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重庆自贸区遇挑战 汤宗伟建议对标香港自贸区
2017-03-14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周远征 报道

“内陆自贸区建设没有可直接借鉴的经验,在探索内陆开放型经济发展需要问题导向,先行先试,大胆改革,不断补齐短板”全国人大人大代表、重庆两江新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汤宗伟两会期间建议,

对标香港自贸区建设破题内陆自贸区发展。

汤宗伟建议,针对内陆自贸区建设方向和目标模糊方面的问题,设立较为清晰的对标目标。他表示,我们应大胆突破现行条规和政策,授权各自贸区在目标与方向下展开设想、设计。在了解和考察国内外自贸区的基础上,建议以香港自由贸易作为对标目标,有选择性借用其开放自由的制度、体系、模式、方式、政策。

二是要建立具有统揽各方同步推进创新的协作机构。汤宗伟表示,应设立或加强商务部已有机构的统一协调能力,

“要避免‘政出多门、分兵把口、各自为阵’的现象,就必须做到一个口子设计、各个口子协调办理。”

三是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重庆自贸区将借助扩大开发开放推动自贸区建设。一方面是以现代服务业开放为主导方向,加快教育、医疗卫生、健康养老等公共社会服务和创新创业等生产性服务领域的对外开放步伐;另一方面是放开民营银行和外资银行准入限制,推动跨境结算便利化。此外还将支持建设自贸区海外人才离岸基地和国际产能合作创新平台。

采访期间,汤宗伟强调自贸试验区应该在政策上能够给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否则很难真正吸引企业到自贸试验区发展。汤宗伟建议,要支持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先行先试。他表示,借鉴沿海四大自贸区发展经验,在实施模仿创新的基础上,立足重庆特点进行自主创新,推动对外开放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大胆尝试和突破。他建议,一是推动对内(长江经济带沿线口岸)对外(渝新欧沿线国家)大通关一体化,促进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二是推动探索综合性开放口岸试点;三是给予地方政府对自贸区特定业务税收裁量权。

“在现有发展基础上,我们期待重庆可以成为内陆自贸区建设的先行者,在我们这里率先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扩大内陆开放。”汤宗伟说。

汤宗伟表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取得突出的成就,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中国庞大的人口与资源等要素参与了全球化和国际自由贸易的进程。如今,中国广袤的内陆地区,开始了更高水平地参与全球化进程,重庆自贸区的探索与改革,无论是对世界经济、亚欧大陆的地缘经济,还是中国的西部大开发和内部市场整合发展,都具有全局性的战略意义。作为中国内陆首个国家级开发开放新区,七年来,两江新区内陆开放的通道、平台、产业、制度框架有了长足进步,为打造以自贸区为标志的内陆开放升级版奠定坚实的基础。随着中新项目的实施和重庆自贸区获批,在范围上,两江新区又成为重庆自贸区的核心区、中新项目核心区;在区位上,重庆处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Y字形大通道的联结点上,两江新区处于渝新欧国际铁路大通道和长江黄金水道的交汇处,再加上江北机场,果园港、保税港、铁路港、空港、信息港五港交汇,这为重庆自贸区全方位开放,建设内陆开放高地、口岸高地和内陆国际物流枢纽奠定坚实的基础;在改革开放的逻辑上,两江新区与重庆自贸区可谓一脉相承,从沿海开放到内陆开放,两江新区成为中央政府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推动内陆开放、内需市场的重大战略部署,如今自贸区探索更加开放的适于内陆市场的一系列改革和制度设计,改革的逻辑和精神是一致的。        

《中国经营报》记者还了解到,两会之后包括啊重庆自贸区在内的第三批自贸区(共七个自贸区)也将择机挂牌,五个内陆自贸区如何破题已经迫在眉睫。

附:

关于加快推进内陆自贸试验区建设的建议

在内陆地区建设自贸试验区是党中央国务院全面深化改革,推进西部大开发和内陆开放的战略举措。第三批7个自贸区中,内陆自贸区占5个。内陆地区有着不同于沿海的诸多特征,加大对内陆自贸区建设的研究和支持,有利于更好的加快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经验,扩大内陆开放。

一、内陆自贸区建设面临的问题

(一)开放型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先天影响

内陆地区存在开放相对较晚、交通物流不畅、外贸依存度整体偏低、利用外资规模较小、专业人才和发展经验缺乏等问题。这既与区位、交通等自然客观制约有关,也与内陆地区多采取政府主导下有限的“政策性开放”(非体制性开放)的路子有关。要把内陆开放型经济的区域性、政策性开放转变为自贸区所要求的全方位开放和制度性开放,形成政府引导与市场推动相结合、不断拓展外部空间的科学发展之路尚有很长的路要走。

(二)体制创新与权力受限的后天制约

自贸区建设涉及的海关商检、口岸监管、外汇金融、政策准入、行政审批等若干事宜,其权限均在中央各部委,地方很难有自行的“先行先试”空间,由于国家层面缺乏强有力的统筹体系,往往出现“政出多门”的现象,相关指导性文件和政策出台不同步、不配套、难集成,导致内陆型自贸区较多创新性的举措缺乏法律依据而难以开展。且从前四大自贸区来看,制度创新的效应递减,企业的获得感不够,改革受现有体制机制影响进程放缓。一些可复制的经验窗口期较短,如对内陆地区发展具有较大推动和促进作用的飞机融资租赁、汽车整车进口口岸等创新型举措未能实现复制推广,金融、社会事业、先进制造业等领域和行业对外资准入仍有较大限制和要求,无法满足内陆地区对便捷的跨境投融资、高水平高标准的医疗和教育服务以及先进制造业发展的需求。

(三)方向与目标模糊的推进困扰

自贸试验区是以政府职能转变、贸易便利化、投资自由化、金融开放、法制建设等为方向,但在已开展试验的自贸区中难以有更多的感受,存在方向与目标还不太明了的问题。以致对资金的跨国流动管制仍然较为严格,开放度低,实质性的突破不太多,在突破现行的条规政策上缺乏足够的力度和做法,影响自贸区试验的整体进程和效果。

二、相关建议

(一)设立较为清晰的对标目标

大胆突破现行条规和政策,授权各自贸区在目标与方向下展开设想、设计。在了解和考察国内外自贸区的基础上,建议以香港自由贸易作为对标目标,有选择性借用其开放自由的制度、体系、模式、方式、政策。

(二)建立具有统揽各方同步推进创新的协作机构

应设立或加强商务部已有机构的统一协调能力,尽可能避免“政出多门、分兵把口、各自为阵”的现象,做到一个口子设计、各个口子协调办理。

(三)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一是以现代服务业开放为主导方向,在着力扩大服务贸易、加工贸易和新型贸易的基础上,加快教育、医疗卫生、健康养老等公共社会服务和创新创业等生产性服务领域的对外开放步伐。

二是充分借鉴沿海自贸区已有的成功做法,放开民营银行和外资银行准入限制,推动跨境结算便利化。

三是支持建设自贸区海外人才离岸基地。支持开展与美国硅谷、以色列特拉维夫等全球科技创新先进地区的技术交流,探索建立“不求所在但求所用”的自贸区海外人才离岸基地,支持海外人才进行离岸研发、离岸贸易、离岸金融等方面的服务。

四是支持建设国际产能合作创新平台。恳请批准设立重庆两江新区中德、中意等国际合作产业园区,支持建设互联网国际合作综合试验区,促进内陆自贸区与国际的产业对接。

(四)支持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先行先试

自贸试验区应该在政策上能够给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否则很难真正吸引企业到自贸试验区发展。建议借鉴沿海四大自贸区发展经验,在实施模仿创新的基础上,立足重庆特点进行自主创新,推动对外开放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大胆尝试和突破:

一是推动对内(长江经济带沿线口岸)对外(渝新欧沿线国家)大通关一体化,促进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

二是推动探索综合性开放口岸试点。支持在内陆地区开展集铁路、水路、公路于一体的复合型物流枢纽打造,探索多式联运监管中心监管模式。

三是给予地方政府对自贸区特定业务税收裁量权。自贸试验区的一些业务领域(如离岸业务、境外股权投资等)可以实施与全球自贸区离岸业务相同的优惠税收,降低企业所得税,免征所有间接税,缩小与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国际离岸业务中心在税收方面的差距,吸引跨国公司或离岸公司来我国的自贸试验区开展离岸业务。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