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神一样的人工智能vs会思考的芦苇
2017-07-31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人之所以为人,关键在于人会思考,哲学家帕斯卡尔所谓人是会思想的芦苇,即说明思维的优越,也说明了人类的脆弱。问题在于,如果机器也会思考,甚至有人的意识呢?

 

关于《西部世界》,更多剧透我就不展开,但是关于电影以及电影引发讨论,却是这个时代关于人工智能情绪的最佳展示,无论是无来由的恐惧还是浅薄的乐观。个人感觉,这部戏某种程度是以科幻的外壳,包装了意识觉醒的过程,讲述了意识从记忆、即兴发挥到更多认识自我过程,这即使机器人的旅程,也是人类的旅程。

 

剧中意识分为几个阶段,从记忆思维到是即兴行为再到自利甚至听从自我类型声音。一位机器人接待员设定是长相甜美的邻家女孩Dolores,当电视剧中她自我意识觉醒重要标志不在于骗过人类的盘问,更在于无意识地拍死了颈上的一只苍蝇。

 

意识是人类存在的基础,如果这一基础不为人类所独有,那么我们的血肉之躯也显得从人类意识来看,感性与理性的分类实在太粗略了,而理性其实只是浮在人类意识汪洋之海的冰山,冰川之下则是四处碰撞涌动的意识与潜意识。

 

人类比起机器人,优势不在于正确,其实在于错误,只有错误,才能意味着无数随机的可能性与创新性。就像电视剧中机器人,并不在于他们多么强壮正确,只有他们偏离设定出现失误的时候,那才是他们自我意识的觉醒萌芽。

 

有意思的,过去人类员工在机器人眼中是神一样的存在,甚至发展出新的宗教崇拜他们,以人类底层员工模样作为神像来膜拜。等到机器人发现人类的情况,神的幻想崩塌了,甚至二者权力位置也旋转了。机器人对于人的存在充满鄙夷,甚至在轻易之间终结人类命运,嘲笑人类代表的神不堪一击,感叹如此速朽的皮囊也能够称为神么?于是,机器人不仅对人类表示代表意识觉醒的“迷宫”游戏不属于人类,更是宣称这篇大陆上新的神即将崛起,他们自己矫健神曲与自信的行走,宛然不仅是新人,更是新神祇。

 

在《西部世界》最后,当Dolores最后发现到自己昔日心上温柔小生变成一个丑陋冷酷的老年人时候,忍不住哭泣起来,但她并不是在为自己而哭泣,而是为了对方,也就是人类。

 

面对时间,人类的脆弱可谓卑微无助,而机器人的长处在于抗拒时间轮回,永生或者说不朽,对比之下,人类的存在犹如史前的恐龙,“他们说巨大的野兽曾游走在世间,庞然如山。如今他们只残留下琥珀与枯骨。时间带走了他们的辉光与力量。看看它对你做了什么吧。某天你将会消逝。你将和你剩下的同类共归尘土。你的梦想被遗忘,你的恐惧被抹去。你的白骨变为沙土。在这尘土之上一个新的神祇将会漫步,以永生的姿态。因为这个世界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曾经到来的人们,它属于未曾到来的人。”

 

存在即是不朽,而不朽的存在是否是永恒的的存在呢?即将到的人,会是觉醒的人工智能么?而人类作为昔日世界观的底座,是否从肉身到观念都会湮灭无存呢?(作者为青年学者,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守破离:如何成为一个精进的人

在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崇尚精品的匠人时代,如何将工匠精神转化为人的基本意识与习惯,并找到一套行之有效的操作工具..[详情]

猜拳行令下酒菜

在喝酒的男人看来,世界上有三种东西最下酒:花生米、美女和猜拳行令。[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