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樊纲
樊纲:房地产涨价是货币太多了
2017-05-04 来源:经济学家圈

从目前来看,我们的经济调整过程还远远没有结束。

1999年-2012年还是比较低的水平徘徊。2003年非典以后,中国经济,而且现在处于底部调整的初期,还需要多少年?我也不知道。我不认为现在到了恢复增长的水平了。

经济调整具有积极意义调整的意义,调整具有积极的意义。经济过热的时候,优胜劣汰、兼并重组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产业的、低成本的扩张都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包括资本市场做兼并的。很多PE都做兼并重组的事情。前段时间,中央台演过一个纪录片,记录上个世纪企业家发展斗争兼并重组的过程。有一个企业家评论,当时是美国经济波动了,出现了周期,出现了不好的经济低迷,不好的时候,正是我买东西的时候,过去我买不起的东西,现在买得起了。包括改革,经济过热的时候很难改革,订单都忙不过来。所以这个时候有它的积极意义,我们应该从国家的角度重视。坚持做到底,该调的调,该压的压,不然老讲经济不合理。

经历一段时间调整以后,还会恢复正常增长,但是还是有一个过程。正常增长哪怕在7%左右,仍然是世界最高的增长率之一。长期保持7%是不容易的。中国的故事远远没有结束,我们仍然是一个跟发达国家比起来GDP只有1/8的新型国家,我们的很多的事情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投资者、企业,需要一个长期的未来,我个人的观点是比较乐观的,希望不能过热。

房地产涨价是货币太多了有一个扭曲是政府补贴,有些人为了补贴做事情。我们都希望发展实体经济,发展中小企业,是一个过程,不是短期就能发展的。使企业和市场按照自身的规律能够正常的发展,才能够最后赢得最大的利润,为投资者赢得最大的汇报。而不是短期的要求怎么样?把资本金做得少少的,个别的过了关,对自己的基金业非常不利。当然这是局外人的之见。在回头再做。

讲一讲房地产,跟雄安有一点关系。

这轮地产的波动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出现了两极分化。现在有耸人听闻的消息,大城市周边的城市价格回高。为什么?众多原因,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城市化战略出现了问题,城市化战略一直是叫城镇,限制大城市发展,人为设县,不给地。现在不能限制人的迁徙,只要你找得到工作,只要你有钱,到哪里去住没有限制。结果因为大城市有集约效应、规模效应,人迁移多数进了大城市。人为什么迁移,是为了更好的收入,结果小城市建了很多的房子以后发现人走了,这就是我说的城镇化战略出现了问题。所以房地产涨价是货币太多了。

货币多了,为什么没有流到猪肉上去,怎么没去股市,进了房地产,全部去了大城市了。几个大城市价格暴涨,经济学不能解释这个问题。我们的地方房价为什么不涨,足够的供地,你看涨不涨。中国的土地贵,所以房价贵,不是房地产商举的牌吗?

限购是不得已的办法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增加大城市的供地。雄安就是大城市增加一块土地供给,而且建立了一个大城市群。西方国家,一个半小时之间,这个时间是可以接受的,每天坐通行车上班,现在有了快速交通,快轨交通。城市群可以更大了,中国是14亿人口,1-2亿人口的大城市群,这战略是符合规律的。国土部明确的说减少房地产库存挤压,最终的两极分化是人口流出城市与人口流入的城市的分化。常住人口比户籍人口多,最近一个月发生的事情正在纠正这个事情。只要符合规律的事情,就可能成功。作为投资也是这个道理。

为什么现在要限购的,其他的制度没有调整,现在是临时性的政策,临时几十年也没准。一方是土地政策,是房产税政策。没有这些长效机制,你不能等长效机制出来再采取措施,我们中国的优势就是敢于采取别人不敢采取的一些行政手段。如果不采取这些措施,可能还在房地产狂欢状态。完了以后崩盘,这轮房地产过热的现象主要是连首付都可以贷,房地产崩盘,整个经济就崩盘。还有没有下一个十年都不知道。所以,不得已的办法。

来源:经济学家圈(原标题: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樊纲在一个场合这样说:房地产涨价是货币太多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樊纲

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经济学博士,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主要学术专长是理论经济学,长期从事经济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