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缅:一条公路的死与生
2017-05-09作者:彭戈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在世界近现代交通史上,很少有这样一条公路:在极短的时间内建成,曾对人类的进步事业发挥过重要作用,而其作为国际公路的存在又是如此的短暂……它就是连接着中缅印三国的史迪威公路(中印公路)。
  当年,数万名中美工程部队官兵和10万中缅印劳工在茫茫原始森林中用血泪和汗水筑就了这条有着“远东抗战生命线”之称的国际公路。在过去近7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这条漫长公路的很多路段已是杂草丛生,逐渐荒芜。而60多年后,这条公路再次成为与时间赛跑的地方。随着中缅印三国为寻求推进双边贸易,在二战期间曾戮力与共的三国正在合力重建这条具有历史意义的公路。

云南保山市。
  来自四川攀枝花的小伙子肖志运在保山出城前往腾冲的公路旁开了一家小卖部。“史迪威公路?没听说过。”肖志运摇摇头,相较于这条名字古怪的公路,他更关心店里的生意。
  肖志运不知道的那条公路其实就在商店旁边,与他日夜相伴。
  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不时有过路司机停下来,在他的店里买一些香烟和矿泉水,随后继续上路。车辆沿着水泥路面前行,驶向通往腾冲的高速公路。在腾冲向西的更远方,这条长长的公路一直通往缅甸的重镇密支那。而这条正在修建中的公路还将继续延伸,它的终点是——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的雷多。
  60多年前,数万名中美工程部队官兵和10万中缅印劳工在茫茫原始森林中用血泪和汗水筑就了这条有着“远东抗战生命线”之称的国际公路。通过这条用血肉之躯铺垫的生命线,二战盟国成功突破日军的封锁圈,将大量战备物资从印缅两国源源不断运往中国战区,极大的支持了中国的抗日战争。这条以二战名将史迪威将军名字命名的公路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卓越贡献。
  如同岁月一点一点侵蚀着记忆的刻痕一样,在过去60多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史迪威公路的很多路段已是杂草丛生,逐渐荒芜、废弃甚至消失。但随着这条有着辉煌历史的国际公路的复苏与新生,人们对这段家国往事的记忆将会被重新唤醒。而这条重建中的公路也注定将长远而深刻的改变肖志运们未来的生活。

七十年的记忆

42岁的玉石商人赵秉茂是缅甸华侨,在保山市腾冲县开了一家缅玉商店。而他的家在200公里之外的缅甸密支那。
  “父亲从17岁来到缅甸,直到3年前过世都没有再回过广东翁源县老家。快70年了……”赵秉茂的父亲赵平乡1941年随着家乡人来云南做茶生意。1942年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时,赵平乡加入了远征军部队。“他参加过收复腾冲的战斗。但后来战争结束后,部队移师。我父亲因为受伤留在了腾冲,没有跟上部队。最后流落到缅甸密支那。在缅甸的时候,父亲曾给家里写过很多封信,但都没有回音。”
  赵秉茂是赵平乡最小的儿子。从小就在父亲的身边听着远征军的故事长大。对于史迪威公路的历史也多有耳闻。
  1942年,史迪威公路开始修建,军需物资从加尔各答运到印度铁路的终点雷多。“听我父亲说,那时候的场面真是大,一边修路一边运物资,路修到哪里,战略物资就运到哪里。最宽的地方可以让4辆美国GMC军车并排跑。那时候,美国人拉物资、运送部队的大卡车和中国人开的军车,以及中国的炮兵团、工兵团没日没夜在这条公路上跑。路上每隔一段就有加油站、修车场,车要坏了根本等不及修,换上新的又往前跑。史迪威公路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公路。”

“父亲当年在这条路上往返过很多次。现在每个月我也会沿着这条来往缅甸和中国的路走上两趟。只是现在重修的腾密公路好走多了,开车4个小时就可以回密支那。腾密公路就是史迪威公路北线的一段。”
  赵秉茂只能从父亲的口中了解史迪威公路的历史,而与赵秉茂身处同地的腾冲县腾越镇85岁的李成海老人,则还记得当年修建这条道路的场景。
  虽然年事已高,李成海老人已经记不得是哪一年参加的修路。“是从头年的年底一直修到第二年的夏天。”
  “那时候修路很苦的,天蒙蒙亮就去挖,一直要挖到天黑。放炮石头下来,被敲着、敲死的都有,牛厩河那一带,三天两头都有人被炸着,我天天都看到有人被抬下来。”
  保山市史志委滇西抗战研究专家陈祖梁说,史迪威公路修筑极其悲壮惨烈,从雷多到腾冲的600多里公路上,公路每向前推进一公里至少有50人因此丧身。“为了修筑史迪威公路,整个腾冲是村村出人,寨寨出力。腾冲人民为了这条公路倾尽了心血。”

复活的生命线

史迪威公路从昆明一直延伸到印度雷多。这条著名的国际公路分为南北两线。中国境内部分是从昆明经楚雄、大理至保山分道。其后北线由保山经腾冲、猴桥进入缅甸境内,然后经甘拜地、密支那、德乃、欣坝洋最终抵达印度雷多。而南线则由保山经芒市、畹町进入缅甸,再经缅甸南坎、八莫一线北上,在密支那与北线汇合。
  在二战烽烟平息60多年后,这条渐被人们所遗忘的公路正在经历一场重生。
  由中缅印三国参与的史迪威公路重建项目最先重启的是北线路段。
  “保山至腾冲、腾冲至中缅边境南四号界桩、中缅边境南四号界桩至缅甸密支那段的重建在2007年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缅甸境内剩余路段了。”保山市交通局副局长、总工程师段培光表示。他是史迪威公路重建项目的重要参与者。史迪威公路北线滕密段(腾冲——密支那)公路的重建就是由地处滇西的保山市来组织进行的。
  “其实史迪威公路国内部分的改造建设这些年一直在进行。北线国内段除了腾冲到中缅南四号界桩是二级公路外,其余都已经修建成为高速公路。”段培光是保山市的老交通。在他的记忆里,早在1991年到1993年,中缅双方就曾共同投资对腾密公路境外段沿史迪威公路进行了改造,修复了73公里砂石毛路。只是由于道路等级较低,改造之后的这段公路雨阻晴通至今。若从那时候算起,史迪威公路的重建历史可以追溯到20年前。
   但此后的多年,史迪威公路境外段的改造重建再无大的动静。
  “在整个史迪威公路重建的项目中,腾密公路的重建是一个关键的起点。”
  腾密公路的重建从2004年9月12日全线动工。在距离史迪威公路开通62年后,中国筑路者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缅北山区人迹罕至的原始丛林之中。
  云南省交通厅副厅长王彩春曾在腾冲工作多年,正是2003年其担任腾冲县县委书记期间,重建史迪威公路腾密段的计划被提上议事日程。
  “当时听到要腾冲出钱帮助缅甸修路,很多人都认为不可思议,有很多人持反对意见,认为是一个国际玩笑。”回忆起当年的决策,王彩春感慨地说道。
   反对者的理由来自两方面:一是如何面对已经回避多年的国民党滇西抗战史;另一方面,腾冲这样一个县级政府出钱在缅甸境内修路,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面对外界的质疑和非议,提出重建计划的腾冲县领导层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该县的多位领导甚至私下议定,若上级追查此事,他们便共同承担责任,集体辞职。
  “腾冲在历史上很繁华。在这条南方丝路上,中国西南的古先民就是从腾冲前往缅甸和印度。明清之时,腾冲就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玉石交易市场集散地。英国曾经还在腾冲设立过领事馆。”
  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和国际政治经济环境的转变,腾冲昔日的辉煌渐渐湮没。“我们是不能再等了,当时我们一致的看法是腾冲要发展,这条路就必须要修起来。缅甸没有钱修,那么我们就出钱帮他们修。”
  按照当时腾冲方面的计划,先修复腾冲到密支那的腾密线。然后再修建密支那到印度雷多的道路,与印方修建的公路对接。“这条连接滇西、缅北和印度的线路上矿产、森林和旅游资源相当的丰富。史迪威公路重启之后,中国与缅印两大市场就可以实现对接,而腾冲就会是这个国际大市场的桥头堡。”
  腾冲再建史迪威公路之梦最终获得了云南省的支持。2005年,云南省决定将腾密公路境外段由原来涉及的四级弹石路改建为二级柏油路。
  “即使在事隔60多年后,重建史迪威公路仍然是一项无比艰苦的工程。”曾参与腾密路重建的陈胜昌回忆当时腾密路的重建场景,依旧十分感慨。其时,陈胜昌是腾密路总工办的一位工程师。
  “腾密路除了15公里是和老史迪威公路重合外,剩下的全部是在原始丛林里踏勘的新线路。筑路条件十分艰苦。”
  在缅北最贫困的大山之中,中国筑路工人穿梭在终年酷暑,遍布毒蛇猛兽,生活条件极其简陋的原始丛林中,一点一点将道路往前延伸。
  “无人区里一走就是十五六个小时,温度最高的时候有46℃。而且原始丛林不少地段瘴气肆虐,随时都会遇上毒蛇野兽。工程队里中暑、得疟疾的人几乎天天都有。”
  在为期3年的重建中,中方投资8亿元,出动了上万名工人重建腾密公路,其中8人献身于缅甸。
  2007年4月26日,经历了3年艰难重建的腾密公路终于全线贯通。是夜,缅甸密支那伊洛瓦底江两岸漫天烟花。“伊洛瓦底”是一直护佑着缅甸的雨神的名字。那一夜,陈胜昌凝视着天空的烟花,激动得无法入眠。

徘徊在印度

在重建腾密线之后,史迪威公路的重建前景已经日益明朗。
  “史迪威公路的重建在中缅印三国之间已经讨论了多年。”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南亚研究所研究员牛鸿斌说。
  从2000年开始随着孟中印缅各国经贸关系的日益加深,各国从这条渐为历史湮没的道路上看到了这条道路所潜藏的巨大价值。构建南亚与中国之间的陆路通道已成为普遍关注的问题。其中,史迪威公路的重建又是其中的焦点。但由于当时各方面条件的限制,各国政府对于史迪威公路的重建仍还停留在口头商讨阶段。
  当年5月,印度东北部7个邦首席部长聚会,向印度中央政府发出呼吁,要求重开史迪威公路,以便为东北部地区同缅甸和中国云南昆明,以及东南亚国家进行跨国贸易提供方便。在各邦看来,允许沿国际边界进行贸易会给印度东北部经济落后地区带来“经济上的革命”。重新开发这一条公路将使印度东北部地区成为东南亚国家与印度进行自由贸易的活动中心。如果“史迪威公路开通,那么将会提供一条从印度出发,经过缅甸通向中国和东南亚地区的运输线。这对于印度走向亚洲的大战略是积极的。”
  但是在当时,中印关系由于一些政治性的因素影响,印度东北部各邦关于重建开通史迪威公路的意见并未被印度政府采纳。直到2004年,这项计划仍然没有启动。而中方则率先在中缅边境开始重建腾密路。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马克龙的褪色

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三个月,支持率大幅度下跌,只有1995年当选的希拉克的成绩比马克龙还差。这位年仅39岁的总统上任之后一直有..[详情]

1920年:“新商人派”的登场

1920年1月,32岁的刘鸿生开办了华商苏州鸿生火柴公司,这位靠经销煤炭起家的买办在掘得第一桶金之后,开始走上独立办企业的道路。[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