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船合并”预期增强 或仅涉“南船”内部资产整合
2017-09-30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吴俊捷 广州报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被冠以“南船”之称的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船集团”)因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其旗下中国船舶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船舶”,600150.SH)、中船海洋与防务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船防务”,600685.SH)近日双双停牌。

无独有偶,“北船”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船重工”)旗下中国船舶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重工”,601989.SH)也因推出子公司债转股自2017年5月31日起便处于停牌中。截至目前,“南北船”旗下核心上市公司近乎全线停牌。

这随即引发市场关于“南北船合并”的诸多猜想。9月28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问题分别向中船集团、中国船舶、中船防务求证。对方均对“南北船合并”等事宜不予置评,并强调称:“以公告为准,目前尚无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

“时机并不成熟。”中船防务内部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南北船合并”的猜测予以明确否认。“公司并未接到控股股东中船集团下发的关于‘南北船合并’、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等事宜的通知,且此次停牌可能涉及公司资产重组,但尚不确定是否为重大资产重组。”

“南北船合并”遭否认

不断发酵的“南北船”合并预期并非空穴来风。

早在2015年3月,“南船”和“北船”高管已实现互换。彼时,“南船”原董事长、党组书记胡问鸣出任“北船”董事长、党组书记;“北船”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董强出任“南船”董事长、党组书记;“北船”原副总经理吴强出任“南船”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

再追溯至更早前的1999年,“南船”和“北船”均系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下属单位。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后来以长江为界,将旗下企事业单位拆分成了两家特大型国有企业。其中,长江以北即“北船”中船重工,精于军品订单;长江以南则划归“南船”中船集团,强于科研和多元产品设计。

值得一提的是,“北船”旗下中国重工也正在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据其9月28日披露的系列公告显示,中国重工拟通过发行股份,购买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八名交易对方合计持有的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船重工”)42.99%的股权和武昌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船重工”)36.15%的股权,以实现对大船重工、武船重工的全资所有。

此外,中国重工还拟引入新股东实施市场化债转股,以债权或现金的方式对大船重工、武船重工进行增资,增资额分别为164.78亿元和53.9亿元。

对于中国重工的这宗重大资产重组和债转股,一度有分析称,中国重工或有意降低标的公司杠杆率,减轻财务压力,为后续国企改革、重组、资产证券化等提供施展空间。

本是“同根生”的“南北船”,此次旗下核心上市平台相继停牌,且均牵涉“资产重组”,这也使得外界关于“南北船合并”等传言不胫而走。

言及甚嚣尘上的合并传闻,中船集团、中国船舶、中船防务等均不予置评,并强调称:“以公告为准,目前尚无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而记者从“南船”旗下中船防务处获悉,合并当下成行的可能性较小。

上述中船防务内部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南北船合并”予以明确否认。还向记者进一步表示:“‘南北船’均属于控股型企业,下辖资产规模及业务体量庞大。即便合并也是系统性循序渐进地推进,突然推进两大控股企业资产重组显然时机并不成熟。”

航运业内分析人士刘敏也对此表示赞同。“‘南船’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的同业竞争、非上市优质资产注入等问题还未梳理完毕,贸然推进与‘北船’合并不合时宜。‘北船’旗下非上市资产还有待资产证券化,合并前期工作也有待厘清。”刘敏表示。

中船防务内部人士向记者否认“南北船合并”的另一原因是,“南船”旗下对应高科技产业上市平台——中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船科技”,600072.SH)并未停牌,“不符合以往大型央企合并的惯例”。

9月28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回答记者关于“下一个可能进行重大兼并的会不会是‘南船’和‘北船’兼并”的提问时表示,“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或涉“南船”资产整合

事实上,早在中国船舶、中船防务此次停牌前,中船集团就在着手推进国企混改、重组等工作。

据了解,“南船”是第一批“6+1”央企混改试点企业之一。中金公司等券商机构一度将2017年定调为“南船”混改的关键年。

早在今年初,“南船”就初步提出了混改实施原则:优先选择在纯民品、竞争性强的业务领域进行积极混改;持续做好资产证券化工作,把握好时机和节奏、提高净资产收益率;优先支持人力资本和技术要素占比较高的相关单位开展员工持股试点工作。

对照此次停牌中的中国船舶和中船防务,记者梳理发现,中国船舶属于“南船”旗下民品主业上市公司,中船防务业务则辐射军民融合等竞争性强的领域。并且相较于中国船舶,中船防务在市场化程度、业务多元化探索等方面走得更远。

例如,中船防务提出以“适度有限、相关多元”为原则,并向环保及新能源等领域发展新产业,在船舶类国企中确属少见。综合来看,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二者分别对应“南船”的“纯民品”、竞争性强的领域,堪称优先实施混改的理想标的。

此外,尽管中国船舶、中船防务在角色定位上存在差异,分属民品主业、军综合性海洋与防务装备公司,但二者业务也存在交叉重叠。

记者梳理发现,船舶造修业务均系二者主业。以2017年半年报为例,中国船舶、中船防务船舶造修业务分别贡献公司当期营收收入的74.88%、81.97%。

此外,海洋工程业务、机电设备业务等均系二者重要业务单元。而“南船”此前就提出将在2015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资产重组、股权并购、业务调整等符合法律法规、上市公司及股东利益的方式进行重组整合,消除下属企业的同业竞争问题。

这也使市场一度猜测,本次筹划的重大事项,或将在中国船舶与中船防务之间展开。不过上述两家公司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均未予置评。

停牌的另一种可能是将二者下属的非上市资产注入上市平台。记者了解到,中船防务曾于2014年和2015年,先后收购了中船龙穴造船有限公司、中船黄埔文冲船舶有限公司,实现境内核心军工资产上市。

对此问题,中国船舶并不愿意正面回应。中船防务相关负责人则告诉记者:“目前尚未收到中船集团关于这方面的信息。”但数位业内人士直言:“‘南北船合并’预期如果落空的话,极大可能是‘南船’内部企业在推进资产重组事宜。”

深圳某大型投行一位许姓分析人士表示:“推进业务交叉的‘南船’内部企业合并同类项不仅是航运业向高附加值转型、提升运营效率的需求,也是为‘南船’推进国企改革及未来可能会出现的‘南北船合并’等事项做铺垫。”

(编辑:张家振 校对:颜京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