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人文>正文
宝廷:政治与风月
2017-05-13作者:羽戈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小椴名作《杯雪》,以“宗室双歧名士草,江船九姓美人麻”两句诗咏江湖人物,前句指赵无量、赵无极兄弟,并称“宗室双歧”;后句指刘、陈、萧、李、石、柴、王、谢、钱九家,并称“江船九姓”。二者俱为帝胄,不幸落魄江湖,王霸雄图,血海深恨,最终归于尘土。其中萧如的命运,最是令人扼腕。不过萧如其人,如何能与“美人麻”搭上关系呢?这也不能怪小椴疏漏。因为这两句诗,并非他的原创,而是另有出处,原作“宗室八旗名士草,江山九姓美人麻”,诗中名士美人,正关乎中国近代史上的一段政治与风月。

原诗是一首七律:“昔年浙水载空花,又见闽娘上使槎;宗室八旗名士草,江山九姓美人麻。曾因义女弹乌柏,惯逐京倡吃白茶;为报朝廷除属籍,侍郎今已婿渔家。”作者李慈铭,嘲讽的是他的同代人爱新觉罗·宝廷。

从宝廷的名字,可知出身。按《清史稿》,他是郑献亲王济尔哈朗八世孙,隶满洲镶蓝旗,同治七年进士,官至内阁学士、礼部右侍郎。虽然只活了五十岁,一生却跌宕起伏,纵横于清流、风月与诗歌之间,遗留了许多谈资。

晚清的清流,分作前清流与后清流。前者崛起于光绪初年,以李鸿藻为大帅,张佩纶、张之洞、陈宝琛、宝廷、黄体芳、邓承修、吴大澂等为大将。因清流与青牛同音,故而李鸿藻被称作牛头,张佩纶、张之洞为牛角,王懿荣为牛肚,陈宝琛为牛尾,宝廷则成了牛鞭,后面还有牛皮、牛毛等,淮军名将张树声之子张华奎,被李慈铭讥为“牛毛上之跳蚤”。

当时还有一个说法,叫“翰林四谏”,版本甚多。不过无论哪个版本,都少不了张佩纶和宝廷。同为谏臣,宝廷的风格与张佩纶大不相同。《清史稿》中,二人同传,“佩纶尤以纠弹大臣著一时。如侍郎贺寿慈,尚书万青藜、董恂,皆被劾去”,这份名单,还可补上崇厚、王文韶等大佬;宝廷弹劾了多少大臣呢,《清史稿》一字不提,李慈铭诗“曾因义女弹乌柏”,指“宝廷尝以故工部尚书贺寿慈,认市侩李春山妻为义女,及贺复起为副宪,因附会张佩纶、黄体芳等上疏,劾贺去官”,所述一目了然,宝廷弹劾贺寿慈,还是跟风于张佩纶、黄体芳。大体而言,宝廷的谏诤,更多在于论事,如“条上救荒四事,曰:察釐税,开粮捐,购洋米,增粜局”等。论事不论人,正如对事不对人,乃是议政的正道。

明确了这一点,则有助于我们诠释“江山九姓美人麻”。关于本事,且钞李慈铭《越缦堂日记》(光绪八年十二月三十日):

宝廷素喜狎游,为纤俗诗词,以江湖才子自命,都中坊巷,日有踪迹,且屡娶狭邪,别蓄居之,故贫居,至绝炊。癸酉典浙试归,买一船妓,吴人所谓花蒲鞋头船娘也。入都时,别自水程至潞河,及宝廷由京城以车亲迎之,则船人俱杳然矣,时传以为笑。今由钱塘江入闽,与江山船妓狎,遂娶之,鉴于前失,同行而北,道路指目。至袁浦,有县令诘其伪,致留质之,宝廷大惧,且恐疆吏发其事,遂道中上疏,以条陈福建船政为名,且举荐落解闽士二人,谓其通算学,请转召试,而附片自陈,言钱塘江有九姓渔船,始自明代,典闽试归,至衢州,坐江山船,舟人有女,年已十八,奴才已故兄弟五人,皆无嗣,奴才仅有二子,不敷分继,遂买为妾,明目张胆,自供娶妓,不学之弊,一至于此!闻其人面麻,年已二十六七。

李慈铭秉性狷介,尤好骂人。他谈宝廷的口气,在其日记当中,可谓常态。从政治派系上讲,他属南派,前清流的主干如李鸿藻、张佩纶、张之洞等都是北方人,基于当时的南北之争,他则视清流党人如怨敌。如其日记所云:“近日北人两张一李,内外唱和,张则挟李以为重,李则饵张以为用,窥探朝旨,广结党援,八关后裔,捷径骤进,不学无术,丧心病狂,恨不得居言路以白简痛治鼠辈。”(《越缦堂日记》光绪八年五月初八日)“南皮、丰润两竖,以朋党要结,报复恩怨。”(《越缦堂日记》光绪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南皮即张之洞,丰润即张佩纶,是为两张,一李即李鸿藻。在李慈铭眼里,这些人都是鼠辈、竖子,宝廷作为他们的同党,丑闻缠身,自然为他喜闻乐见,日记痛骂,不足解恨,特地赋诗一首,大加嘲讽,这才有了“宗室八旗名士草,江山九姓美人麻”的佳句。

剔除那些丑诋之语,李慈铭所记,大体接近事实。反而是一些同情宝廷的文字,未免失真。最流行的说法,称宝廷先知先觉,预感清流党行将败亡,于是借纳江山船妓之举,自己弹劾自己,挂冠而去,潇洒之极。试看三衢柔冰《钱江画舫录》所记:

宝竹坡侍郎纳船妓珠儿事,谈者言人人殊。其实宝以国事日变,清议不容,盖借风流罪过以冀免祸也。初,宝与陈弢庵、张孝达诸公均以直声震海内,亲贵侧目,屡思中伤。督学闽中时,又闻张丰润马江之变,自闽返浙,归途抑郁。适珠儿善于侍应,酒香歌韵,为伴寂寥。乃以三千金付驾家娘,偕之北上,专疏自劾,放浪江湖。信陵君近妇醇,即师此意。小说家好为妆点,殊多失实。

这段记载有鼻子有眼,连江山船妓的名字都记录在案,对一般读者,也许极具蛊惑性。然而,“小说家好为妆点,殊多失实”一语,正适用于作者自己。中法马江之战发生于光绪十年(1884),宝廷出典福建乡试在光绪七年(1881),纳江山船妓在光绪八年(1882),所以绝无可能“督学闽中时,又闻张丰润马江之变”。何况,1881~1882年间,清流党的事业正如日中天,不管宝廷怎么有先见之明,只怕都不会选择在此时急流勇退。

“江山九姓美人麻”的故事逻辑其实十分明了。宝廷两次纳船妓,纯粹是名士风流的性情使然——清流党人,论才气数张佩纶,论事功数张之洞,论风骨数陈宝琛,论名士风度,则数宝廷。他爱美人,却也不愿因此丢了乌纱帽,所以第一次买妓,与船家约定分道北上,结果他到了北京,船家却变了卦,人船俱杳;吃一堑长一智,第二次他选择与船妓同行,不料在浙江海宁撞上了地方官,事情闹大,无以遮掩,与其等人参劾,不仅丢官,还丢面子,不如自劾,落得光明磊落,而且这也符合他一向论事不论人的原则,哪怕这个人是他自己。

宝廷此举,被一些人视作自污,除了为尊者讳,还有一种可能,即以政治强加于风月。这实在是国人的一大坏习惯。有些时候,风月与政治本不相干,或者关系不大,偏偏有人不解风情,以政治想象曲解风月,以政治斗争绑架才子佳人,不但摧毁了风月的美感,还使其沦为政治的附庸与工具。说到底,风月之于政治,偶尔可以助兴,政治之于风月,往往都在败兴。

据龙顾山人《十朝诗乘》,宝廷自劾折一入,宝鋆——他是南派领袖沈桂芬的后援——先读,笑道:“佳文佳文,名下不虚哉。”李鸿藻后读,无奈道:“究竟是血性男子,不欺君父,然亦无由曲庇。”当李鸿藻都无法为他辩护,丢官罢职,则成定局。从此,宝廷隐居西山,以诗人终老——大清王朝的满族文人,词苑霸主,我们都知道是纳兰性德,诗坛魁首,正是宝廷。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经济学模型:荣耀还是多此一举

很多年之后,我依然记得我初读到经济学家罗德里克的那种欣喜,尤其他将经济学与现实世界的种种碰撞,言简意赅地表示为“一种经..[详情]

生活环境的改变能增进农村家庭的福利水平

一般都说城里人爱干净,当然并非本质上爱干净,而是在钢筋水泥织成的城市外壳上,垃圾都无处下脚,要是随处乱扔,自然分解的速..[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