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乱象:革命还是骗局?
2017-08-30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8月份,一枚比特币的价格已经突破3万元!而ICO(初始发行代币融资)也成为一种火热的融资方式,连社区里的大妈都参与其中。疯狂的背后,是众多不专业的散户蜂拥而至,他们甚至连比特币和ICO是什么都不太清楚。炒作代币价格已经成为散户投资者的危险游戏。本文综合自网易科技、21世纪经济报道、新京报、中国新闻网等。

8月份,一枚比特币的价格已经突破3万元!而ICO(初始发行代币融资)也成为一种火热的融资方式,连社区里的大妈都参与其中。疯狂的背后,是众多不专业的散户蜂拥而至,他们甚至连比特币和ICO是什么都不太清楚。炒作代币价格已经成为散户投资者的危险游戏。

币圈疯了。“一睁眼,账户里多了两个亿!周围的兄弟们身价都涨了几百万!这种你能想象吗?”刚进入ICO圈两个礼拜的成昆(化名)正被这样的故事包围,三观备受刺激。今年4月份以来,比特币价格逐步走高,从6000多元一路震荡上行,飙升至3万元人民币附近,一扫比特币自2014年以来的低迷行情。

这一波的主要“推手”是ICO。比特币,这种基于密码学原理生成的数字货币,自2009年诞生以来虽然创造了很多暴富神话,但是终究由于实际应用价值有限,最终沉寂下来。可是ICO的出现,让比特币这样的虚拟货币有了用武之地,因为要参与ICO就得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来支付。

时下,ICO正迎来指数级增长。根据Coindesk发布的2016年区块链市场调查,在2016年区块链项目通过ICO的方式总共筹集了2.36亿美元,接近区块链行业风险投资总额的一半。而截至2017年5月,在区块链行业通过ICO筹集的资金已经超过了风险投资,增长速度之快令人惊讶。

90%的项目不靠谱

ICO,全称为Initial Coin Offering,即“首次公开募币”,这有点像证券发行中的IPO(首次公开募股)。不同的是,IPO是企业为了发展而向公众筹集资金,ICO是企业为了发展而向公众筹集虚拟货币。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可以绕开现有的一些法律规定,筹集资金更加方便。同时,也让普通人有机会参与早期项目的投资。

时下,这些项目集中在专门为ICO项目搭建的平台上。比如币久网、ICO365、ICOAGE等,有些类似于“证券交易所”。类似的平台从今年4月开始激增,目前已有43家,其中大部分都是原来做虚拟货币交易或者股权众筹的平台。

追梦者基金创始人、创新谷创始人朱波之所以认为大多数项目都不靠谱,是因为亲耳听到自己拒绝投资的区块链项目要发起ICO。

对方希望朱波能为自己的项目在ICO中站台。由于深知项目风险,朱波拒绝,没想到对方说:“朱总,有你们的背书最好,但是如果没有你们背书,我们通过ICO也能融到钱。这个圈子现在大家都这样,钱很多。”前后接触几个这样的项目,朱波才知道了这个圈子的乱象。

有同样感受的,不止朱波一个人。金色财经CEO、火币网联合创始人杜均从4月份开始就接触了大量的ICO项目,发现好多团队都是几个年轻人,拿个商业计划书,其他啥都没有,商业计划书写得都有问题,就想通过ICO圈钱。现在让杜均烦恼的是,每天都有人来问他是不是投资了某个项目,项目的名称他基本都没听过。

“越深入了解,越让我倒吸一口凉气。”朱波在朋友圈感叹,“我相信用不了一年时间ICO这个巨大的泡沫一定会破,因为今天在进行ICO发行的大量公司,绝大部分项目和公司都是被当前主流投资人不看好的项目,而那些不良的ICO发行平台完全不顾项目和公司质量,疯狂收取发行佣金。曾记得几年前的P2P和股权众筹泡沫,让多少个体投资人血本无归。而这波比特币的狂涨和ICO的泛滥,真的让我感受到2015、2016年的股灾将在ICO和比特币上重演。”

股权众筹泡沫的破裂,给朱波的印象特别深。2014年、2015年期间,股权众筹也风靡一时,但是后来大部分都倒闭了。“这是因为这种融资方式有硬伤:首先,投资机构不愿意把优秀的项目拿出来众筹,因为希望更多投入获得更高回报;其次,好的项目自己也不愿意众筹,因为不愿意股权太过分散。”朱波向网易科技分析,并补充说,“现在的ICO和当年的股权众筹很像。”

李笑来的“空气”项目 项目书都没有就融了1亿美元

一家刚成立的创业公司连募资白皮书都懒得写,开口就要募集2亿美元,这对于初创企业,在VC、创投都是不可能的事,更不用说在A股排队IPO的企业。但只需大V站台,ICO就可轻松实现。自称拥有6位数比特币的“比特币首富”李笑来已经做到了。

ICO正在书写融资神话。

作为币圈教父级的意见领袖,不少投资者表示曾是李笑来的粉丝,甚至把他当成老师。但在李笑来发动第一个EOS区块链、PressOne的ICO之后,李笑来由尊敬的老师,到被声讨的“骗子”、“非法集资者”、“拿空气融资”。

6月底,他的第一个ICO项目EOS白皮书问世。尽管面临种种质疑,但EOS短短五天内融到了1.85亿美元。2017年7月2日,EOS的整体市值达到了近50亿美元。有人称之为“价值50亿美元的空气”。

投资者Rain在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工作,也是李笑来的粉丝,自2014年开始投资比特币,2017年投资了4个ICO。

“出于对李笑来的信任,在7月3日看到EOS涨幅不错跟着投资了50万,接下来EOS代币开始下跌,两天亏了20%,就卖出了。”Rain说。

投资者H在EOS代币上线交易两日后高位抛盘,获益近5倍。事实证明了H判断的正确,7月4日之后EOS持续多日下跌,到8月23日,EOS代币价格9元左右,不足最高价36.58元的1/4。

大跌之后,投资者质疑李笑来“圈钱”的声音越来越多,他们开始在群里声讨李笑来,甚至扬言举报,建议限制出境等。而李笑来并没有停止ICO的脚步。7月10日,他宣布了另一个更具争议的ICO项目:PressOne。

相比EOS,PressOne更让人难以理解,因为这一次根本没有白皮书,仅在官网有几百字的介绍。项目方给出的理由是“不提供那个,即使提供了也没多少人看得懂,甚至没几个人看的东西。”

官网介绍称,“一个基于EOS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内容分发公链,人们可以在这里创建各种各样基于内容的去中心化应用。”PressOne官网放出发售通知,发售220亿代币,其中100亿枚PRS通过众筹完成,价值2亿美元。

“一个不知所云的项目,连白皮书都懒得写,竟然想募集2亿美元,太荒谬了。我从信任李笑来到不再相信。”投资者S对新京报记者说。

在投资EOS之后,Rain认为,李笑来从可敬的老师变为骗子。他发现EOS是BLOCK.ONE公司旗下的一个产品,而李笑来等人是BLOCK.ONE公司的团队成员。同时,李笑来是云币网的股东,“利用云币网平台做交易为EOS众筹,相当于把云币网客户的钱,变成自己口袋里的钱。”他认为。

投资者M也提出了质疑。M是李笑来多年的粉丝,也是一位专业机构人士,今年7月投资了EOS项目出现了亏损。

他分析道,PressOne号称要做去中心化的内容分发,现在做内容分发的“独角兽”今日头条,成立半年拿到几百万美元天使投资,成立1.5年拿到几千万美元A轮融资,成立2.5年拿到1亿美元B轮融资,直到今年才拿到10亿美元和20亿美元的C轮和D轮融资,也就是说它在2017年之前拿到的所有钱都不如PressOne想要的多。

“难道PressOne天生神力?供给、输出等什么都没运转的情况下就快成独角兽公司了?”M说,同样是新东方老师出身的罗永浩,锤子手机至今融资加起来不足2亿美元,PressOne什么都没做就要2亿美元。“简直是最容易的融资。”

投资者C算不上李笑来的资深粉丝,今年在EOS、PressOne进行ICO时,因看不懂而没有投资。“EOS项目ICO时,不知道项目到底要干吗,简直就是空气。而到了PressOne,连白皮书都不给,美其名曰韭菜们不懂也不看。懂不懂、看不看是韭菜们的问题,做不做是李笑来的态度问题。几百个文字画个饼,一波人来吹捧,就圈了几亿美元。”

M拿拟在创业板IPO的山科智能对比,该公司计划募集2亿人民币。“而一个自然人,突然宣布募集2亿美元,相当于7个创业板公司的募集额。”

根据ICO募币平台ICOINFO披露的数据,PressOne目前募资已经结束,共募集5848.897个比特币,106270个以太币,3020.38个EOS,根据7月中旬的行价计算,累计募集资金价值约1.25亿美元,距离2亿美元有差距。

李笑来拒绝了记者的采访。他在6月18日的微博中表示,“三年前融资3亿美元的BitPay估计现在活得并不怎么样。我自己也做ICO,但理应严肃提醒风险”。

对于李笑来ICO募资频遭质疑,纸贵科技副总裁、墨链联合发起人翟红远对记者表示,ICO项目是7月份募集,目前仅仅过了一个多月,整个事情的发生时间比较短,因此,还没法判断靠不靠谱,要看1-2年内该项目是否按照规划开发出成果,李笑来团队能够做出产品来,并实时披露所募资金的用途,没有私吞,那就是靠谱的。

暴涨背后:博傻游戏,入局者期待嫩韭菜接盘

“现阶段就是博傻游戏,大家都知道很多项目没有价值,或者说就是圈钱的,但只要这种代币能够到交易所交易,ICO的投资者就能够通过炒作赚钱,很多路演现场,投资者关心的不是项目,而是这个代币上哪些交易平台交易,项目负责人有没有炒作币值的计划。”林华说。

记者走访两个路演现场发现,ICO参与人群以85后、90后的年轻人为主,也有部分中年投资者。

较为优质的路演项目会邀请币圈知名人士“站台”,内容多以看好、买入、币值上升前景可期为主,项目负责人会介绍ICO项目的产品内容、未来规划等等。较“次”的路演活动则更像“推销活动”,项目负责人会着力强调数倍收益,同时模糊项目本身。

“我知道他们是圈钱,但我还是愿意投几个币进去搏一搏,赔了,仓位小,没有多大影响,赚了就是高额回报,何况市场是牛市,买了多数都能赚。”林华年初通过炒作代币,以8万元的本金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赚到了200余万。

这只是过去半年,暴富市场中一个普通案例,事实上,代币市场的疯狂远超局外人的想象。

以林华投资过的小蚁股为例,这款币在今年3月份的时候单价在3元左右。“两三天,我赚了40%撤出来了,没想到后来这么疯狂。”目前,小蚁股单价为230元,而上市之初,该币的单价尚不足1元。小蚁股在3个月的时间内,升值超百倍。

“这样的狂热像极了股票牛市时打新”,投资者K表示,发现自己错过低点的投资者,把狂热投向了下一轮的ICO项目。

根据ICO的要求,普通投资者不能直接用人民币参与兑换代币,而要用以太坊和比特币。于是,新入币圈的投资者开始一波购买以太坊和比特币的热潮,推动已经在上涨的价格进一步提高。

热潮之下,ICO募资时间,从5天、数个小时、半小时缩短到十几秒甚至1秒。

5月,号称要“与世界各地的黄金存储机构达成合作,对每一克黄金进行实名确权”的黄金链开始ICO,在工作日下午的半小时之内被抢完。六月之后,在币久和其他平台上的ICO项目,在几分钟或几秒钟内就会被抢完。号称要做“以太坊上的微信”新加坡项目SNT在上线后一秒,因为涌入人群过多导致币久网卡死。

为什么代币市场暴涨如此疯狂?一位币圈投资人认为,代币市场一直有“炒新”的习惯,一个新币上市,有90%的概率币值会被炒到3到5倍。这其中,基本上没有玩家关心这个代币依附的项目怎样,是否有可行性和前景。如果这个“项目”相对靠谱,或者有币圈“大佬”站台,那么炒作上涨的空间就大。

神州数字CEO、天使投资人孙江涛认为,之前那些ICO的“造富神话”让太多的投机者想从中捞一笔。“现在市场太热了,技术又太晦涩难懂,对于现在ICO的玩家,不管是ICO项目从业者还是投资人,相当一部分人抱着赌徒的心态来参与其中,只关心代币的涨跌,不关注项目本身的价值。”

孙江涛说,发展至今,ICO本来的面目有些被扭曲,已从早期极客们的理想,变成了投机者的游戏。

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认为,目前ICO是博傻的末期,不适合投资者介入。

“都是一条船上的,现在应该唱多,好有嫩韭菜接盘,让我们跑。”投资者K在元界的一个460多人的群里鼓舞沮丧的群友们。

记者加入的一个ICO项目群,8月23日将白皮书初稿发至群内后,多个投资者表示“没有干货”。他们并不关心项目本身,而是更加关注有无著名天使投资人站台、有无知名合作方等。

多位投资者表示,6月份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入,白皮书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大家心知肚明,都希望意见领袖站台后吸引更多的投资者买入,不断有人接盘,自己获利出逃。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罗斌称,目前数字资产市场已经产生“郁金香效应”,市场进入博傻阶段,投资者应重视项目,而非跟风炒作。孙江涛认为,不管是从业者,还是投资者,看待ICO,更应该关注的是项目本身的价值,而不是代币的价格。只有价值的提升才能带动价格的上涨。

“只有这样,ICO才有真正的价值,也只有这样,才能通过ICO的方式,来推动区块链行业的健康发展,未来监管机构才能给予ICO以生存、生长的空间。”孙江涛说。

事实上,所有虚拟货币,不管技术被吹嘘得多先进,数量多有限,他们的净资产价值却都是零,其价格仅由交易者决定。某种程度上,虚拟货币甚至不如曾经的郁金香,郁金香至少有实物,虚拟货币却什么都没有。从技术角度而言,一旦量子计算机出来,“比特币”及各种现存虚拟币,都将在一分钟之内泛滥成灾。

因此,作为投资品的“比特币”实则存在巨大泡沫。从本质上说,比特币炒作的重头在于散户接盘。比特币借着“区块链”等精美包装,进入金融市场,散户不明就里为市场送去了钱,而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则成了巨富。一旦泡沫破灭,一切虚拟货币都会回归其原本价值——零。

博傻游戏,具有庞氏骗局的全部特征

作为募集对象的代币都是如此,遑论包装过后的ICO呢?

由此看来,“区块链+虚拟币+ICO”或是一个融合了众多金融手法的华丽骗局。其拥有庞氏骗局的全部特征:其一,它要求不断有信徒入场推升价格;其二,基于未来会有更多信徒加入的承诺,先入场者寄望于后来之人在高位接盘。

正如《新京报》的报道,某参与ICO项目的投资者称,现阶段ICO就是博傻游戏,大家都知道很多项目没有价值,或者说就是圈钱的,但只要这种代币能够到交易所交易,ICO的投资者就能通过炒作赚钱。

400多年以来,一个个金融泡沫,在破灭前几乎全被包装打点过。尽管每一次都会承诺 “这次不一样了”,但结局却无一例外——破灭,这次又会如何?当然,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本身不是骗局,就像郁金香本身不是泡沫。不过,缺乏政府背书的虚拟货币,却可能和当年的郁金香一样,成为金融骗局的工具。

然而,正如当年在郁金香泡沫破灭后的废墟上,萌发了现代金融的幼苗。笔者认为,在“区块链+虚拟币+ICO”的一地鸡毛之后,政府背书的货币数字化将成大势。只不过,再美好的未来,也权在一地的鸡毛被清理过后,才能实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