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所悬命
2017-05-10作者:俞天任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就像水桶的容量取决于长度最短的那块桶板一样,一个国家制造业水平的高低实际上是由中小企业的水平决定的。而中小企业的水平实际上取决于在中小企业中就业的员工的水平。
  如何提高中小企业员工的水平?当然是通过教育和训练,但这些教育和训练都需要时间,实际上提高中小企业员工水平是一个如何稳定这些员工的问题。制造业的人员需要长时间的培养和训练,这里说的“长时间”并不简单指工作经验,而更加侧重在同一个工作环境下,甚至同一个工作岗位上的经验,也就是俗话说的“熟能生巧”的意思。制造业企业水平的高低,首先被反映出来的数字就是该企业员工流动率的高低,一个人员经常在流动的企业不可能有高超的制造技术。
  中国企业的员工流动性很高,特别是中小企业员工,经常能看到常年在招工面试的企业。这几年虽然有所降低,但还是保持在一个相当高的水平上。应该说中国人本来也不是一个喜欢迁居的民族,这种流动在相当程度上并不是主动的流动,而是一种被动的漂流。
  中国中小企业的劳动力大部分来自农村出来打工的农民工,这一点其实和战前以及战后一段时期的日本非常相像。在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初期的日本,农村年轻人进城就业,经常会有一个初中毕业班到一个企业“集团就职”,铁道部门甚至在就职季节增开农村到城市的“就职列车”,和现在中国每年春节以后浩浩荡荡离乡进城的农民工大潮也很相似。但有一个地方不同,当年的日本中学毕业生们在进城就职时一般就准备好了这辈子就在这个企业服务,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了。而中国的农民工则没有这种精神准备,一般都是先找个能挣钱的地方再说,过几年还是要回家的。因为在中国的户口制度下,农村户口的农民工无法在城市居住,城市的住房、教育、下岗津贴等都是仅仅向拥有城市户口的人们提供的,所以农民工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清晰的走向城市的目的,更不要说具体的城市和企业了,这种从一开始就具备了的不明确性和被动性,决定了中国制造业中小企业劳动力的高度流动性。
  而日本企业的员工流动率非常低,常常有人喜欢解释为日本人民族性的一部分。确实日本人比较保守一些,日语中形容努力的字是“一生悬命”—— 一辈子拼命干,其实这个字来自“一所悬命”—— 一辈子在一个地方,日本人确实不像美国人那样是一个喜欢移动的民族。
  但流动性相对小并非不流动,实际上日本人在进入上世纪以后流动性很大,为了减轻国内的人口压力,日本人曾经大规模向南美洲移民,像秘鲁就有过日侨总统藤森谦也。要知道藤森是手握实权的总统,在华裔中阿瑟虽然也做过圭亚那总统,但圭亚那总统只是个荣誉职务,并无实权。而“9·18”事变以后中国东北到处晃悠的日本开拓团也说明了日本人并不一定是完全不流动的。
  就在战后的一段时间,日本人也并不是像现在这样本分。那时日本刚开始走出战败的废墟,整个社会都很不安定,大量的公司不断出现也不断倒闭,更换工作是很频繁发生的事情,而企业也很自然地去挖所需要的人,特别是中小企业。但是老板们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种方式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跳槽和挖人的问题,同行公司之间签订了大量的协定来防止挖人,结果进入上世纪60年代以后才形成了现在这样的基本上没有跳槽和挖人的现状。
  要减少员工的跳槽光是制定一些条例和协定是不能保证的,使员工保持安定的关键在于维持企业对员工的向心力,要在企业内实现人和才行。人们都希望有更高的收入,但实际上跳槽的人们所考虑的不仅仅是收入,在满足了基本需求以后,人们还要考虑一个“公平”和“前途”的问题,也就是企业内的人事问题。
  一般来说,日本的企业实行的是平均主义吃大锅饭的劳动分配制度,用日语来说就是一个年功序列,在企业服务的时间长短在很大意义上决定了企业内部的地位和收入。在这种分配体制下转职一般伴随着经济上的吃亏,所以人们一般会在一个企业长期就职。

俞天任,网名为“冰冷雨天”,江西长大的上海人,现于东瀛打工谋生。生平喜欢侃大山、打八卦,操心与己毫无关系的闲事。专著《冰眼看日本》、《浩瀚大洋是赌场》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马克龙的褪色

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三个月,支持率大幅度下跌,只有1995年当选的希拉克的成绩比马克龙还差。这位年仅39岁的总统上任之后一直有..[详情]

1920年:“新商人派”的登场

1920年1月,32岁的刘鸿生开办了华商苏州鸿生火柴公司,这位靠经销煤炭起家的买办在掘得第一桶金之后,开始走上独立办企业的道路。[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