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十万华工的战争
2017-04-26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很多年后,身在济南的程玲仍然经常会在头脑中想象起92年前爷爷离开山东老家、前往一战欧洲战场的场景:
  那是1917年的春天,在一片被干旱与荒芜所笼罩的大地上,山东莱芜县上裕村的村头走出一群背着简单行囊的小伙子。在村口的青石桥前,11个年轻人频频回首,抹去脸上的眼泪,告别了自己的亲人,带着挣钱养家的梦想前往遥远而危险的欧洲战场。身后留下的是亲人的不舍、担忧和泪水……在这一行年轻人中,就有程玲的爷爷毕粹德。
  两年之后的1919年,村口走回来了10个饱经战火、满面风霜的年轻人——除了程玲的爷爷。
  “他战死在法国,再也没有能够回来。”程玲言语黯然。毕粹德离开家乡时,儿子只有一岁。从此天涯,阴阳相隔。
  2008年11月12日,当程玲和丈夫带着25岁的女儿站在法国北部小城的一战英军公墓里,凝望着已静静伫立了90年的爷爷墓碑时,心中满溢着忧伤与感慨。在毕粹德的墓地旁还静卧着14座一战华工的墓地。
  程玲给每座华工的墓地献上了一束菊花。寂寥已久的华工墓碑前,飘扬起燃烧的纸钱。这些随风飘洒的灰烬在墓地上空飞旋——为着这些葬身异域疆场,再也不能回到故乡的人们。
  “一战期间,14万华工前往欧洲战场参战。其间有两万多名华工战死和失踪。他们不该被历史遗忘。”程玲在电话里低声说道。“我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前往欧洲看望了华工墓园的中国内地后裔。”


华工军团:从故乡到疆场


“众弟兄,大家来听,你我下欧洲,三年有零,光阴快,真似放雕翎。人人有父母弟兄、夫妻与子女,天性恩情,亲与故、乡党与宾朋,却如何外国做工……”这是流传于一战期间华工军团的一首歌曲。
  就是在这样的歌声里,14万来自中国的华工,从1916年开始,陆续奔赴欧洲战场。
  “华工军团前往欧洲战场,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 威海市档案局局长张建国说。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英法俄为核心的协约国同德奥为核心的同盟国在比利时与法国西北部展开了殊死搏杀。在经过一年多惨烈的交战后,双方都遭遇了巨大的伤亡。交战两方兵员锐减,在法国战场的后方与战场补给线上的劳力极度匮乏。特别是经过1916年的凡尔登战役和索姆河战役,由于人力缺乏,协约国军队的战场后勤补给线上几乎已经无力维持。在这样的情况下,英法等协约国想到了到中国招募“劳工军团”。
  从1916年5月开始,法英两国先后通过在中国的教会组织,以“骗征”的方式,私自在天津、山东一带招募华工前往欧洲战场。
  1917年8月14日,中国北洋政府宣布正式参加协约国一方,对德国及其盟国宣战。经与英法等国商议后,中国主要采取“以工代兵”的方式参战。组织10万华工军团,前往一战前线,提供战地后勤保障服务。英法等国的侨工事务局、招工局等机构相继设立。
  英法两国的招募范围遍及华北及沿海各地,但以山东、江苏、直隶为主。一战期间,英法两国在中国直隶、山东、江苏等8个省招募华工14万多人,而自威海转运的华工即达54000多人,成为一战期间最大的华工输出地。
  当年山东等地遭遇大旱,庄稼大面积枯死。在贫困交加之下,很多农民竞相报名应征。“给华工的待遇是国内每月给10元大洋,国外再补贴10元。当时的10元大洋可以买1000多斤高粱。这对贫苦的百姓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一直致力于一战华工研究的山东临淄人戴洪玉表示。而他本人正是一位一战华工的后裔。“当时迫于生活,很多乡镇都是成批的报名。我爷爷所在的小村临淄董禇村就有7个年轻人报名。”由于山东人身材高大健壮,同时比较耐寒,能适应欧洲战场的气候,因此,英法两国将征募的重点放在了山东。“一战期间,中国赴欧的14万华工军团中,有10万人是来自山东。”
  这些主要由中国北方农民组成的华工军团,从中国乘船出发,或沿东线经太平洋、美国、加拿大到达欧洲;或经西线从印度洋、非洲好望角前往。“路上的行程要3个月以上。”前往欧洲的华工军团被分配到英法两国军队之中,并统一按照军事整编。“每500人一个营,一共260多个营,共14万人左右。”


“不知疲倦的中国人”


从离开中国那一刻起,华工军团就面对着生死未卜的命运。死亡的威胁便如影随形。
  有些华工还没有抵达欧洲战场,就葬身半途。1917年2月24日,在地中海海域,运送华工的法国“Athos”号邮轮被德国潜艇击沉,船上的543名华工全部丧生大海。
  中国劳工在英法联军控制的法国西线战场,经过短期军事训练、工兵业务训练和码头装卸搬运训练后,整编为“华工军团”列入英法联军的军事序列。出发前,华工们与协约国签的合同讲明不参与战斗,而事实上华工们所从事的工作则是战斗的最前线。到达欧洲的 14万多华工,有9.6万人被分配给英军,3.7万人由法军支配,另外1万余人则在美国赴欧远征军中服役。
  其间,戴洪玉的爷爷戴传新加入了法国军队,从事前线的运输保障工作,参加过凡尔登等多次重大战役。而程玲的爷爷毕粹德则被编入英国军队,一直奋战在欧洲西线战场上。
  在一战期间,欧洲人对于华工军团的表现感到非常吃惊,称他们为“不知疲倦的中国人”。
  华工军团严守军纪,服从军令,前方打到哪里,华工军团就随部队跟到哪里。修路、运粮、伐木、挖战壕、修工事、装卸武器弹药、救护伤员、打扫战场、掩埋尸体甚至扫雷……华工军团承担着欧洲战场上最辛苦、最繁重的工作。
  “当时的环境非常的恶劣。华工军团对于协约国赢得战争最后的胜利付出了惨重的牺牲,贡献巨大。”戴洪玉表示,由于协约国部队违背了协议,将华工军队直接送到了战斗的第一线,因此华工军团要直接面对敌方军队的攻击。
  1918年,在法国玛恩河、勃兰本、凡尔登、奥尔纳等战役中,由于战事危急,华工们连糙米和黑面包也吃不上。有的华工7天7夜粒米未进,他们只能靠挖野菜或吃萝卜度日,也有的因野菜中毒而患肠炎、痢疾,被夺去了生命。到1918年11月欧战结束,根据战后统计,有2.4万多人在战争中死亡或下落不明。仅仅在英军中服务的华工有姓名可考的战死者就多达9900人。目前在法国和比利时葬有华工的公墓共有69处,但只安葬了1874名华工。更多的一战华工,生命如落叶般飘落于战场,连些微的纪念也无法留存。
  “我的爷爷就是1918年战死在西线战场,在德军的空袭中死去。”唯一让程玲感到幸运的是,在当年大战的地方,英军在战后修建了一战军人墓园,并没有遗忘掉这位来自遥远中国的华工。“其实墓地里什么都没有,但至少对我们而言,还有一个可以凭吊和纪念的地方。但对于更多的牺牲在欧洲战场上的华工后人来说,他们连一个可以纪念的地方都没有……”


被抹杀的功绩


1918年11月,同盟国投降。历时4年的血腥大战终于结束。对协约国的胜利做出重大贡献和付出了惨重代价的华工军团也胜利完成了任务。
  在当年的11月16日,英国殖民大臣专电英属威海卫租借地行政长官骆克哈特,特意向中方表达了对华工军队的谢意:“值此停战大喜之日,我向威海卫人民祝贺战争胜利,并感谢你们的帮助,从威海卫招募的华工军团对战争发挥了巨大作用,非常感谢华人社团对政府的衷心支持。”
  而国内也是一片欢腾。按照北洋政府的设想,作为协约国的一员以及华工军团做出的重大贡献,中国理当能获得战胜国的地位,并且收回被德国霸占的主权。
  但事情的发展却让国人愤怒不已。在1919年的巴黎和会上,英法等战胜国竟然宣称“中国未派一兵一卒”。将德国在中国山东省的一切利益转让给日本。
  面对列强的无耻言行,参加和会中国代表之一的顾维钧愤怒地说,“14万华工在欧洲战场浴血奋战,有谁敢否认他们的贡献和作用?”
  在获知列强将达成对华不平等的《凡尔赛条约》,妄图瓜分山东时,在欧华工顿时群情激奋。华工军团迅速组织华工代表,上书中国谈判代表陆征祥,要求北洋政府在和会上维护中国利益,不向列强低头。华工代表在上书时甚至附带了一把手枪——“苟签字承诺日本之要求,请即以此枪自裁,否则,吾辈必置尔于死地”。
  但华工军团的热血并没有改变巴黎和会的结果。在那个中国贫弱凋敝的时代,中国代表团的努力最终失败,作为弱国的中国根本没有能维护住自己的国家尊严和利益。
  而欧洲的华工也开始各自不同的命运。
  为战胜国做出巨大贡献的华工军团战后并没有享受到战胜国国民待遇。他们的命运很长时间没人过问,反而被视为危害地方治安的替罪羊,于1919年秋被陆续遣返。最终回到中国的华工只有11万人,另有3000多华工则选择在法国定居,并成为中法关系史上第一批移居法国的华人。
   一段历史,就此翻过。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马克龙的褪色

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三个月,支持率大幅度下跌,只有1995年当选的希拉克的成绩比马克龙还差。这位年仅39岁的总统上任之后一直有..[详情]

1920年:“新商人派”的登场

1920年1月,32岁的刘鸿生开办了华商苏州鸿生火柴公司,这位靠经销煤炭起家的买办在掘得第一桶金之后,开始走上独立办企业的道路。[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