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回归:百亿美元解决身份问题
2016-08-27作者:高素英、李静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2016年7月18日,奇虎360正式从纽交所摘牌,完成了退市的重要一步,而私有化之后的动向更是引起众人瞩目。近期关于奇虎360私有化进展最多的传言就是业务拆分和借壳,套利之说更是引起了业界的关注。

  面对业界流传的诸多传言,向来好说、敢说的周鸿祎迟迟不见“现身说法”。直到8月22日周鸿祎坦言,没有回复的重要原因是因为股票一直没有完成退市,碍于美方监管部门、以及作为买方团的发起者,说话稍不恰当就会影响私有化的进程。

  面对这一迄今最大规模的私有化,周鸿祎表示,风险很大,但为了未来的发展必须回来。“奇虎360私有化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企业在进一步壮大过程中遇到的‘身份’问题。退市之前,奇虎360是一家由中国人控制的在美国上市的网络安全公司,从法律、资本的角度来讲是一家外资企业,在国内为大型国企、国家单位、涉密企业提供安全服务,肯定拿不到认证资质;而对于美国人而言,奇虎360是一家中国公司,它永远不可能信任你。”

  “未来360不仅要保护老百姓的安全,还能保护国家的安全、社会的基础设施安全,还会不断地投入和并购一些有潜能的小公司,融入到国家网络安全的建设中。”这是360的规划,也是周鸿祎的梦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等媒体采访时,周鸿祎表示,奇虎360私有化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更好地专注于网络安全服务。

  退市风险巨大 成本高达百亿美元

  《中国经营报》:360退市场一直受到外界的关注,各种传言比较多,为什么一直没有对回应?

  周鸿祎:其实我们回归前还是一家上市公司,美国对上市公司监管非常严,所以我们有很多话确实不能够单独说。严格来说,因为私有化会涉及到退市,要从原来股东手里把原来的资产买回来。而我作为买方团发起者,需要找人借钱,把公司的股权买回来,所以有一些话不能说,担心说得不恰当会影响私有化的过程。

  很多公司在做私有化的过程当中,因为言行不慎,经常被投资人诉讼,这种例子很多,所以那一段时间大家问我,我都是咬着牙不说。经过这么长时间,算是顺利地完成了退市的工作,7月29日已经从美国纽交所正式退下来,所以才正式对外回应。

  《中国经营报》:退市的成本有多大?如何看待外界所传的套利问题?

  周鸿祎:对于外界传言360私有化是为了套利的说法,这是对私有化不了解,尤其是对360回归所经历的困难和风险都不了解。我们回来其实风险很大,因为退市场需要动用的资金数额太大,需要募集很多钱,数目差不多100亿美元。像这样的体量,退市本身就意味着很大的风险。

  一般的私有化项目,要么是股价跌得很低,甚至有比发行价还低,把它买回来,也还是可以占便宜。有的公司市值也不高,从几亿美元上退下来,基本上稍微凑点钱,就能够把公司买回来。但360的退市价格大概是发行价格的5倍,当时发行价格是每股14.5美元,退市价格是77美元,而且有很多投资人还不愿意退,我们还要给这些投资人一个溢价。

  因为我们那么多投资,长期基金持有我们的股票,我们也觉得拼命把这个退市的价格压得很低也不现实。所以这样退下来成本在100亿美元。

  100亿美元刨除一部分原来像我这样的一些老的股东外,剩下的就需要融资,但是融这么大的一笔钱也还是很有难度的。因为动用资金太多,所以360又找银行借了一大笔钱,以招商行为首的银行财团给我们提供贷款,借了三十多亿美元,约合两百亿人民币,我现在是中国最大的债务人,也是最大的“负翁”。有很多人就说360把股权、大楼等都抵押了,买这么大的资产,不质押是可不能的。

  很多公司私有化是希望跨境套利,是对股东体量越小的公司越有利,但像360这样体量的公司来说,私有化不是为了套利的考虑。如果当时不是出于对网络安全的需要,我不会做私有化考虑的。因为在美国,虽然股价不是最高,但是比发行价高很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慢慢发展还有很多的机会。

  对于几亿美元的私有化来说根本不用借钱,或者说很容易筹到钱,因为私有化的价格比较低,比如发行价格20美元,几块钱就可以买回来,相当于到美国做了一个高卖低买的事情。但对于需要100亿美元的私有化来说,如果有一部分钱没有筹到,中间出现任何问题,都会影响私有化的进程。

  《中国经营报》:360私有化中的投资人主要包括哪些?对这些投资人有何要求?能否透露一些具体的细节?

  周鸿祎:对于投资者有几个要求:第一,要跟360合作过,要知根知底。第二,未来对360在国内发展业务上有帮助。比如国内的保险公司,在很多业务上和360安全理念比较接近。我对于想赚一把钱就走的投资人拒绝了很多。

  此外,与360合资要有长远的眼光,目前国内安全市场前景比较好,但被切得比较碎,所有的公司做的规模都不大。目前军民融合仅仅是一个口号,虽然在传统国防领域的军民融合已经开始,但是在网络安全领域的军民融合还需要一个过程。360会做一些创新的事情,比如智能硬件,可能没有预想的快速,短期内难以爆发,但行业发展方是对的,所以与360的合作需要有耐心,360和银行的借款都不是短期贷款。

  在私有化过程中,我们和所有投资人都签了一个重要条款,要求投资人必须是自有资金投资,不能拿到投资额度后,再把其包装成其他产品出售,这样就违背了私有化的初衷。

  经过慎重选择,出现在360买方团的投资人主要是保险公司和专业的投资基金,选择这些大型国企的原因就是让政府安心。对于买方团有严格的约定,不允许投资人直接或者间接的资金来源于任何公募产品或者理财产品,根据我们与投资人签订的股东协议,如果投资人不符合约定的合适投资人要求,并且没有按照协议真实、准确地披露,或者真实准确地披露了,但是规定时间里面无法按照约定要求完成整改,该投资人股东应该向公司支付相当于其投资全额的30%的违约金。

  在私有化的过程中,我们要求所有投资人提供投资的架构、股权架构,为此还是换掉了一些不合适的投资人。经过这样的筛选,目前投资人对公司所有做的这些决策都非常满意。

  解决“身份”尴尬 参与国家网络安全服务

  《中国经营报》:360的股价一直比较高,为什么要选择退市呢?

  周鸿祎:因为当时国家已经意识到网络安全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上百万家企事业单位的电脑都用360的软件。虽然我们是中国人公司,但是因为我们在美国上市,投资人大部分都是境外基金,从资本结构上来说,360实际上是个外资企业,国家会没有安全感,希望能够回归。

  因此回归很重要的目的是要变成一个内资公司,变成一个中国公司,继续保持在国内的网络安全地位。

  其实360已经在为包括政府部门、外交单位、国防科研院所以及银行等政府机构甚至敏感单位提供安全防护的软件和解决方案,服务对象的数量非常庞大。

  最早我们推出的360安全软件是免费的,后来也推出了免费的企业版安全软件,当时也没有精力专门去做企业市场。因为免费,很多企业的网管也不需要申请特别的预算,就开始使用,结果他们觉得比花钱买来的终端管理软件还好用。后来我们发现360的软件已经被很多单位的网管自发用起来。

  因此这两年360成立了企业安全集团,也投资了几十家从软件到硬件各个解决方案的网络安全公司,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形成了天机、天眼、天擎、天巡等一系列企业安全服务平台和系统。

  另外一方面,国家逐渐在开放军工行业对民营企业的合作,网络安全也是一块巨大的市场,我们已经在为一些军队部门提供安全保护和解决方案。但如果360是外企的话,很多资质是拿不到的,理论上来说,很多事情是做不了。所以我们回来还是要充分发挥360在网络安全方面的领导作用。

  《中国经营报》:怎么看目前国家所面临的网络安全形势?

  周鸿祎:中国网络安全形势还是挺紧张的。过去三年,虽然我们还没有刻意做企业安全,但已经发现21起网络攻击案件,主要有针对国防科研院所、海事部门的APT攻击,针对中国空管系统的渗透等等。而且有些APT木马在系统里潜伏的时间超过好几年,一直没有被发现。现在的情报窃取已经不像过去电影演的,要撬办公室门,而是针对特定人、特定部门的定向攻击。因此我觉得,中国网络安全形势是非常严峻的。

  而且国家网络安全问题一旦出现,后果会非常严重,比如这次美国大选,希拉里邮件被曝光,可能影响美国的政治进程。

  所以网络安全形势非常严峻,360的回归就是为了能够参与到国家网络安全服务中,系统地解决基础设施、硬件网络安全问题,提供智能保护。360现在已经在很多单位得到了认可,我们的回归是为了进一步解决身份和资质的问题。

  拆分重组 把大船拆成舰队

  《中国经营报》:私有化后的360在业务拆分和重组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

  周鸿祎:其实360最近两年一直在做业务的重组和调整,特别是在做一些业务的拆分。只是过去有一些项目因为本身额度并不大,可能拆完并没有引起关注。在360私有化过程中,因为有买方团的参与,所以会定期把拆分的项目跟买方团说。

  目前企业安全已经是360下面的一个子集团,由齐向东负责。我们俩原来都是这个企业的联合创始人。随着业务越做越大之后,未来360在2 B和2 C在安全业务上是两套不同的运行规则,老齐主要负责跟政府和大的国企打交道,所以我要把他做成一个舰长,负责2B的企业安全。

  所有的企业安全公司都做不大,就是因为原来大家重视程度不够,大家在这块业务上投入也不够。360不仅要保护老百姓的安全,还能保护国家的安全、社会的基础设施安全,这些都是公司需要考虑的。360在企业安全上,一方面在独立运作,一方面还在不断地投入和并购一些更小的潜能的公司。

  另外智能硬件业务,我们可能会继续给它独立的发展空间。

  其实360拆分业务不止四块,虽然有很多的业务,但有些不算核心的业务,当然要分拆;有一些业务即使未来是核心,但是今年处在一个快速发展和创业阶段,也要拆分。

  《中国经营报》:360为什么要做业务拆分重组?具体是怎么考虑的?

  周鸿祎:因为公司做大后很多业务真的没有必要自己做。第一,公司大了之后,既想保持创新,又想保持速度,这两个其实是矛盾的。成熟业务和创新业务在大公司里面用一条准则做评判,创新业务永远做不好。

  大公司必然有一些繁文缛节和一些规则,发展创新业务的部门跟赚钱的部门PK,就拿不到什么资源,但是新的项目一定要往里面投入,在初期一定是亏损的。所以在两年前的一个年会上我提出把一个大船拆成舰队,让每个舰队都有独立的发展机会,根据业务的不一样,对于这些舰队我们可以有的控股,有的不一定控股,但它都是360集团下面的一家子公司,保证有一些公司拆出去之后有独立的财务核算,有独立的人头数量,而不受总集团的影响。原来360作为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的时候,美国季度对人头、营收都有要求,要达到目标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很多小团队的发展,实际上就是手脚被束缚。

  第二,是为了激发大家的积极性,也就是雷军当年谈的合伙人机制。360早年有两个合伙人,我跟齐向东,但是公司大了以后光靠两个合伙人是不够的,但是把每个业务的负责人都变成合伙人也不现实。唯一的方法就是对业务进行拆分,因为每拆分一个业务都会空出CEO、CTO、副总裁等多个职位。用这些职位留住有能力的人才,让他们从内部创业,从一个部门经理打工者的状态转变为创业公司的领导者,既能满足他们的个人发展,也可以挖掘很多人的潜力。

  第三,是利益的力量。互联网行业发展快,有很多人性的东西,比如公司股权跟员工分享。对于没有上市的公司来说,股票可以是废纸,也可以是几年以后的财务自由;对于上市几年的公司来说,股票已经跟现金一样,而每个公司都面临的问题是,股票越分越少。当一个公司变成大船以后,一些人可以放弃360的股票,而选择拿小公司的股票,就跟自己创业一样,但是360的创业项目至少经过孵化和验证。

  深度 视野超越现状

  “爱花椒直播、爱用奇酷手机与明星大腕玩自拍、爱踢足球、爱看女排比赛……”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的世界总是充满了时尚、科技、运动的元素,但这一切却与360的发展密不可分。

  在互联网的圈子里由周鸿祎领导的360从来都不缺话题,而在近年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私有化浪潮中,奇虎360更是上演了一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大戏。周鸿祎用了高于发行价5倍的价格完成了私有化,但也伴随着不少争议之声。

  2005年周鸿祎建立奇虎公司,旗下最主要的产品是360安全卫士、360杀毒等系列安全产品,这也是奇虎360的核心安全业务体系,而对于这些安全产品都采用免费模式提供给个人和企业使用,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是在线广告和游戏等增值服务。

  5年后赴美上市浪潮中,2011年3月30日奇虎360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开盘价为27美元,盘中最高价涨至34.4美元,当天收报价为34美元,较14.5美元的定价大涨137%,市值达到39.6亿美元。

  又是一个5年,2015年12月在美国上市近5年时间的奇虎360宣布与投资者集团达成私有化协议,买方财团将以77美元/ADS的私有化价格收购奇虎360,总价约93亿美元,是其上市之初市值的近4倍。买方团成员包括中信国安、金砖丝路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泰康人寿、平安保险、阳光保险、华泰瑞联等。近百亿美元的私有化价格也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私有化交易。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周鸿祎的朋友圈里看到一张两只狼的图片,上面所配文字是“两只狼来到草原,一只狼很失落,因为他看不见肉,这是视力;另一只狼很兴奋,因为他知道有草就会有羊,这是视野。视力和视野的区别在于,视野能超越现状,使人能看到人生的目标。每个人都有眼睛,但不是都有眼光,每个人都有脑袋,但不一定都有智慧。”也许,360私有化的决定对于周鸿祎来说就是用视野的思维,做了一次最具智慧的选择。

  本版文章均由本报记者高素英、李静采写

老板秘籍

  1私有化的目的不是套利

  很多公司私有化是希望跨境套利,是对股东体量越小的公司越有利,但像360这样体量的公司来说,私有化不是为了套利的考虑。如果当时不是出于对网络安全的需要,我不会做私有化考虑的。

  2如何从人性的角度思考内部创业

  互联网行业发展快,有很多人性的东西,比如公司股权跟员工分享。对于没有上市的公司来说,股票可以是废纸,也可以是几年以后的财务自由;对于上市几年的公司来说,股票已经跟现金一样,而每个公司都面临的问题是,股票越分越少。当一个公司变成大船以后,一些人可以放弃360的股票,而选择拿小公司的股票,就跟自己创业一样,但是360的创业项目至少经过孵化和验证。

  周鸿祎简介

  周鸿祎,2006年至今担任360公司(NYSE:QIHU)董事长兼CEO。1995年毕业于西安交大管理学院系统工程系,获硕士学位;曾供职方正集团,1998年创办3721公司;2004年出任雅虎中国区总裁,全面负责雅虎中国以及3721公司发展战略的制定及具体执行计划的管理;2005年任 IDGVC投资合伙人,帮助国内众多的中小企业获得快速发展的机会,从而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曾荣获2011年度华人经济领袖;2012年中国信息产业年度经济人物,中国经济年度关注人物;2013年胡润百富榜产业贡献奖;2014年中国互联网年度人物 ;2015年中国商业创新50人“企业创新者”等荣誉称号。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二房东”的操作不符合自如的理念 访自如CEO熊林

2017年8月,长租公寓运营商“自如”迎来了第100万位租客,目前管理接近40万间房源。在过去连续3个月内,自如在全国获取房源的..[详情]

大健康产业“新风口”要慎行 访费森尤斯医疗中国...

2016年12月底,国家卫计委颁布《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明确了独立血透中心设立的标准和规范,指出血液透..[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