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叶檀
叶檀:我眼中最无前途的十个中国城市(二)
2016-10-11 来源:叶檀财经

  我眼中最无前途的十座城市,第一篇写完两个城市,都在东北,有东北的朋友哭着问,接下来呢,是不是全在东北?

  安慰一声,不是,其他地方的城市也有入选。但再砸一块砖头,东北确实是入选城市较多的地区,我也不想这样,没办法,从各项数据到观念,不得不入选。

  强调一下评判标准

  首先是人口流失的地级及地级以上城市,这些城市在此前三十年以制造业发展为主体的工业化改革中,作为劳动力的输出地,人口源源不断地流出本地。目前面临经济转型期,人口仍在源源不断地流出,只不过换了一批人,当地有想法、有实力的人率先出走,给当地留下一地鸡毛。

  其次是市场观念落后,一个城市只有几个国企主导的行业,并且大企业办社会,使得城市服务业无法细分,导致当地市场意识落后,父母热衷于逼迫子女考公务员、进入国有大中型企业,从进入的第一天就可以看到退休的那一天。

  第三是人均财富占有量低,教育相对不发达,相应的消费数据也较低。

  除此之外,还包含了我对当地城市未来发展的预期,这一部分源自我在各地的实地感受,比较有弹性。

  排名不分先后,不是第一个写的城市就最糟糕,最后一个写的就不那么糟糕。

  3

  沈 阳

  在东北三省中,辽宁是人均本外币存款最多的、也是常住人口最多的省份,从理论上来说,作为辽宁省会的沈阳,应该情况在东三省中最好。

  事实并非如此。辽宁省内有个强大到可以与沈阳争夺资源的城市大连,从发展速度与市场观念看,如果大连经济迟迟无法复苏,包袱沉重的沈阳不可能好到哪儿去。

  沈阳虽然在东三省中人口流失比较少,但从小学数量看未来劳动人口处于下降趋势。2005年沈阳小学数量977所,到2015年直线下降到274所,小学生数量倒没有吓死人的下降,仅从39.7万人下降到36.51万人。幸运的是,沈阳的高校数量与人数,在省会城市中并不落后。

  GDP增长较为缓慢,2005年沈阳GDP2084亿元,2015年升至7280.5亿元,十年时间上升约3.494倍。对比其他发展较为缓慢的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这个数据不像这两年的GDP数据这么让人难堪。长沙从1520亿上升到8510亿元,上升约5.6倍; 贵阳从603亿元到2891亿元,上升约4.79倍; 昆明从1062亿元到3970亿元,上升约3.74倍; 其他太原、石家庄、温州、东莞等城市,增速也不快。

  现在,东北GDP在全国垫底。2015年,辽宁省以3%的增速在全国排名中垫底,东北三省GDP增速均列入倒数五位。2015年辽宁省固定资产投资出现负增长,降幅达到27.8%。

  沈阳人均本外币为16.928万元,位居中游,在东三省的省会城市中是最高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15年为3883.2亿元,按照829.1万的常住人口,消费总量不算少,无论从财富从消费从教育还从城镇化数量的角度衡量,沈阳是有历史底蕴的,很可惜,这个底蕴给折腾得七零八落。

  辽宁曾经有过计划经济的好日子,从1953年到1957年“一五”期间,苏联对新中国工业领域援建的156个项目中,东北包揽56项,仅辽宁就占据24项,这是中国计划经济最彻底的地区。计划经济的坏日子也曾经有过,并且从中国进入市场经济之后,日子越过越糟糕,制度赶不上市场发展的趟儿。尤其是重化工业过剩之后,包括沈阳在内的东北转型首当其冲。

  据《新京报》今年2月24日报道,整个东北地区95%是传统产业,新兴产业仅占5%。沈阳作为东北的中心城市,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比例也高达9比1。近两年不仅固定资产投资量下降,全社会的研发投入也严重滞后,辽宁省的全部企业中,有研发机构的仅占到2.7%,位列全国倒数第一;有研发活动的仅占4.5%,全国倒数第二。

  制度、观念、基础,决定了东北转型成功会比东南沿海地区慢得多。虽然东北、辽宁有全国一流的工程师、大规模受过训练的工人,无奈成为珠三角、长三角的人才输出地,当地的人才没有高效配置。

  电影《钢的琴》是本好片子,很多人认为反映的是沈阳铁西区,钢厂旧厂区如同鬼城,一片狼藉。并不奇怪,沈阳也是中国房地产库存较高的城市,没有多少外地人愿意在此地购房,享受东北风光。

  东北还有其他城市,但重要省会城市已经如此,其他城市可想而知。

  4

  兰 州

  兰州人口流失速度与东北城市、与太原相当。

  2008年,太原在校小学生人数29.8万人,到2013年(2014年数据没有查到)为25.4万,5年下降了14.8%(全国小学生5年平均下降9.4%)。2008年,兰州小学生人数为23.5万人,2013年为20.3万人(2014年数据未查到),5年里小学生人数下降了13.6%。

  与银川这样的较小城市不同,兰州、太原经过此前煤炭、石油等行业的发展,人均财富有了提升,已然培育起一个新富阶层。

  太原2015年本外币存款高达10830.05亿元,人均本外币存款在25.08万元; 兰州2015年本外币存款7945.82亿元,人均本外币存款为21.543万元,全国排名不算落后,在深圳的一半左右,在西北城市中令人垂涎,高于西北经济最大门户城市西安。

  兰州的经济数据勉强过得去,建立在大规模投资的基础上,2005年兰州GDP为567.04亿元,2015年为2095.99亿元,上升约3.7倍,低于银川的5.13倍与西安的4.17倍。

  经济增速就比较漂亮了,根据兰州官方数据,2000年到2002年,甘肃省经济增速在10%以下,从2003开始的十年间,在10%以上。兰州市生产总值增速2000年的9.2%,2007年达到12.5%,2009到2013年均增长率14.3%,2015年也在8%以上。相当漂亮的数字,所以兰州是在发展。

  经济结构没有太大变化,从2004到2012年,轻重工业比重变化不大,重工业比重远远大于轻工业比重,兰州的文化产业与周边西安、南宁等城市的差距在拉大,政府意志过于强大,但又没有强大到受宠,成为西北独一份的程度。对于兰州这座城市来说,最要命的是没有培育起大型民企,我们说不出当地的知名产业和企业,城市定位模糊不清,从西北门户到西北工业重镇似乎都沾得上边,在西北的经济、教育地位与西安越拉越大,再下去要与西宁等城市为伍。

  从高铁图、从教育资源、经济资源、人口资源看,西安是西北独一无二的中心,兰州、银川等城市只能靠特色生存壮大,如果没有长板理论中最长的那块板追求城市高溢价,兰州将被西安等中心城市和其他特色城市压得没有出头之日。

  根据兰州市出台的《“十三五”规划纲要》,十三五期间,兰州将扩大文化旅游合作、建设丝路信息走廊、全力打造综合交通枢纽、大力建设国际港务区、深化国际经贸合作、推动区域合作发展。从这个规划中,我们仍然看不出,特色在什么地方。

  5

  大 同

  大同虽然有石窟,是中国著名旅游城市,但文化产业在经济中很不占主流,人们印象中是遮天蔽日的尘土,这与大同过于丰盛的煤炭资源有关,也与大同历史上是军事重镇无法大力发展经济有关。

  过去60余年,大同向全国输送煤炭24亿吨。1984年,大同市被国务院列为13个全国较大的市之一,与重庆、洛阳、无锡等城市比肩。沉浮起落,现在,大同与重庆、无锡无法相比。

  2005年,大同GDP为370.06亿元,到2015年GDP上升到1052.9亿元,上涨约2.85倍,略低于省会城市太原的3.05倍,这个速度在国内较低。

  常住人口从2005年到2015年的十年时间,增长不到30万,在校的小学生人数从34.1万大幅下滑到19.8万人,人们对未来预期不佳,纷纷把孩子送出本地。这是山西各城市的常态,只不过大同、运城数据更典型更可怕而已,在煤炭产业发展过程中,各地富豪忙着把孩子送出去读书生活。

  从大同可以看出当地经济结构不良、贫富分化严重,重化工业忽上忽下、煤价忽上忽下之际,总有一些人靠煤炭发了大财,总体财富的提升有助于经济度过目前的难关,很可惜,山西不然,不仅省会城市太原的财富数据不佳,其他城市更是如此。

  大同2015年人均本外币存款为7.10万元,在山西各市中已经算不错,其他如吕梁、临汾等城市更糟,财富数据不佳导致大同消费不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去年为567.7亿元。有一种可能,地方富翁不仅把孩子送出去,也把资金转向其他大城市包括省会太原,而不是留在当地。

  在经济煤炭价格不振时,太原大同经济不好可以理解,但在煤价疯狂上升时,当地的经济与财富仍未得到较好的配置,说明当地经济缺乏良善的制度支撑,大同在山西省内的经济地位一路下滑,同煤的情况就可以揭开冰山一角。

  大同这个城市的未来如同其原掌门人耿彦波一样不可琢磨,充满不确定性。据《财经》杂志报道,2008年2月耿彦波出任市长后,从2008年到2012年,城建投入共达1000亿元,除去社会资金,政府投入大约六七百亿元。2013年2月7日,耿彦波前往省城太原担任市长,大同部分市民要求耿留任。虽然已经开工的工程继续开工,但古城西城墙未按原计划于8月合拢。大同现在如半边阴阳城,一部分做好的花团锦簇,另一部分难以入目。《财经》报道,大同古城成为一种奇异的混杂:以四面城墙为界线,一座座修缮完备的古建筑群落巍峨高古,颇有北魏遗风,成为市民休闲娱乐的新场所,但深入到老城的细部,却如同步入一座鬼城,尤其夜晚时分,站在华灯初上的东城墙上俯瞰,老城内黑黢黢一片死寂。2015年,大同全市房地产业开发投资139.2亿元,比上年下降41.4%。只这一个数据,就可以得出财政紧张的结论。

  幸运的是,大同未来的发展方向清晰,与北京接轨毫不含糊。提出“大开放”,强力建设东承首都、西接丝路、南贯三晋、北通蒙俄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大旅游”,激活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资源,重磅打造通向世界的旅游度假目的地;“大产业”,全力承接京津溢出产业,紧盯新兴产业,厚植发展优势,走永续发展的绿色之路。

  一句话,只要有绿色制造业,对接北京成功了,成为北京的后花园,成为连接塞上的特色城市,大同也就有了未来。现在,在定位方面与大同竞争的不少,北京的后花园暂时轮不到大同,苦日子还得过几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