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网络小贷推最严新规 获客来源成关键
2017-01-09作者:汪青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2016年12月30日,上海市金融办下发《上海市小额贷款公司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专项监管指引(试行)》(以下简称《指引》),这是上海市首份互联网小贷业务指引,于2017年1月1日正式实施。

纵观《指引》内容,最亮眼之处在于对单一借款人贷款限额的严格要求,与2016年颁布的网贷暂行管理办法相同。在业内人士看来,网络小贷新规主要集中在小额和分散上,对于想借助网络小贷化解大标的平台而言,显然道路被堵。

“由于新规较严,对于同属于上海地区的小贷客户,通过网络渠道和不通过网络渠道进行借款,其额度限制完全不一样,监管方如何判定获客来源的渠道也有待完善。”

设置限额

所谓网络小额贷款,主要由小额贷款公司作为贷款人,利用互联网向小微企业或个人提供的短期、小额信用贷款,使贷款申请、贷中审核、贷款发放网络化。

相较于P2P网贷,网络小贷的市场是乎更加广阔。主要体现在两点:其一,P2P网贷受限于信息中介身份,收入仅为服务费、管理费等,盈利空间有限;其二,在符合合规性的条框之下,网贷平台的运营成本不断走高。而小贷则是信用中介,利用自有资金进行放贷,赚取的利润较高。

在风口逐渐向网络小贷转移之际,有观点认为,在未来P2P网贷很有可能被网络小贷所取代,毕竟资本具有逐利性。

实际上,网络小贷仅是借贷平台,资金是单向流通、有限;P2P网贷则是借贷信息平台,资金是多向流通的、无限的。尽管目前两者在业务上有部分的重合,不过两者本质不同,其应对的市场需求也不同。

此前网络小贷也被认为是P2P网贷大额标市场的重要补充,受到市场的热烈追捧。据盈灿咨询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共有8家P2P网贷平台或其关联企业获网络小贷牌照。面对上海网络小贷限额新规,曾经试图通过网络小贷消化大额标的的平台似乎必须道路被堵。

实际上,对于成立网络小贷公司一直有所要求。即不仅应当遵守现有小额贷款公司监管规定,还应当遵守公司注册地政府或金融局关于互联网小贷的规范性文件或政策规定。

根据《指引》内容显示,要求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借款人为自然人,上限原则上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借款人为法人或其他组织,上限原则上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

此规定与2016年出台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中,对同一自然人及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P2P网贷平台的限额规定相一致。

对此,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谭鸿认为,不难发现上海网络小贷新政几乎是当之无愧的最严政策,不再与资本净额挂钩,而是直接设定上限,可谓是对“小额、分散”原则的严格落实。

资深业内人士张朝阳认为,在去年颁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也明确指出网络借贷包括个体网络借贷(即P2P网络借贷)和网络小额贷款。“既然二者同属网贷平台,均秉承‘小额、分散’原则,相信《指引》中制定贷款限额上限应该是参考了P2P网贷监管办法。”

面对网络小贷限额新规,曾经试图通过互联网小贷消化小额标的的平台似乎道路被堵。据盈灿咨询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共有8家P2P网贷平台或其关联企业获网络小贷牌照。

除了限额外,对网络小贷申请发起方在行业内的排名也提出较高要求。《指引》明确指出,主要发起人应为稳健经营且主要经营指标在国内排名靠前的互联网企业,或有互联网平台资源支撑的全国性大中型企业(集团)。主要发起人应在中国境内具有长期从事互联网相关业务的经验。

在出台网络小贷专门监管规定的省市中,除了重庆以外,广州、江苏、江西,也都特别要求网络小贷公司主要发起人在互联网业务方面的经验。

上海新规还要求开展互联网小额贷款贷款业务的公司高管必须专职,限制高管兼职行为。《指引》规定,总经理以及有关产品、风控、运营部门等关键管理岗位的负责人,不得同时在小额贷款公司主要发起人企业(集团)兼职,必须专职、专责、到岗,并在本市办公。

谭鸿认为,这条规定应当引起旨在通过获取网络小贷牌照实现集团化的互联网金融企业高度注意,以免违背监管要求。

放贷资金实施专户管理

同时,《指引》对注册资金的要求也有所提高,新设小额贷款公司原则上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2亿元(主要为众创空间内小微企业提供信贷服务的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可适当降低至人民币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注册资金都必须全额实缴,放在金融办的专门账户中。根据《指引》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来源必须真实合法,全部为实收货币资本,一次足额缴纳,不得以借贷资金和他人委托资金入股。

此外,《指引》对开展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放贷资金(含自有资金及外部融资资金)实施专户管理。互联网小贷公司所有资金来源必须进入放贷专户方可放贷。放贷专户应尽量集中,所有放贷账户应向区(县)主管部门报备,并应于每季度首月的10日内,想注册地所在区(县)主管部门和市金融办上报开户银行出具的本公司放贷专户上季度资金流水明细。

万惠集团副总裁、PPmoney理财CEO胡新认为,网络小贷的新规基本上都将焦点放在小额、分散上,对大额资产的平台影响较大。不过,胡新认为“穷则思变、变则通、通则达”,大额资产的平台也应当积极转型。

对于上海此次推出的网络小贷新规,杭州互联网金融企业盈盈理财联合创始人,杭州市互联网金融协会执行会长熊伟对记者表示,全国普遍的借款上限标准大部分为单户不超过小贷资本净额的5%,相比之下,上海的“新规”有点严苛,从实际操作上来说,对于同属于上海地区的小贷客户,通过网络渠道和不通过网络渠道进行借款,其额度限制完全不一样,监管方如何判定获客的来源渠道也有待完善。

“重庆应该是目前国内在网络小贷开放较早,且数量最多的地方,以阿里小贷为首,近几年,海尔、神州数码、苏宁、乐视、京东、百度等互联网小贷公司也相继落户重庆。2016年开始,江苏省、广东省等地也都开放网络小贷的申请试点,这说明各地对于网络小贷在态度均有着地区差异。因此上海的‘新规’限额,也许就是其它地区的机会。”熊伟对记者表示。

据盈灿咨询统计,截至2016年12月26日,全国网络小贷分布在10省市,共设立78家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其中广东地区最多,有28家,主要集中在广州;其次是重庆,有17家;江苏位列第三,有11家网络小贷公司;浙江和江西并列第四,均有5家。可以看出目前网络小贷仍处于试点阶段,数量较少,地域集中,广州和重庆地区网络小贷最为活跃,与当地开展网络小贷的鼓励政策和优惠政策有较大关系。

在上海新规落地后,对其他地区政策影响几何呢?

胡新认为,《互联网小贷监管指引》目前只是针对上海地域性的,对其他的城市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不排除其他城市会推出本土化政策。

盈盈理财平台事业部副总经理叶鹏飞表示,上海的新规其实明确了网络小贷公司是金融机构的补充机构,以及立足小额分散的整体监管方向和监管思路。存在区域性的特点。尽管杭州离上海不远,但整体的互联网氛围和政府部门对于互联网的认知从过去历史来看,两地还是有很大的差异。

实际上,目前不少平台都是异地拿网络小贷牌照,比如盈盈理财和爱财集团合资成立的抚州盈盈易贷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便是在江西抚州拿的网络小贷牌照。由于网络小贷本身从事的是互联网的放贷业务,所以对于公司在哪里注册或者拿牌照并不重要,主要还是根据当地的政策或金融办的规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比特币期货首秀异常火爆:已熔断两次 最大涨幅近25%

北京时间12月11日早间,比特币期货正式在芝加哥期权交易所 (Cboe) 上线交易。将于明年1月交割的比特币期货合约开盘报15000..[详情]

疯狂的比特币:年初8000元 年底轻松突破10万+

曾经有“一堆”比特币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