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澳门发钱 内地眼红
2016-11-17 来源:中国经营网

  澳门迎来了现金分享措施实施的第十年,根据澳门特区行政长官崔世安15日在立法会发表2017财政年度施政报告,澳门2017年计划向永久性居民每人发放9000澳门元,非永久性居民每人5400元。此外,政府还准备向每名符合资格的澳门永久性居民的个人账户注入10000元启动金,并继续额外向居民的公积金个人账户注入预算盈余特别分配7000元。

  澳门的现金分享政策一直深受大陆民众眼红,但是主流媒体却多有指责和之一。很多专家认为派发现金作为一项制度没有可持续性,并且是对公共资源的不当应用,有懒政的嫌疑。财政应当用于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上,不该简单用现金方式分配,让群众自己去解决政府本该承担的责任。

  这种质疑并非没有道理,实际上就连在澳门内部也有同样的声音。政府提供的社会福利具有不可降低的特征,否则会引发严重的社会不满。这两年澳门的财政收入较好,政府有钱发,而且一年还比一年多。但是如果明年经济形势急转直下呢?如果财政收入难以为继呢?此时取消或降低福利的做法,就会引起群众的不满。而要继续保持金额不断的增加,将会成为严重的财政负担,这样,难说澳门会不会变成又一个希腊。

  同时,如果把这部分钱放在社会保障里,用在教育上,医疗上,确实比平均分配要更好一些。从人群的需求上来看,直接发钱的办法是绝对公平,但是却忽略了人群间不同的阶层属性,与低收入群体对于某些社会服务需求的迫切性,会造成人群之间的相对不公。

  不过,在固定行政区域内,用直接发钱的方法让全体民众享受到经济发展红利的做法,却在国际上越来越流行。瑞士一度也要全民发钱,芬兰更是马上就要付诸实践了。因为越来越多的政策学和社会学者,开始在评论社会福利的平等性时,除了考虑人们的阶层性与需求程度,更关注人群的获得效应。

  简单来说,就是看财政每花费100元,谁得到了多少。是一个人拿走了90元,还是100人每人拿走了1元。目前很多国家的阶层矛盾日趋尖锐,正是因为在现有制度下,将社会财政投入在公共服务上的做法才是真正的看似公平,其实不公平。

  比如我们用财政修建一所医院,看起来是提供了公共服务,但是普通群众实际上从中获得的并不是多数。因为起码在这所医院里看病治病是要花钱的,想住院甚至是要走关系的,而医院里还有很大一部分面积都建成了高干病房。这样算下来可能医院投资超过50%的部分都在为权贵服务。

  公路也是一样,用财政与贷款共同修建的高速公路,最后难逃成为个别人牟利工具的命运。至于学校则更为明显。虽然教育部总说义务教育没有重点与非重点,但是在资金投入上却完全不同,那些完全被建设成为现代化的、高科技的,拥有一流师资力量和硬件条件的小学,俨然不是我们寻常人家子女能进去的地方。

  除了社会和政治学者,经济学家也开始支持全民发钱的做法。人们在拿到钱之后总是要消费的,在内需不畅的局面下,直接提高人们的购买力,让他们去消费从而带动市场也未尝不可。例如微观到一个理发师来说,周边人们获得现金之后,可能来做发型的消费就会大方些,他的利润会大幅增加,而在赚钱之后,他可能会去高档餐厅,去购买平常不舍得买的商品。社会的整体消费意愿会在全民发钱之后大大增加。

  因此澳门发钱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政策,发多少,怎么发,给谁发都需要复杂的考量。其本身更是包含了政治学中平等性的思考,也有实用性的考虑。只有那些即不发钱,又不改制度,把钱揣进自己口袋的做法,才是真正的懒政和腐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