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的褪色
2017-08-12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三个月,支持率大幅度下跌,只有1995年当选的希拉克的成绩比马克龙还差。这位年仅39岁的总统上任之后一直有存在感,最近一些天他在推动政治改革,让自己的夫人能够得到法国第一夫人的名号,虽然不拿薪水,但是需要有明确的政治职务以及预算,这也算是政治透明的重大举措。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设想遭到了法国民众的抵制,网上已经有20万人联名反对。爱丽舍宫已经放出消息说,不会再推动这一改革,同时否认改变想法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公众的反对,而是总统团队的反思。

马克龙的夫人布丽吉特也是他的中学老师,马克龙对爱妻一直非常崇拜,竞选过程中就许诺要创设第一夫人办公室,让第一夫人这一角色更加公开透明。毕竟马克龙认为是布丽吉特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投桃报李,给第一夫人更加有尊严的名号和待遇也是情之所至。问题的关键在于,布丽吉特现在已经配备了秘书、助理和保安,每年的支出也是几十万欧元。虽然没有明确的规定,但是此前的第一夫人也是有经费支撑的,马克龙的改革从根本来说,也不是离经叛道。

第一夫人到底是政治性的称呼还是公共性的呢?答案不言而喻,如果是政治性的职位的话,显然是违反公职伦理法的,雇佣自己的亲属或者配偶,国家岂不是变成了夫妻店?大选期间中右翼的菲永本来竞争力还是比较强的,但是因为雇佣自己的家人,给自己的老婆孩子开工资,结果民意支持率一落千丈,直接出局。由此可见,浪漫的法国人, 公和私还是分得很清楚的,法国人能够接受离婚再婚的总统,也能接受一个不结婚却时常出去偷腥的总统,当然也能接受一个娶老师为妻的总统,但是却不能接受总统把第一夫人变成公职。有执政党议员出来为总统辩护说,布丽吉特每天收到200封信,做了这么多工作却不领薪水。不需要修改宪法,也不需要特别的资金,只要做出适度改革就可以让第一夫人更加公开透明。然而,马克龙给妻子的承诺不可避免地涉及到法律,适可而止,应该是最好的选择。现在已经有人联想到路易十六的妻子玛丽·安托瓦内特,换句话说,马克龙的第一夫人多少会带来干涉政治的风险。

马克龙的让步也是最近改革不顺的有力证据,而且这次挫折对马克龙的个人政治声誉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这位被认为是最适合当下法国的政治领导人正在褪色,虽然还有半数以上的人对马克龙比较满意,要比美国总统特朗普好得多。值得关注的是,马克龙凭借在大选过程中的出色表现而积累起来的民望正在被一次又一次不顺利的改革所消耗,马克龙正在褪色,这也是选举政治家的必然宿命。魅力型的政治人物可以与选民形成比较好的互动,但是要进行真正的改革就必然会得罪很多人,很多利益集团,曾经的和谐与默契也就不复存在。法国面临的问题比设立第一夫人办公室要难得多,马克龙本人是有从事经济工作的经历的,但是任何经济改革都意味着资源的重新分配。

法国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经济不景气,法国的经济实力越来越不能支撑法国的政治抱负。从欧洲债务危机以来,法国的整体政治地位是在下降的,萨科齐、奥朗德都没有扭转这一趋势,尤其是奥朗德总统自知无力治理这个国家而没有谋求连任。法国经济的活力,尤其是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和流动性都是绊脚石,但是劳动力市场的改革意味着在劳动者和资本之间的权利与义务进行划定。问题在于劳动者手中有选票,进行这样的改革就意味着基本跟选票对抗。法国的失业率高于欧盟平均水平,更不用说德国了,就业率上不来,也就意味着治理能力比较低下。

法国的财税状况也不是很乐观,需要减少开支和赤字,欧元区都划定了赤字率不能高于3%,法国作为欧元区老大哥,也不能带头违反。减支意味着财政资源重新分配,而财政支出多是刚性支出。军费?因为减少军费的事情,马克龙和武装部队总参谋长皮埃尔·德·维利耶吵翻了,后者选择了辞职。马克龙后来身着军装去到军队视察,其实也是稳定军心。他已经做出承诺要削减财政开支,只能硬着头皮往前推。

福利国家的开支很难动,住房补贴每月减少5欧元,上百万人受到影响,其中还有不少人是在贫困线之下。削减福利会引起众怒,马克龙在汹涌民意面前也成了变色龙,削减福利的措施延期实施,同时认为有些政策只不过是上届政府已经定下来的,结果遭到社会党议员的强烈批评。法国经济基础犹在,但是如何激发制度的活力,需要改革的魄力。

马克龙并非政治素人,而是担任过经济部长,也曾是大公司的高管,他有可能成为振兴法国经济的总统。问题在于,任何结构性改革都是需要付出巨大政治成本。马克龙有强势总统的范儿,已经有媒体称他为“法老”,但是改革还是需要同伴,尤其是内政改革更需要内阁,尤其是总理。法国本身是半总统制,总统负责外交和国防。在外交领域,马克龙做得还是非常不错的,他上任三个月,不断刷了存在感,美国、俄罗斯领导人都访问了法国,在大国关系不断变动的时刻,马克龙成为居间斡旋之人。而马克龙斡旋利比亚冲突,也取得了值得点赞的成绩,冲突双方决定停火,也是给了马克龙相当的面子。

外交工作的灵活性,帮助马克龙加分不少,但是法国的地位终归是靠自身的实力,尤其是经济的发展。通过开放可能会倒逼改革,也许未来马克龙需要将外交的成绩转化为国内改革的动力和筹码。已经褪色的马克龙回到了法国总统的常态,总统个人的魅力要与法国总统的位子相匹配,否则双方都会不知所措。改革需要智慧,但是不需要变色龙。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马克龙的褪色

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三个月,支持率大幅度下跌,只有1995年当选的希拉克的成绩比马克龙还差。这位年仅39岁的总统上任之后一直有..[详情]

1920年:“新商人派”的登场

1920年1月,32岁的刘鸿生开办了华商苏州鸿生火柴公司,这位靠经销煤炭起家的买办在掘得第一桶金之后,开始走上独立办企业的道路。[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