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人文>正文
俄乡纪程:体育大国也有难言之隐
2016-08-22作者:列别杰夫.瓦西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离里约奥运会开幕不到半个月了,传统金牌大户俄罗斯代表团能不能准时出现在这座以浪漫热情著称的大西洋海滨城市,却突然成了大问题。因为遭到“由国家主导有组织地使用兴奋剂”的严厉指责,所有俄罗斯运动员是否应该禁止参加本届奥运会,成了国际奥委会不得不紧急开会讨论的棘手议题。

   对此,身为超级体育迷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反应强烈,他说:“如今这种政治干涉体育的情况有复发的危险,奥林匹克运动再次处于分裂的边缘。”
   新“上帝之手”?
   毋庸讳言,对俄罗斯这样一个既是政治大国,又是体育大国的国度来说,不管是在别人眼里,还是在本国国民心目中,要将政治和体育截然分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过去多年的历史,早已一再证明这一点。
   远的不说,就拿刚刚在法国举行的欧洲杯足球赛举例吧。6月11日,在俄罗斯与英格兰两队的小组比赛后,一群狂热的俄罗斯球迷冲入英格兰队球迷聚集区,开始殴打他们,结果双方大打出手,造成30多人受伤,一位英国球迷不幸身亡。事后,俄罗斯队差点因此被取消继续参加欧洲杯的资格,俄罗斯足球协会也遭欧足联罚款15万欧元,法国政府则将参与闹事的许多俄罗斯足球流氓驱逐出境,或者把他们投入监狱。幸而俄罗斯队小组赛后即打道回府,法国警方及欧足联负责安保的官员们,才松了一口气。
   有英国政府高官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毫不客气地表示:“这次暴动是普京开展的混合战争中的一环。”《卫报》报道中还称,英国政府方面怀疑,法国欧洲杯上发生的球迷骚乱,是克里姆林宫一手制造的,他们要调查这些足球流氓是否与普京政权有关。
   而那时候正好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新闻发布会的普京,对就此提问的记者答复道:俄英两国足球流氓造成的暴动“真是岂有此理”!他强调,每个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但从不服软的普京又接着补充说:“真不知道200个俄罗斯球迷是怎么殴打1000个英格兰人的?”
   当然,欧洲杯捣乱上的俄罗斯足球流氓是“普京派遣的”这类指控,看起来更像毫无根据的“阴谋论”。在足球运动最为发达的欧洲,足球流氓并非某一个或几个国家独有,而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他们屡禁不止的原因也很复杂。但俄罗斯以及前苏联盛产足球流氓,却是不争的事实。
   流氓爱“自由”
   20世纪70年代初期,苏联各个城市的球迷开始成群结队地到其他城市,观看自己支持的球队的客场比赛。最早集体远赴客场看球的,当数有名的莫斯科斯巴达克队的球迷,不久,基辅迪纳摩队和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的泽尼特队的球迷,也加入了这个行列。70年代后期,苏联国内的足球流氓渐成气候,引起官方关注,经克格勃调查后,判定这些足球流氓运动具有“反苏维埃性”。参与运动的人一经发现,会被单位解雇,在校大学生则勒令退学。
   进入80年代,新任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苏联着手进行改革开放,政治自由化空气逐渐弥漫,国内的足球流氓们也享受到了更多的“自由”。随着冷战的“铁幕”逐渐打破,苏联球迷接触到了更为发达的英国足球文化,苏联国内足球队也拥有了各自的队歌、队标等,那都是受英国足球俱乐部的影响。与此同时,臭名昭著的英国足球流氓文化,也来到了俄罗斯。1987年,苏联国内的足球流氓运动到了一个高潮,在基辅进行的一场莫斯科斯巴达克队客场对阵基辅迪纳摩队的比赛中,450个自莫斯科远道而来的足球流氓,与主队球迷在基辅市中心爆发了大规模的冲突。到了1990年,即苏联解体前一年,他们的足球流氓初次“出征”国外,那次一共出动约150人的队伍,在布拉格(当时还是捷克斯洛伐克的首都)引发不少的骚乱。
   苏联解体后,可能是受到“休克疗法”对社会经济造成的巨大冲击的影响,俄罗斯的足球流氓运动暂时衰落。但到了1994年,在莫斯科的两大豪门中央陆军队对阵斯巴达克队的比赛中,俄罗斯足球流氓向世人宣告,他们“满血复活”了。那场比赛期间引发的骚乱,主角并不是普通的球迷,而是为了专门策动暴动而建立的若干“小组”,其成员多为俄罗斯民族主义者及臭名昭著、极端仇外的俄罗斯光头党。
   当时,这些“小组”为了展示对英国足球流氓文化的继承性,各自都起了英文名字。如中央陆军队的暴动小组名为“Red-Blue Warriors”(意为“红蓝战士”,该队球衣主色调为红蓝色),而支持斯巴达克的暴动小组则选了“Flint’s Crew”的名称(意为火石帮)。虽然这些暴动小组往往只是短暂存在,可一旦某个小组解散,其成员会很快组织另外一个小组,继续进行暴动。
   谁在乎足球
   1997年,为了击败恶名在外的圣彼得堡足球流氓暴动小组“涅瓦河前线”,莫斯科的暴动小组决定联合起来。在莫斯科举行的斯巴达克队主场对圣彼得堡泽尼特队的比赛前,大约500个“涅瓦河前线”小组成员从一个叫“晓尔科沃”的地铁站下车,走向迪纳摩球场途中,突然遭到严阵以待的200多个莫斯科足球流氓的袭击,一时间双方打得地动山摇。为了驱散闹事者,莫斯科的警察动用了真枪实弹。俄罗斯的报纸将此次冲突命名为“晓尔科沃大战”。正是在这场“大战”之后,莫斯科市政府和警察部门决定加强赛场内外的保安措施。如今在俄罗斯,每一场足球比赛都要动用精锐的联邦警察突击队人员维持秩序。
   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俄罗斯的足球流氓显然不会就此退缩。1998年,多位莫斯科足球流氓暴动小组领导人发布联合声明,决定“打碎共同的敌人”。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举行的2000年欧洲杯预选赛俄罗斯队对阵乌克兰的比赛时,大约2000多名俄罗斯足球流氓,在基辅的奥林匹克国家综合体育场外,与乌克兰球迷进行了一场大战。后来,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俄罗斯足球流氓故伎重演,引来西方媒体纷纷报道。 2002年6月9日,日韩世界杯上俄罗斯负于日本队之后,莫斯科市中心惨遭足球流氓们的劫掠。
   不过,我想向中国读者强调一点,如今的俄罗斯足球流氓并非该国球迷的主流,而俄罗斯足球流氓运动,与足球本身其实关系不大了。原因何在呢?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的意识形态日益多元化,主流人群的意识形态,如共产主义信徒与西方式自由民主主义信徒,都有自己的杜马(联邦下议院)党团,分别是共产党和统一俄罗斯党。因为无法跻身议会,一些非主流的政治运动,如无政府主义和君主主义等, 难以在较高层面上宣传自己的思想理念,只有走向越来越极端化。
   上面我提到过,大部分当代俄罗斯足球流氓信奉的是较为激进的民族主义,在他们眼里,连经常发表支持君主主义和民族主义言论的日里诺夫斯基(俄罗斯自由民主党创始人、俄国家杜马副主席)都变成“普京的人”了。在俄罗斯国内的足球场观众席上,可以经常看到有人挥舞黑黄白三色旗,那是原来的罗曼诺夫皇朝(1613年—1917年)旗,苏联解体后,变为俄罗斯君主主义者的旗号了。这些人中有多少人是真心冲着比赛来的,只有天晓得。
   话说回来,眼下距离2018年俄罗斯主办世界杯足球赛,只有区区两年时间。除了应对日益严峻的恐怖主义威胁外,面对“政治与体育”纠缠不清的国内足球流氓问题,俄罗斯政府恐怕还要多操心。纵然强硬如普京,也得再头疼好一阵子呢。
   作者为俄罗斯青年学人,曾就读圣彼得堡大学,后留学韩国和中国,现在韩国高丽大学历史系学习及从事研究,主要学术兴趣为东北亚地区文化与历史。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经济学模型:荣耀还是多此一举

很多年之后,我依然记得我初读到经济学家罗德里克的那种欣喜,尤其他将经济学与现实世界的种种碰撞,言简意赅地表示为“一种经..[详情]

生活环境的改变能增进农村家庭的福利水平

一般都说城里人爱干净,当然并非本质上爱干净,而是在钢筋水泥织成的城市外壳上,垃圾都无处下脚,要是随处乱扔,自然分解的速..[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