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人文>正文
经济学模型:荣耀还是多此一举
2017-08-12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很多年之后,我依然记得我初读到经济学家罗德里克的那种欣喜,尤其他将经济学与现实世界的种种碰撞,言简意赅地表示为“一种经济学,多种药方”的到位判断。

从自身而言,罗德里克站在那种调和异端与主流,主流稍微偏向边缘一点的位置,这使得他可以刚刚好在主流学界登堂入室,纵论短长,不会类似房间中的大象那样格格不入。他的博客在圈内也颇有名气,名字倒也直白有趣,就是关于经济发展与全球化的非传统思考(Unconventional thoughts on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globalization)。

如果不是一些轻微的口音,再加上名字拼写稍有不同,基本判断不出罗德里克的背景。罗德里克出生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他的太太也是经济学家,一位土耳其将军之女。这一背景使得他更关注转型国家与现实世界,作品有很强的可读性,既可以在经济学家行内得到认可,也可以在圈子之外拥有粉丝。多数情况下,他的公共发言聚焦于经济领域,其经济学与全球化的著作如《全球化的悖论》获得圈内圈外不少好评,他的新著《经济学规则》也是试图调和学科内外关系。

的确,罗德里克的位置,既有足够学科权威,又能够退后一步从更大视野审视经济学。正如罗德里克所言,自己一方面总被哈佛的同事打趣“你们的(经济学)革命怎么了”,另一方面也无法被那些认为经济学背叛现实世界的同事所说服。这恰反映了哈佛调停左右的自由与深度,是罗德里克赖以生存的宽容学术环境。

经济是否在滥用模型,这是其他社会科学既批判又羡慕的一点。罗德里克试图赋予经济学研究方法尤其模型正当性。罗德里克将“模型”定义为经济学家用于理解世界的、通常数学化的抽象分析框架,具备简单性、实用性和真实性。他认为,正是模型使经济学成为一门科学,虽然不是物理等自然科学意义上的科学,但仍旧是科学。

罗德里克强调经济学必须用模型的理由,最值得注意的有两点。首先是关于数学,他认为经济学家运用数学不是为了把事情弄得曲折复杂,而是出于清晰与连贯的考虑,“一旦一个模型以数学形式表达出来,对于任何能看懂它的人来说,其含义或用途就是明晰的。清晰性具有很大的价值,但往往被人忽视。”

没有数学不行,但是有了数学也不等于能理解经济学。罗德里克认为,理解经济学首先需要“智慧”,即要么有能力对老话题展示新见解,要么针对实质性问题设计新的经验分析。其次,经济学界已经过了对于学术过度强调典范的时刻,他认为顶级期刊对实证导向或与政策相关的模型的重视,已远远超过数学化的纯理论分析。

除了数学,经济学模型简化的必要性也被反复提及。罗德里克强调经济学模型正是因为简单才有用,甚至通过简化我们才能理解世界,“各种各样的简单模型是必不可少的。模型从来都不等于真实,但蕴含了真实性”。他甚至列举阿根廷小说家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一贯带有寓言色彩的故事来说明自己立场:古代有制图师为了追求精确,将地图变得越来越准确,也越来越大,一个省的地图逐渐变得像城市那么大,而帝国的地图变得和省一样大,最后制图师公会就画了一幅1∶1的帝国地图。但是这一地图明显对于实际导航没有用,这个硕大的地图也被扔到沙漠中,风化消失。

然而,任何事都是双刃剑,经济学自认科学往往引来不同声音,即使凯恩斯本人,也曾经说过:“如果经济学家能成功地让世人把他们看作谦逊、称职的人,就像牙医一样,那将是极好的!”经济学并不是物理学家,罗德里克认可模型是经济学的力量所在,另一方面也强调模型也是经济学的“阿喀琉斯之踵”,即模型使用局限性。这也是由于人类社会的灵活性决定了经济学模型必须是多样化的,“不同的社会条件需要不同的模型。经济学家永远不可能发现普适的通用模型”,面对真实世界的复杂多样性,经济学家需要相当谦恭,要承认能掌握的东西有限。

罗德里克对于模型的辩护,也谈到了对模型假设的看法,尤其是经济学模型假设不符合现实的原因。罗德里克借助了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著名回复,弗里德曼认为理论研究必然需要不符合现实的假设,假设是否符合现实完全无关紧要,理论能否做出正确的预测才是重要的。

无独有偶,这种观点在经济学家中普遍存在,正如阿罗的一般均衡理论的假设也有不少争议。钱颖一在悼念阿罗的文章中,曾经回忆起阿罗的回应,“一般均衡理论有五组假设,而每一组假设从五种不同的角度看都是错误的。但它是经济学中最有用的理论之一。”

问题在于,就算假设是否现实不重要,但是理论如果无用,即无法准确预测现实,捍卫假设不必真实的意义又有多少呢?预测现实方面,至少宏观经济学难称交出了合格答卷。因此,理论的有效性,始终是经济学需要面对的课题。罗德里克认为“正确”的经济模型是能提炼出关键的关系,让我们在所有因素中找到真正的原因。但是正确的结论,比起正确的模型,或许并没有容易接近。

作者近期出版《白银帝国》《印钞者》,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

作者为青年经济学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经济学模型:荣耀还是多此一举

很多年之后,我依然记得我初读到经济学家罗德里克的那种欣喜,尤其他将经济学与现实世界的种种碰撞,言简意赅地表示为“一种经..[详情]

生活环境的改变能增进农村家庭的福利水平

一般都说城里人爱干净,当然并非本质上爱干净,而是在钢筋水泥织成的城市外壳上,垃圾都无处下脚,要是随处乱扔,自然分解的速..[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