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信集团董事长、CEO依西·施梅兹:我们的目标是改变消费习惯
2017-09-16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张岩铭,何伊文

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中国消费金融创新报告》,当前我国消费金融市场规模估计接近6万亿元,如果按照20%的增速预测,我国消费信贷的规模到2020年可超过12万亿元。行业的快速增长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参与者,作为唯一一家在国内取得牌照的外资企业,捷信瞄准国内的广阔市场,致力于把贷款提供给银行服务不到的人。

“审批流程简单、快速,大量的投资和非常先进的风险管理技术,使我们能够扩大客户群。”捷信集团CEO依西·施梅兹(Mr. Jiri Smejc)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今年以来,捷信集团在中国动作频发。目前,捷信在中国拥有超过22万贷款服务网店,服务客户超过3700万人次,其中70%是无法从银行申请贷款的人群。

随着目前中国金融消费市场日趋成熟、扩大,捷信如何看待中国特有的发展环境?如何因地制宜,不断完善核心风控技术在国内的运用?为此,记者专访了捷信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依西·施梅兹。

打造优越的风控核心技术

《中国经营报》:捷信集团有非常好的风控核心技术,这一核心技术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依西·施梅兹:我们的风控系统有三个核心部分:第一是审核,第二是防欺诈,第三是催收。在防欺诈的过程中,我们主要看如何确定贷款的额度。举例来说,在中国我们接入了多种大数据资源,进而对申请贷款的客户进行打分。同时,我们也会利用在不同国家积累的经验,以及客户的信用记录来进行全面评估。

我们会对客户进行严格审查,以避免客户出现无法还清贷款的情况。如果我们发现一位客户已经申请了许多贷款,我们会拒绝他。虽然他目前有能力还款,但过了一段时间就有可能无法还款。

《中国经营报》:捷信70%的客户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他们的信息能够从什么途径获得?捷信如何把控贷款各个环节的风险?

依西·施梅兹:70%的客户之所以无法从银行申请到贷款,是因为银行认为他们资质不够。但我们提供的是非常小额的贷款,比银行有更多信息,在此基础上我们认为他们有资格获得贷款。

在第一个审核阶段,我们通常会对外部和内部数据进行分析,数据来源包括央行的征信记录和个人身份数据。

第二是防欺诈。一方面,我们考虑了生物识别;另一方面,通过软件自动分析比对,几百个不同的网络数据,如果与申请时提供的信息不相符,系统会自动分辨出可疑用户,判断是否可以批准贷款申请,风控部门会仔细调查,减少欺诈发生的可能性。以上所有步骤都是在客户的授权下完成,这也为我们的收据获取资质提供了合法依据。

第三个是催收。我们在中国的催收部门有超过5000名工作人员,他们会对逾期未还款的客户进行催收。根据客户行为以及系统分析,催收人员会知道要给哪些客户打电话,以及要怎样联系他们进行催收。同时,我们还有一个项目部门,负责解决一些特殊情况。这种催收策略与我们要建立起负责任、可靠的贷款渠道的这一长远目标是相符的。如果我们的客户遇到困难,我们也会帮助他,比如给他一段“付款缓冲期”。

深耕独具特色的中国市场

《中国经营报》:捷信在中国已经经营了10年,比起欧洲市场或者亚洲的其他市场,中国市场有什么特点?中国的贷款申请人与其他市场的客户在不良率或需求等方面有什么区别?

依西·施梅兹:中国市场是发展速度最快的,我觉得中国客户的还款情况比其他的一些国家要好。在中国市场,一开始我们也有遇到欺诈的情况,积累了不少防欺诈经验。不过总体来说,各个国家的客户行为差不多。

《中国经营报》:你对于中国关于风险防控的政策框架有什么想法?你是否有看到一些市场风险出现的可能性?

依西·施梅兹:三四年前,我参加过博鳌论坛,探讨金融领域的发展。当时我介绍过,中国要注意“影子银行”问题的潜在威胁。“影子银行”和非正规的贷款模式以及P2P模式有关系。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在这方面做了不少举措,控制潜在的高利贷和非正规贷款现象。我们也通过各种指标,分析评估是否会出现大规模过度负债的风险。目前我们没有发现会有这种风险。我们认为中国的这些新政策是对市场发展有积极作用,都是很好的。

《中国经营报》:你们如何定义小额贷款的金额?这个金额到底是多少?在中国的目标客户是谁?

依西·施梅兹:我们在贷款服务网点(POS)的商品贷的大致平均额度是2500元人民币,线上申请的现金贷平均额度是1500元左右。如果是我们合作过的客户,我们会提供交叉销售,平均额度会达到1.2万~1.4万元人民币。现在我们正在研发一项新技术,通过线上信贷的模式,给客户提供更高额度的贷款产品。

我们在中国的典型客户主要来自草根阶层,70%都是第一次贷款。他们是蓝领或者初级白领,一般来说文化水平不高,主要是男性和年轻人。中国消费者一些传统的习惯在不断改变,以前都是大家先攒钱再花钱,现在观念变了,人们对未来很有信心,所以敢花明年的钱。我们希望客户可以利用这些钱来提升他们的生活水平,这将直接影响他的未来。比如客户买一台手机,如果他在外面打工,就可以和家人保持联络。客户也可以把贷款花在旅游或者教育计划等方面,对于这些需求,我们也非常愿意提供贷款。

我们非常高兴70%~80%的客户,通过捷信开始接触贷款,从而将来能够成为银行的客户。我们的社会角色就是为他们提供这方面的第一次机会和相关的教育。我们也接入了中国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所以我们客户的信用记录也会上传到央行的征信系统中,这对他们的未来是很有帮助的。

《中国经营报》:你怎么判断现在中国金融消费市场发展的状况?消费金融曾经对美国的消费市场有了很大的推动,现在中国的市场是否到了一个爆发状态?捷信准备怎么去做,以应对消费市场的发展?

依西·施梅兹:从前几次全球性的经济危机来看,我们已经学会了通过一些指标来判断市场是否已经成为泡沫市场,或仍然是正常的市场。这些指标显示,中国的消费金融客户正在非常积极地贷款。目前没有迹象显示会出现泡沫市场或者经济过热的现象。我再补充一句,罗兰贝格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在中国,20%的消费是通过信贷实现的,韩国现在大概是41%。

这里还有另一个数据,在美国, 50%的冰箱和42%的电视机都是通过消费金融购买的,在信贷消费这个领域的比例就更高了。

国际合作新机遇

《中国经营报》:捷克总统之前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你认为,中捷两国实施这一倡议会带来什么新的机遇?

依西·施梅兹:我参加了5月份的会议,听到了习主席的演讲。我相信这个倡议是很好的,因为它把整个世界连接到一起,能促进各国之间的合作。 “一带一路”倡议是长期的,会消除很多壁垒,这对大家都有利。

我介绍一个具体的例子。在中国,捷信和很多手机厂商合作,比如华为、OPPO等。我们把这种合作模式也引入了其他的亚洲市场。手机厂商与捷信合作之后,可以利用我们在各个国家的网络来促进销售。比如在越南市场,OPPO每个店里的所销售的手机都可以通过捷信进行分期支付。

《中国经营报》:捷信在中捷双边经济关系方面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你对捷信在中国的未来有什么期待?

依西·施梅兹:之前有记者朋友们经常问我,将来捷信是不是考虑一个中国合作伙伴。我一直回答:“是,我们会考虑的,有一天我们会有一个新的中国伙伴。”我们在中国市场上当然需要当地的伙伴,需要一个合作伙伴来帮助我们更好地融入中国市场。这会带来当地的资金、资源,以及新的业务场景。因此,我们和太盟投资集团签署了合作协议。太盟投资集团是亚洲最大的私人股权投资公司之一,资产超过180亿美元。他们将向捷信集团旗下的香港子公司投资20亿元人民币。再过3~5年时间,我们办理完在中国的所有手续,他们会成为我们集团在中国的股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从燃油机时代到新能源时代的转变

据大众汽车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1~10月,大众汽车在华累计销售258.4万辆新车,依然是在华销量最高的汽车品牌。[详情]

访空中客车(中国)有限公司总裁陈菊明

1995年空中客车(以下简称“空客”)正式进入中国市场。那时,和竞争对手波音相比,空客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还很低,只有6%,运..[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