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阳光政策”重返韩国步履艰辛
2017-06-12作者:张琏瑰 来源:盘古智库

引子

文在寅及其工作班子在韩国被称作“左翼”。

虽然他们从内心企盼南北关系缓和,合作共羸,真心支持“阳光政策”,但在内外环境已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文政府重拾金大中、卢武铉时期的对北政策,几乎是不可能的。


5月9日韩国大选,被称为“进步派”的文在寅获胜入主青瓦台,组成新一届韩国政府。许多人认为,文氏政府上台,朝鲜半岛南北关系将会有较大的改善,“阳光政策”重生有望。因为,在过去9年中,李明博、朴槿惠两届政府皆属“保守派”,他们执行对朝强硬政策,以朝鲜推进核导计划为由断绝同朝经济合作和人员往来,致使朝韩对抗加剧,南北关系跌入低谷。而文在寅在卢武铉政府中曾担任要职,是“阳光政策”的积极推动者。这次竞选过程中,他也明确表示上台后要恢复朝韩民间交流,恢复对朝人道主义援助,探讨重启被朴槿惠政府关闭的开城工业园区和被李明博政府停止的金刚山旅游项目的可能性。这些举措无疑是正处于被国际社会严厉制裁的朝鲜所欢迎的。事实上,朝鲜也对文在寅上台寄予很大期待。因此,在韩国大选之前 数月间,虽然有报道称朝鲜为新一次核试验做好了准备,但朝鲜一直没有核试,可能担心核试影响韩国选情,不利于文在寅;朝鲜媒体也一反常态,对文在寅从未发出过抨击性言论,其批判的口水完全倾泻在朴槿惠及其支持者身上。

其实,对文在寅政府上台后南北关系及半岛局势发展前景的上述预期和分析,很有可能失于盲目乐观。

的确,在李明博和朴槿惠两届政府执政期间,朝韩对峙加剧,南北关系恶化,这是事实。但这种恶化其实是与国际社会同朝鲜的关系恶化是同步的。这至少说明,导致南北对峙加剧的原因除去李、朴保守派政府恶朝因素外,还有更深刻的原因在。

这个更深刻的原因就是朝鲜核问题的恶化。

2008年李明博政府上台后,曾提出南北“共生共荣”政策,主张“无核、开放、3000”。即,如果朝鲜弃核,韩国将向朝提供大量经济援助,帮助朝鲜融入世界经济发展大潮,使朝鲜达到人均3000美元目标。单就这一政策主张而论,不能不说这是一个美好的设想。但是,2009年4月朝鲜“射星”,并宣布“永远退出六方会谈”,5月进行第二次核试,6月安理会通过1874号决议,对朝鲜进行严厉经济制裁,李明博政府的美好设想破产。到2010年先后发生“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韩国对朝实施“5.24制裁”,朝方也对韩实施“5.27制裁”,朝韩关系跌入低谷。

朴槿惠2013年上台之初也曾提出“朝鲜半岛信任进程”、“东北亚和平合作构想”,企图使半岛南北间矛盾和对立转化为对话与合作,以“共创朝鲜半岛和平和繁荣”。但是,由于朴槿惠视朝鲜核问题为对韩安全严重威胁,对朝鲜拥核“绝不容忍”,而朝鲜又明确表示“绝不弃核”,这就使南北关系的改善遇到了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2016年1月和9月朝鲜两次核试,安理会先后通过2270号和2321号决议,对朝实施韩国所称的“终极制裁”,朴槿惠则称朝核是“架在韩国脖子上的匕首”,将其对朝政策由“对话施压”改为“围困对抗”,中断南北交流、关闭开城工业园区,展开广泛外交围堵朝鲜,南北关系空前紧张。

在朝鲜核问题持续恶化的背景下,设想李、朴政府象其前任一样对朝实施“阳光政策”是不现实的。其实,整个国际社会,特别是相关大国,哪个不是严格执行安理会决议,对朝实施制裁,与朝关系持续走低?

文在寅及其工作班子在韩国被称作“左翼”。虽然他们从内心企盼南北关系缓和,合作共羸,真心支持“阳光政策”,但在内外环境已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文政府重拾金大中、卢武铉时期的对北政策,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作为一个民选总统,他在制定任何政策时,首先需要考虑的是国家利益,考虑民众支持率,考虑政策实施的现实性,不可能由着个人好恶进行决策,否则他会被赶下台的。从这个角度看,他虽贵为总统,位高权重,但他制定政策的自由度是极其有限的。因此,阳光政策重返韩国可能性不大。

首先,事过境迁,阳光政策在韩国社会基础已经很薄弱。长期的富裕生活使韩国人恐惧战争,渴望稳定,因此反对美国动用武力解决朝鲜核问题。但他们同样对朝鲜“把汉城变成一片火海”的威胁感到恐惧,视朝鲜核武器为悬在头上的刀,坚决主张维护半岛无核化。2016年6月24日韩国《中央日报》公布一项民调显示,约有81.7%的成年人认为朝鲜核武器“具有很大威胁性”,83.7%的成年人表示,如果需要他们会拿枪上战场。在这种背景下,朝韩间缓和关系人们会支持,但韩国新政府若象金大中、卢武铉时期那样向北方提供大量援助(据2009年韩国会公布的一项资料显示,10年阳光政策韩国共向北方提供援助69亿美元)或开展经济合作,会被认为是向“核朝鲜”输血,会遭到韩国多数民众反对。其实,即使是在卢武铉2007年10月访北与朝签订内容广泛的南北合作协议后,双方就落实协议进行多次谈判,由于此时朝鲜已进行过核试,南北关系发生变化,最终未能达成协议,从而为卢武铉政府对北政策乃至整个“阳光政策”画上了句号。

其次,美国为促朝弃核对朝实施“极限制裁”,不会允许韩国政府“网开一面”。特朗普政府坚持“绝不容忍朝鲜拥核”,“为促朝弃核不排除任何选择”,意必要时要动用武力。由于朝鲜已多次表示“对任何旨在于促朝弃核的谈判对话不感兴趣”,关死了谈判解决的大门,而中国、韩国等国又坚决反对武力解决,因此特朗普政府目前的选择是对朝实施“极限制裁”。即在政治、军事、外交、经济、金融等所有方面对朝进行封锁,使之必须在“拥核而死”还是“弃核而生”二者中进行选择。美国众议院已通过相关决议,美国准备对任何破坏美国“极限制裁”的第三国公司和个人进行“次级制裁”。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绝不可能允许它的战略盟友韩国重拾阳光政策,对朝减压放水,从而破坏美国迫朝弃核的努力。美国有足够的方法和手段对韩国进行挟持。

第三,为惩罚朝鲜推进核导计划,促其弃核,联合国安理会已先后通过8个决议对朝进行制裁。特别是2016年针对朝鲜第4、第5次核试通过的2270号和2321号决议,对朝鲜进行“史上最严厉的制裁”。在长达50多条的决议文及其附件中,对制裁的物项有极其清晰具体的规定,这几乎堵死了韩国政府重拾“阳光政策”的一切可能性。例如,文在寅政府某些官员宣称将讨论重启开城工业园区和金刚山旅游的可能性。但2321号决议第32条、35条明确规定禁止所有会员国向朝鲜提供金融支持以用于与朝贸易,禁止大宗现金支付,实际上是堵塞朝鲜外汇收入的渠道,直击上述韩朝经济合作的命脉。如果韩国执意重启韩朝经济合作,会因违反安理会决议而受到国际社会谴责和制裁,对于韩国这种外向型经济国家来说,这是难以承受的。

阳光政策风光不再,重返韩国希望渺茫。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