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叶檀
叶檀:我眼中最无前途的十个中国城市
2016-10-25 来源:叶檀财经

  在筛选的标准上,首先是人口流失的地级及地级以上城市,这些城市在此前三十年以制造业发展为主体的工业化改革中,作为人口的输出地,人口作为劳动力源源不断地流出本地。目前面临经济转型期,人口仍在源源不断地流出本地,只不过换了一批人,当地有想法、有实力的人率先出走,给当地留下一地鸡毛。

  其次是一个城市只有几个国企主导的行业,并且大企业办社会,使得城市服务业无法细分,导致当地市场意识落后,父母热衷于逼迫子女考公务员、进入国有大中型企业,从进入的第一天就可以看到退休的那一天。

  第三是人均财富占有量低,教育相对不发达,相应的消费数据也较低。

  除此之外,还包含了我对当地城市未来发展的预期,这一部分源自我在各地的实地感受,比较有弹性。

  必须强调的是,排名不分先后,不是第一个写的城市就最糟糕。

  1

  长 春

  根据2015年新华网转发《人口快速流失 在这10个城市买房要当心贬值风险》文章中,作者根据相对确实的小学生在校人数进行统计,列出了从2008年到2014年小学生人数快速下降的十个城市。东北人口流失上榜的城市最多,包括哈尔滨、长春、大连三个城市。笔者与地级以上城市的统计公报相参照,可以看出人口的涨落。

  长春2005年小学生人数为47.6万人,2010年为42.2万人,2015年人数为38.4万人,连续下降,情况比沈阳更糟糕,沈阳的数据中间有过反弹。哈尔滨也是如此,从2005年到2015年,人数连续下降。

  撇开小学生数量,从2009年到2014年人口流入数量来看,显示大连是东三省人口流入最多的城市,流入52万人,其次沈阳流入42万人,而后是长春流入16万人,哈尔滨流入2万人。从吸纳成年人就业与城市吸引力看,长春与哈尔滨情况比较糟糕。

  从人均本外币存款与消费来看,毫无疑问大连仍然是东北最高大上的城市。长春人均本外币存款从2005年的2.824万元,到2015年的11.376万元,看上去增长不少,但沈阳为16.928万元,大连为19.843万元,对比之下可以看出长春的人均财富积累量不算高,在全国勉强算得上中游略偏下的水平。

  财富占有率不高直接影响了居民消费心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14年为2217.5亿元,看上去不少,人均为28690.65元左右。而沈阳与大连的社会零售品销售总额均超过了3000亿,无论从人均还是总量,长春都相对落后。

  长春曾是伪满洲国的都城,建国后东三省是中国最重要的重工业重镇,中央政府将中国最早的汽车工业落户长春,长春与沈阳、鞍山、大庆共同成为了共和国的骄子。长春的一汽奥迪曾经如此领风气之先,这一汽车工业如果在东南沿海地区,不知道有多少汽车产业链已经形成,汽车城早已成型,围绕汽车的高端旅游与文化服务也已经成型,可惜的是,长春居然长期未能形成配套产业链,汽车城兴起很晚。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长春汽车工业大幅度滑坡,后起的上海大众、天津丰田、广州本田等城市纷纷弯道超车。

  长春在东北的地位现在连沈阳、大连都比不上,是一个名符其实失落的城市。根据2016年8月18日第一财经网的文章《近十年城市经济竞逐:长沙重庆领跑 东莞温州大减速》,2005年长春GDP为1508.6亿元,2015年为5530亿元,仅好于南宁等少数省会城市。一个如此重要的重工业城市沦落到这个地步,实让人扼腕叹息。

  作为黑色的花絮,以前曾经认识的一个长春企业家,因为与邻座一言不合就被捅死,在企业家行列中生命如此消失的,我听到的很少。

  2

  哈 尔 滨

  哈尔滨兴起于20世纪初,是中俄文化会聚之地,城市遍地俄式建筑,这可以说是一座非常有特色的城市。很遗憾,上次去马爹尔吃俄餐,其菜式与服务、环境,都是一次灾难性的回忆。

  从2005年到2015年,哈尔滨的GDP从1830亿元到5751.2亿元,十年时间增加了3921.2亿元,平均年增392.12亿元,在省会及特别市中排名偏后,甚至比长春还低。

  这不奇怪,作为资源与农业主导的省份,黑龙江最引人关注的GDP重镇是大庆,哈尔滨应该是省内的消费、金融、资源调度城市。可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随着大庆等资源性城市日落西方,哈尔滨必须找到自己新的发展方向。

  哈尔滨有发展中国北部旅游地产、俄罗斯文化深度游、特色农业金融的基础,由于发展滞后、人才匮乏,虽然当地政府已经在努力,但相对发展速度慢。加上受俄罗斯经济不振的拖累,边贸数据极不景气。

  黑吉辽作为农业重镇,非常依赖政府的农业改革、土地改革政策,没有这方面的改革,没有办法形成高效的大农场与之伴生的农业品牌。加上当地资源性城市,居民形成了依赖国有大中型企业就业的习惯。我听到的情况是,到现在为止,一些父母还在逼子女进入自己所在的企业,形成了非常不良的市场生态。

  从小学生的数量看,哈尔滨甚至还不如长春,属于难兄难弟。2008年,哈尔滨小学生人数为48.1万人,2014年只剩下41.4万人,6年下降了14%,远远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属人口明显流失地区。在全国省会以及副省级城市中,黑龙江人口流入排名最后一位,为2万人。笔者身边朋友在海南买房的,黑龙江的人数让人瞩目,因此有人戏称三亚为“黑龙江省三亚市”。

  与长春、大连一样,哈尔滨的高等教育不算落后,从高校数量看远远好于深圳,哈尔滨的人均本外币存款从2005年的2.699万元到2015年的10.078万元,比长春更差。有个好处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高,达到3394.5亿元。从房地产租金看,哈尔滨的涨幅在国内也不算慢,这个城市骨子里拥有消费基因与服务基因,现在被割裂了太长时间,亟需恢复。

  黑龙江的齐齐哈尔等城市人口流出更快,齐齐哈尔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年全市净迁出37779人,2013年这一数字为25381人,流出速度加快。周边城市的衰落,无法成为省会城市的喜讯。

  3

  沈 阳

  在东北三省中,辽宁是人均本外币存款最多的、也是常住人口最多的省份,从理论上来说,作为辽宁省会的沈阳,应该情况在东三省中最好。

  事实并非如此。辽宁省内有个强大到可以与沈阳争夺资源的城市大连,从发展速度与市场观念看,如果大连经济迟迟无法复苏,包袱沉重的沈阳不可能好到哪儿去。

  沈阳虽然在东三省中人口流失比较少,但从小学数量看未来劳动人口处于下降趋势。2005年沈阳小学数量977所,到2015年直线下降到274所,小学生数量倒没有吓死人的下降,仅从39.7万人下降到36.51万人。幸运的是,沈阳的高校数量与人数,在省会城市中并不落后。

  GDP增长较为缓慢,2005年沈阳GDP2084亿元,2015年升至7280.5亿元,十年时间上升约3.494倍。对比其他发展较为缓慢的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这个数据不像这两年的GDP数据这么让人难堪。长沙从1520亿上升到8510亿元,上升约5.6倍; 贵阳从603亿元到2891亿元,上升约4.79倍; 昆明从1062亿元到3970亿元,上升约3.74倍; 其他太原、石家庄、温州、东莞等城市,增速也不快。

  现在,东北GDP在全国垫底。2015年,辽宁省以3%的增速在全国排名中垫底,东北三省GDP增速均列入倒数五位。2015年辽宁省固定资产投资出现负增长,降幅达到27.8%。

  沈阳人均本外币为16.928万元,位居中游,在东三省的省会城市中是最高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15年为3883.2亿元,按照829.1万的常住人口,消费总量不算少,无论从财富从消费从教育还从城镇化数量的角度衡量,沈阳是有历史底蕴的,很可惜,这个底蕴给折腾得七零八落。

  辽宁曾经有过计划经济的好日子,从1953年到1957年“一五”期间,苏联对新中国工业领域援建的156个项目中,东北包揽56项,仅辽宁就占据24项,这是中国计划经济最彻底的地区。计划经济的坏日子也曾经有过,并且从中国进入市场经济之后,日子越过越糟糕,制度赶不上市场发展的趟儿。尤其是重化工业过剩之后,包括沈阳在内的东北转型首当其冲。

  据《新京报》今年2月24日报道,整个东北地区95%是传统产业,新兴产业仅占5%。沈阳作为东北的中心城市,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比例也高达9比1。近两年不仅固定资产投资量下降,全社会的研发投入也严重滞后,辽宁省的全部企业中,有研发机构的仅占到2.7%,位列全国倒数第一;有研发活动的仅占4.5%,全国倒数第二。

  制度、观念、基础,决定了东北转型成功会比东南沿海地区慢得多。虽然东北、辽宁有全国一流的工程师、大规模受过训练的工人,无奈成为珠三角、长三角的人才输出地,当地的人才没有高效配置。

  电影《钢的琴》是本好片子,很多人认为反映的是沈阳铁西区,钢厂旧厂区如同鬼城,一片狼藉。并不奇怪,沈阳也是中国房地产库存较高的城市,没有多少外地人愿意在此地购房,享受东北风光。

  东北还有其他城市,但重要省会城市已经如此,其他城市可想而知。

  4

  兰 州

  兰州人口流失速度与东北城市、与太原相当。

  2008年,太原在校小学生人数29.8万人,到2013年(2014年数据没有查到)为25.4万,5年下降了14.8%(全国小学生5年平均下降9.4%)。2008年,兰州小学生人数为23.5万人,2013年为20.3万人(2014年数据未查到),5年里小学生人数下降了13.6%。

  与银川这样的较小城市不同,兰州、太原经过此前煤炭、石油等行业的发展,人均财富有了提升,已然培育起一个新富阶层。

  太原2015年本外币存款高达10830.05亿元,人均本外币存款在25.08万元; 兰州2015年本外币存款7945.82亿元,人均本外币存款为21.543万元,全国排名不算落后,在深圳的一半左右,在西北城市中令人垂涎,高于西北经济最大门户城市西安。

  兰州的经济数据勉强过得去,建立在大规模投资的基础上,2005年兰州GDP为567.04亿元,2015年为2095.99亿元,上升约3.7倍,低于银川的5.13倍与西安的4.17倍。

  经济增速就比较漂亮了,根据兰州官方数据,2000年到2002年,甘肃省经济增速在10%以下,从2003开始的十年间,在10%以上。兰州市生产总值增速2000年的9.2%,2007年达到12.5%,2009到2013年均增长率14.3%,2015年也在8%以上。相当漂亮的数字,所以兰州是在发展。

  经济结构没有太大变化,从2004到2012年,轻重工业比重变化不大,重工业比重远远大于轻工业比重,兰州的文化产业与周边西安、南宁等城市的差距在拉大,政府意志过于强大,但又没有强大到受宠,成为西北独一份的程度。对于兰州这座城市来说,最要命的是没有培育起大型民企,我们说不出当地的知名产业和企业,城市定位模糊不清,从西北门户到西北工业重镇似乎都沾得上边,在西北的经济、教育地位与西安越拉越大,再下去要与西宁等城市为伍。

  从高铁图、从教育资源、经济资源、人口资源看,西安是西北独一无二的中心,兰州、银川等城市只能靠特色生存壮大,如果没有长板理论中最长的那块板追求城市高溢价,兰州将被西安等中心城市和其他特色城市压得没有出头之日。

  根据兰州市出台的《“十三五”规划纲要》,十三五期间,兰州将扩大文化旅游合作、建设丝路信息走廊、全力打造综合交通枢纽、大力建设国际港务区、深化国际经贸合作、推动区域合作发展。从这个规划中,我们仍然看不出,特色在什么地方。

  5

  大 同

  大同虽然有石窟,是中国著名旅游城市,但文化产业在经济中很不占主流,人们印象中是遮天蔽日的尘土,这与大同过于丰盛的煤炭资源有关,也与大同历史上是军事重镇无法大力发展经济有关。

  过去60余年,大同向全国输送煤炭24亿吨。1984年,大同市被国务院列为13个全国较大的市之一,与重庆、洛阳、无锡等城市比肩。沉浮起落,现在,大同与重庆、无锡无法相比。

  2005年,大同GDP为370.06亿元,到2015年GDP上升到1052.9亿元,上涨约2.85倍,略低于省会城市太原的3.05倍,这个速度在国内较低。

  常住人口从2005年到2015年的十年时间,增长不到30万,在校的小学生人数从34.1万大幅下滑到19.8万人,人们对未来预期不佳,纷纷把孩子送出本地。这是山西各城市的常态,只不过大同、运城数据更典型更可怕而已,在煤炭产业发展过程中,各地富豪忙着把孩子送出去读书生活。

  从大同可以看出当地经济结构不良、贫富分化严重,重化工业忽上忽下、煤价忽上忽下之际,总有一些人靠煤炭发了大财,总体财富的提升有助于经济度过目前的难关,很可惜,山西不然,不仅省会城市太原的财富数据不佳,其他城市更是如此。

  大同2015年人均本外币存款为7.10万元,在山西各市中已经算不错,其他如吕梁、临汾等城市更糟,财富数据不佳导致大同消费不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去年为567.7亿元。有一种可能,地方富翁不仅把孩子送出去,也把资金转向其他大城市包括省会太原,而不是留在当地。

  在经济煤炭价格不振时,太原大同经济不好可以理解,但在煤价疯狂上升时,当地的经济与财富仍未得到较好的配置,说明当地经济缺乏良善的制度支撑,大同在山西省内的经济地位一路下滑,同煤的情况就可以揭开冰山一角。

  大同这个城市的未来如同其原掌门人耿彦波一样不可琢磨,充满不确定性。据《财经》杂志报道,2008年2月耿彦波出任市长后,从2008年到2012年,城建投入共达1000亿元,除去社会资金,政府投入大约六七百亿元。2013年2月7日,耿彦波前往省城太原担任市长,大同部分市民要求耿留任。虽然已经开工的工程继续开工,但古城西城墙未按原计划于8月合拢。大同现在如半边阴阳城,一部分做好的花团锦簇,另一部分难以入目。《财经》报道,大同古城成为一种奇异的混杂:以四面城墙为界线,一座座修缮完备的古建筑群落巍峨高古,颇有北魏遗风,成为市民休闲娱乐的新场所,但深入到老城的细部,却如同步入一座鬼城,尤其夜晚时分,站在华灯初上的东城墙上俯瞰,老城内黑黢黢一片死寂。2015年,大同全市房地产业开发投资139.2亿元,比上年下降41.4%。只这一个数据,就可以得出财政紧张的结论。

  幸运的是,大同未来的发展方向清晰,与北京接轨毫不含糊。提出“大开放”,强力建设东承首都、西接丝路、南贯三晋、北通蒙俄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大旅游”,激活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资源,重磅打造通向世界的旅游度假目的地;“大产业”,全力承接京津溢出产业,紧盯新兴产业,厚植发展优势,走永续发展的绿色之路。

  一句话,只要有绿色制造业,对接北京成功了,成为北京的后花园,成为连接塞上的特色城市,大同也就有了未来。现在,在定位方面与大同竞争的不少,北京的后花园暂时轮不到大同,苦日子还得过几年。

  6

  洛 阳

  我一直夸奖河南郑州发展快,现在不得不说说河南另一个发展不那么快的城市,洛阳,发展确实比较慢。

  在水运时代、宋代以前,洛阳是中国经济重镇,但到了铁路时代,经济重心就逐渐转移到了郑州,随着郑州高铁、航空、公路枢纽的建成,马太效应造成的情况就是强者恒强,现在无论从基础设施投入、人口流入,洛阳都不能与郑州相提并论。洛阳就是再蔑视郑州的没文化也没有用。

  虽然洛阳总体GDP增长还不错,并且在国内排名还不算低,在河南也是郑州之外的独一份。但仅从GDP的增长一个数据就可以看出来,洛阳是一个找不到方向的城市,是一个沉迷在历史中的城市,现在还没有能力让历史焕发生机。

  2005年郑州GDP为1650亿元,2015年为7315.2亿元,相比之下,洛阳1111.5亿元,与郑州相差无几,但到2015年仅3508.8亿元,10年增长3.15倍,比昆明、长沙、兰州还要低。

  2015年洛阳服务业发展在省内较低,洛阳第一产业完成增加值236.39亿元,同比增长5.0%;第二产业完成增加值1740.66亿元,同比增长8.9%,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6.6%;第三产业完成增加值1531.70亿元,同比增长10.3%,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40.0%,拉动GDP增长3.7个百分点,增速居全省第13位,低于全省平均水平0.2个百分点。这说明当地细分市场并不发达。

  在最新的高铁规划中,洛阳也比较悲催,根据《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16~2025年)的规划图看,呼南高铁从山西晋城进入河南后,向东拐了个大弯儿,经焦作、郑州与郑万高铁相连,避开了原本可以经过的济源、洛阳,民间呼吁强烈,这一线路从豫西的洛阳走显示更直接成本更低,但洛阳暂时被“抛弃”了,规划与省内经济地位同步下降。

  目前,洛阳人口仅次于郑州,从小学生数量来看,从2010年63.95万人下降到58.28万人。总体上看,这五年各城市小学生数量下降是常态,但河南人口极多,郑州、南阳等城市小学生数量还在上升,从本质上来说,洛阳是一个资源与人才流出的城市。

  洛阳拥有的财富与郑州根本不是同一个数量级。2015年人均本外币存款为6.20万元,而郑州为17.699万元,虽然跟其他地级市相比,洛阳是最高的,但差距会越来越小。

  未来,洛阳只能做特色城市,同时保持住河南省内第二大市的位置。这并不容易,要知道,郑汴城市群提升的是开封的地位,没洛阳什么事儿。对于洛阳来说,提高在全国规划中的地位,找准未来的工业方向,大力拓展服务业,才是大事正事。首先要提高城际铁路等级,与郑州联系到一起。

  所幸的是,今年3月份,洛阳市发改委在回复网友关切时称,该线路在焦作形成2条路线,过境洛阳和郑州。

  7

  南 昌

  南昌是个让我比较纠结的城市,前途不算漆黑,与中西部小城市相比,南昌发展得还算不错,红谷滩也算是国内房价一度增长较快的地方。

  选择这个城市估计会引起一些人的惊讶,如果说东北某些城市暂时无可救药,那么南昌就是一个染上了小病而整体经济体里面免疫力较强的城市。

  在长三角城市群里面的重要城市中相对落后。但南昌在整个长江中下游的省会地区中基础不强、未来发展模式不清晰。

  从2005年开始到2015年,南昌的GDP从1007.7亿上升到4000亿,10年时间上升3.97倍,略高于太原等城市,低于长沙的6倍左右,与杭州、南京等城市总量差距更大。

  江西省内没有城市可以与南昌竞争,南昌是人口流入地,从2010年到2015年,常住人口五年增加26万左右,但较为真实的小学生数量在下降:从2010年的1047所小学下降到2015年的904所小学,学生人数从43.66万下降到40.67万,江西省内的人才与企业家流失也较为严重。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东南地区,江西是个传统农业省份,距离海洋较远,小农经济和思想比较重,并且官场生态与民间信用生态不大良好。我有个朋友就在南昌附近上了个投资的大当,与当时的领导人提倡的植树相关。环保是好事,南昌也是全国首批6个低碳试点城市,但补贴的腐败使得绿服成为绿腐。

  从武汉到长沙,南昌是2030年规划中高铁不算太发达的地方,与南京、武汉等城市不可同日而语。在华东城市圈中,目前从城市群的粘合度来看,只是从南京幅射到合肥,而南昌则是下一波大经济转型的幅射地,目前还没有根本性变化的迹象。

  8

  温 州

  什么,温州,有没有搞错?这是中国市场经济的发源地之一,是我国最富裕的地区之一,温州人足迹遍布全球,炒房有温州帮,现在炒股也有温州帮,温州人是中国的犹太人,也是中国最具有金融意识的群体,说温州前景黯淡,搞错了吧。

  没有错。温州人有前景,不等于温州有前景。

  温州有特色,此前的特色成为其发展之源,现在则桎梏了温州的发展。

  首先,温州城市缺乏规划,基建不太好,以前这一景象受人称道,小政府才能发展起大市场。当城市发展到了一定阶段,起码说明此处缺乏规划发展的自组织能力,或者说,这帮先富起来的人没有得到制度的支撑,可以向着规划健康发展过度。现在,温州资金无论炒房还是炒股,以凶猛的赚快钱为主,这说明温州人存在恐惧心理,以规避未来的不可测的风险。这样的恐慌对于当地经济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其次,温州人圈子相对封闭,以前做为信用圈互相支撑的基础受到称道,现在我们知道,一旦发生大型经济周期转变,老乡的信用担保体系会从如履平地变成火烧连营,一场大火就能烧掉担保体系。温州金融创新曾经那么受重视,但到现在为止,温州的金融创新并没有取得重要成果。这既有外部的因素,也有当地文化基础的因素。

  无论是婚姻还是其他,温州人形成密不透风的圈子,有点像潮汕商帮。在市场经济刚起步之时,这样的做法可以形成合力,但发展到一定阶段,只有深圳、北京这样的移民城市才能合最优秀的人才之力,而在温州当地却很难做到,温州不是一个开放的移民城市。

  一些温州人在外地可以是人中龙凤,我认识一些很优秀的温州企业家,但到了当地,却因为池水太浅得不到太大的发展。他们大规模地移居外地,很多移居到纽约、巴黎。

  第三,温州人有钱,地球人都知道。但从本外币存款来看,2015年温州人均10.51万元,远不如绍兴和宁波,跟唐山这些城市差不了多远,宁波人均本外币存款20.67万元,绍兴13.99万元,金华12.63万元——问题来了,温州的资金流向了哪儿?为什么不能沉淀在当地?为什么富裕之后,还在笑傲邻居这些面子工程上涂抹?

  再看教育,温州虽然有8所高校,只有宁波的一半,嘉兴也有10所,又一个问题是,温州的资金为什么不能在三十年里积聚起足够的教育资源,作为未来经济发展的后劲?

  温州是这样的一个城市,显示了在传统文化中放松管制,城市能够达到的市场化发展前景。同时也显示了,没有市民文化、规制文化为支撑,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经济圈中,资金会怎么运作,人会往哪儿走。

  温州希望温商回归,他们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当地的环境,以及当地并不鲜明的经济特性,使得温商的回归,更多地基于感情,而不是基于理性。

  9

  唐 山

  寻找不同城市的统计数据,统计数据的详尽与寻找的难易,是非常反映政府部门的服务意识的。唐山就属于数据比较粗陋的城市,从统计公报中,无法找到2005年、2010年的中小学生人数等数据,通常来说,数据越是详尽的城市,市场化程度越高,河北一些地区的数据屡有缺失。

  从很多指标看,唐山在河北省内城市中不算落后,正因为唐山的工业基础,使得唐山的转型之路尤其艰巨。从2005年到2015年的十年时间,石家庄的GDP增长了2.94倍,唐山的增长3.01倍,高于石家庄。同样是人口大市,唐山2015年的人均本外币存款为9.56万元,虽然只是北京的十分之一,却是河北省内最高的。

  唐山普通高校有7所,在河北省内仅次于石家庄、保定,研究生人数也不少,2015年有2.498万人,作为河北一人重要的工业基地,此地应该是聚集了一些人才。

  按理来说,唐山是河北省内经济基础雄厚的城市,为什么前景有些迷茫,重要的原因是京津冀一体化过程中的定位,这是京津冀中的东北门户城市,离北京也勉强够得上一小时城市圈,但唐山的产能过剩是实实在在的,没有任何政策能够帮助唐山尽快转型。

  以往没什么存在感的省会城市石家庄找到了存在感,廊坊更不必说,依仗靠近北京的区位优势,收获了北京资源溢出的大量红利,现在不是灯下黑,而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唐山的定位是什么?唐山有文化旅游生态旅游,有绿色产业,有现代物流产业,这些都不错。关键是,以钢铁为龙头的重化工业怎么办?

  不管是不是京津冀一体化,唐山的钢铁产能过剩是实打实的,只要牵涉到制造业升级,牵涉到压缩过剩产能,就是最困难的。根据河北省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的任务安排,2013年到2017年底,唐山市需要净压减炼铁、炼钢产能2800万吨和4000万吨,分别占河北省压减产能的42%和59.5%,仅从这个数据就可以看出,唐山市的压力。这还没有结束,要知道,在京津核心区域压缩产能的过程中,首钢那些产能会向哪儿转移?那些围绕着重化工业的就业人口怎么办?

  现代研发,现代物流,不是说说就行的。别忘记了曹妃甸当年的油田大喜讯,现在怎么样了?这样的大报喜讯,透露出当地某些吃了兴奋剂,务实匮乏的消息。

  10

  大 连

  大连是我看过最有市场气息的东北城市,可惜,被本地区其他城市带累坏了,也被复杂的东北亚局势带累了。

  以前去大连,当地人有满满的精神气,看得出作为东北经济发展重镇的骄傲,而现在,这样的骄傲已经不见,大连当地的朋友会坦承最近几年发展的滞后,在怀念经济高速增长时同时,憧憬金普新区无限的发展前景,作为对冲未来风险的最大利好因素。

  大连入选不是因为过去经济不佳,而是未来前景不够明朗; 不是经济基础不好,而是有好几年迷失 了发展的方向。

  作为东北亚的重要港口,大连本可以成为连接东北亚经贸的重要港口,但一度外资撤资较为严重,直到最近的外资投资数据才有所好转,主要集中在新区,是大力招商引资的结果,不知道势头能不能稳定。一度亚元之议盛行,东北亚经济有连成一体之势,这对大连是极大的利好。如今地缘政治不平衡,东北海洋城市大连不可能不受冲击。

  1到8月,大连金普新区实际利用外资8.29亿美元,占大连市利用外资总额的近40%;增资项目22个,新增投资总额152.463万美元,同比增长870%;新批外资企业42家,投资总额147.252万美元,同比增长44.5%。

  大连的在校小学生人数无法统计,但从统计公报上得知,小学数量从2010年的912所下降到2015年的745所,小学生人数在下降,但似乎情况好于沈阳。从高等教育的数量来看,这五年数量有所下降,不如沈阳,但研究生的数量则与沈阳不相上下,大连高等人才较多,目前的海事等大学在全国拥有重要地位,就看怎么留住人才。

  大连的GDP从2005年的2150亿元,上升到2015年的7731.6亿元,上升3.6倍左右,而沈阳同期从2084.1,7280.5亿元。不可忽视的是,2015年沈阳的常住人口超过大连100多万,大连人口少而GDP排名省内第一,作为辽宁经济重镇的位置不言而喻。

  大连人均拥有财富略高于沈阳,比本溪等城市高于两倍有余,是名符其实东北最富裕的地区,可惜的是,从消费数据来看不算高,可能此地存在较严重的贫富分化。最让人担心的是,大连可以传染上其他东北城市的弊端,城市服务业不够细分,导致城市发展缺乏内地的强劲动力。并且,随着省会城市资源的集聚,与大连争夺资源的情况可能会加剧。

  围绕着大连特色的工业、远洋运输、定价、服务等产业链,很可能因为城市产业链细分不够,以及周边强烈的非市场化环境,无法得到长足的发展。大连是东北经济的风向标,如果大连能起来,可以带动一片发展,如果大连都发展不起来,其他地区也就可想而知了。

  必须强调的是,同样是东北城市,同样未来前景迷茫,不同的城市大不一样,大连情况较好,从房屋租金、消费与政府对市场化的重视来看,哈尔滨次之,长春等而下之,其他城市就不一一列举了。

  这一系列到此初步告一段落,其他侯选城市也有,比如淮南、株洲等地,但考虑到典型性,选取了上述城市。我们客观评价,希望中国城市化未来更顺利,现在是中国城市圈与行业重构的大时代,需要更多地理性探讨。如果有可能的话,未来我们会选择一两个城市与行业,展示转型的广阔空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