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靴子落地前夜:深圳P2P企业成立党支部
2017-06-27 来源:时代周报(广州) 评论:

最近,用友友金所(下称“友金所”)总裁李昌国多了一个新头衔:中共深圳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党委领导下的友金所党组织负责人。这缘于6月13日,深圳市成立全国首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基层党委,友金所作为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会员成立分部党组织。其他20个会员单位也成立了基层党组织,由公司最高级别的党员高管担任负责人。

“基层党组织的成立有利于加强企业与协会和监管机构两个层面的信息沟通。”友金所品牌总监高宏利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举亦被外界视作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举措之一。

距离去年4月全国互联网金融领域专项整治工作启动已过去一年多。此前财新报道称,原定于今年3月完成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将延期一年左右,而新的整治工作规划是,在速度服从质量的前提下,各地金融办在6月底前完成对各家平台的分类,分为合规、整改和取缔三类。

对此,广东省金融办和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尚未收到有关通知,但从进度来看,延期是肯定的”。

目前,北京、厦门、广东等地已相继公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实施细则》,而在平台数量和交易总额都直逼北京的深圳,备案细则至今未出台。但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解到,严格的现场排查正紧锣密鼓进行。这个时间节点上的深圳互金行业颇显得焦灼。“因为每个地方的监管细则都不一样,细则没出来,一些合规的调整没法做,不知道做了后是否符合规定。”一位深圳网贷平台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15年底至今,互联网金融平台整治层层加码,行业洗牌加速。据网贷之家数据,截至5月底,全国保持运维的平台数为2148家,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达到3748家。

“大家都清楚,不拥抱监管只有死路一条。对一些已出界太远的平台来说,转型阵痛在所难免。一些特别小的平台,不如尽早和平退出。”一位网贷平台高管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深圳互金圈,各方都在等候细则出台这只靴子落地。

业务转型唯艰

刚刚过去的大半年,专注医疗医药行业领域的万盈金融正经历一场转型后的涅槃重生,这对于身处其中的姚冬娜来说并不轻松。

2015年成立的万盈金融,是深圳一家由国药集团宜宾制药有限责任公司控股、专注于医疗医药的互金平台。凭借国资背景和业内资源,万盈金融在细分领域里发展势头强劲,早期企业贷款单个标的达千万级别。然而去年8月的一纸令下,涉及“大额标的”的平台面临业务转型命题,红岭创投、万盈金融均包括在内。

2016年8月24日,中国银监会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办法》明确网络借贷金额应以小额贷款为主:个人和企业在同一平台借款上限分别为20万元和100万元,而在不同平台借款上限分别不超过100万元和500万元。

新规出台后,万盈金融率先上了一些三农项目。“当时对于这个限额规定还比较迷茫,但为了响应监管,加上三农是政府支持、也有一些合作伙伴已经做得比较成熟的板块,三农当中还有一个更垂直细分的领域是中草药种植,和我们的核心资源禀赋相关。”姚冬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但团队很快发现,中草药种植板块很难支撑起万盈金融的体量,贸然跨行转型亦无资源优势。

经历几轮市场调研,万盈金融最终定了三个业务方向:一是全国零售药店的个体商户小额贷款,一是三农领域里的药农小额贷款,同时,把触角伸向传统金融里相对成熟的行业领域和产品模式,“新三板企业信息比较透明,可以做股权质押,安全性比较高”。姚冬娜透露,目前万盈金融的标的已全部降到200万-300万元级别,计划在7月上旬完成平台所有项目额度调整。

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深圳不少平台涉及超额业务。“车贷和房贷是深圳P2P中的主要业务,尤其是房贷,不超过20万元很难。另外,供应链平台在深圳也具备相当规模,涉及贷款数额一般比较大。”这名业内人士表示,一些超额业务存量特别大的平台很难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业务转型,只能剥离业务转为线下贷款。

以“大单模式”闻名的红岭创投,目前平台累计成交金额已达1820亿元,投资人数达到110万元。据网贷之家统计,自监管办法出台到9月22日,红岭创投官网披露的发标公告共计8例,融资金额均不低于5000万元,涉及金额达到7.2亿元。其中,超亿元的借款额度就有3笔。

业内人士透露,深圳监管部门很早就开始介入特别大的受关注平台。2017年3月,红岭创投宣布全部停止发放超额标的,但截至目前尚未出台具体转型计划。网贷之家数据显示,红岭创投的发展指数排名一年间从前10跌至2017年5月的59名。

或参照北京148项

今年2月中下旬,北京下发涉及8方面148条的“史上最严整改方案”。目前来看,各地整治进度各有不同。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广东正常运营的407家互金平台中,深圳占310家。尽管广东省已出台管理细则,但对平台存量大、情况较为特殊的深圳留有自主政策空间。据业内人士透露,深圳监管机构已完成平台摸底自查,同时单独约谈重点受关注平台并出具整改意见,目前处于现场排查阶段。

据深圳已接受排查的平台透露,现场检查既细且严。从企业收到的现场调查表内容来看,全部参照北京整改148项,时间上则驻场3天到两周不等。“第一天主要是基本面的介绍,了解项目基本模型,拷贝了投资人和借款人的数据回去看。第二、第三天就全部是看项目和资金流。”

同时根据平台待收余额规模不同,分派不同层级的监管机构现场排查。有企业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日待还余额超过10亿元规模的平台由市金融办带队检查,10亿元以下则由区金融办带队。

至于深圳细则何时出台,深圳互联网金融协会一名工作人员认为:“征求意见稿离正式稿出台需要一个月时间,如要赶在8月24日前公布,《征求意见稿》出台时间应就在近期,最晚也是7月初。”

“总体来看,深圳金融办的监管思路以投资人保护为主,体现对行业的包容心态。”业内人士认为,细则尚未出台,应是充分考虑到深圳互金平台的体量和专注行业的特殊性,但延期并不意味着力度放软,深圳或参照北京,制定史上“最严”监管备案细则。

资金存管压力

专项整改已年余。从平台内部人员反映的情况来看,信息披露、资金存管、业务限额和业务模型等几个硬性指标是将大多数不具备竞争力的平台挡在备案条件之外的最大门槛。

小平台的压力很大一部分来自资金存管。“资金存管的成本在几百万到几千万不等,本来利润空间就小,前期运维成本非常高,目前行业基本上都处于亏损状态。”一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银行对网贷平台的经营状况和公司背景也有很挑剔的考量。“相比国资系、上市系和风投系背景平台而言,民营系在选择存管银行时受到的限制更多。”高宏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网贷之家数据显示,目前尚在正常运营的2148家平台中,仅有225家已完成银行资金存管。

一些平台在宣传资金存管时也存在可疑现象。前述业内人士透露,平台接入存管的系统开发和测试一般需要3-6个月,但一些平台对外宣称只花了两三周就成功实现资金存管。此外,仍存在平台接触到客户账户资金的可能。

但在另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相比资金存管,更大的门槛是业务模型的核查,“仍有平台在做一些资金归集的理财产品,这显然不合规”。

在时代周报记者采访到的业内人士中,多数表示,行业经过一年多的严监管洗礼,早已达成拥抱监管的共识。至于整改延期将带来何种具体影响,多数人表示,延期会加速行业净化,“马太效应”也会更加明显。

“通过消除不规范动作形成良性竞争,互金行业蛋糕才可能进一步做大。”高宏利表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