已与国内接近。“当时,基本无利可图,搬砖甚至亏了1万块,我选择暂时休整”。他在“搬砖”中赚了些差价,但并不打算长期持有。他认为,监管风险是最大的风险。

比特币“搬砖”团队的负责人赵华同时提醒,“搬砖”需要首先解决国外资金账户的问题,其次,需要考虑国外平台的安全性、靠谱程度。如果国外平台卷款跑路,或者对账户进行违规操作,投资者几乎不可能维权。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疯狂的比特币:年初8000元 年底轻松突破10万+

曾经有“一堆”比特币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详情]

现金贷撤离 贷款超市受累业务骤降

在36%综合利率的“红线”下,现金贷平台由于难以负担高获客成本,陆续从各家贷款超市下架,此前仅提供流量入口就可以“坐地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