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金碚
金碚:创新驱动健康养老产业发展
2016-08-29 来源:中国经营网

  8月28日,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在“2016健康中国养老产业高峰论坛”上指出,健康养老产业是不确定性最小的新型产业。“毫无意外,这个人群群体会增加,可以动用各种技术手段、商业手段,在其中创新。从企业的角度来讲,很多项目不仅要考虑老年人是消费者,也要考虑他同时是一个劳动者,要着力点激发和实现生产力和老年消费力的产业创新。”

以下为发言全文:

  各位大家好!

  今天我们的高峰论坛的主题词是创新,所以我想在刚刚基于金所长的报告基础上,在我们这个白皮书提供基本状况的报告基础上讲一点创新的思维。我的题目是《创新驱动健康养老产业发展》。

  首先我们讲到老年产业,首先什么是老年?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老年生活方式,我们将怎么定义老年?我认为有三点:

  第一,制度性老年。也就是说目前退休的人员60岁最多,实际上女士55岁,甚至50岁你就已经退休了。这主要是与所从事的职业相关。我们国家领导人都是60岁以上,但他不算老年,因为制度上他还不是老年。

  第二,生理性老年。也就是从身体上来讲你老了。

  第三,心理性老年。也许你身体上没老年,但是你心理上已经老年了;也许你生理上老年,但是你心理上没有老年。也许制度上你已经老年了。所以这三个概念是不一样的,现在我们所有的统计、分析都基于制度性老年,制度性老年把所有人都划分成一样的,其实不同国家、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老年。

  制度性老年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含有社会从业能力,他还是一个生产者,他可以工作。我们到西方很多的国家看,很多的高档餐馆里面的服务员都是老年人,六七十岁有的是。外国高档的西餐厅里面没有女士做服务员的,都是男士,而且有很多年龄很大。还有很多的出租车司机也是老年人,他制度上是老年,但是他生理、心理上并不是老年,他还可以工作。

  第二类,有自理能力,而且从事家务劳动。这一类中国最多,中国很多的老年人都从事家务劳动,都带孩子或者孙子。现在很多的孩子都送到了国外,老人都跟着去国外带孙子。

  第三类,半自理,他已经没有劳动能力了,能够半自理。

  第四类,不自理,就是刚刚讲的失能、半失能的,最低限度可以分成四类。

  每一个国家所谓的老年代际关系和需求也是不一样的。我们国家的老年人60岁最高,除了领导人之外60岁就是制度性老年了。60岁在中国我们人均寿命已经接近了80岁了,80岁以上的老年人很多。60岁的老年人还有80岁的上代,就是你老年人还有上一代,这是很普遍的现象,像很多60岁的老年人还要照顾八九十岁的老年人。中国的文化三代之间的关系很密切,跟西方不一样。西方国家差不多孩子到了18岁,你就需要离开家,他们和代际之间的关系很清晰,而中国是不清晰的。也就是说60岁制度性老年他还上有老,下有小,这是我们所讲的不同的老年。

  所以如果从正常的角度来讲,我们认为老年人口就是失去劳动能力的人口,其实并不是!老年中间不仅有消费力,现在我们熟悉的养老产业瞄着老年人的消费能力,其实不仅如此。企业来看这个问题,你如果做养老产业,你千万不能认为老年人仅仅是一个消费者,老年人还有生产力、劳动力、消费力。所以我们说经济为什么能增长呢?为什么能发展?我们搞产业,产业要增长,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会增长。增长其实两个最基本的东西,一个是积累,一个是创新。老年人中间,老年人的生产力和劳动力中间有非常高度的知识积累和一定程度的资产积累。在国外很多产业都会研究很多企业家都是制度性老年以后创业,因为他有很多的经验,积累了很多的人脉,他又有了钱,又有很多朋友,一块搞一个什么基金或者企业,找一些年薪经理人,把这个企业搞起来。国外五六十岁创业的老人很多的,他可以创新。

  所以我们人类生产的过程中要依托于各种各样的基础手段,他要更健康、更安全、更富足、更自由,也许更符合经济成长的价值目标。所以说对于老年人我们一定要这么看。

  当然,老年产业也是一个现代服务业。现代服务业的本质其实是工业品的使用价值的产业化实现。就是各种工业技术、工业产品使用价值的实现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服务业,就是现代服务业,就是运用各种各样的工业品,这样的一个思维。

  我们就看看企业应该怎么看劳动力,老年的劳动力和生产力有很大的跟年轻人不太一样。我们很多企业如果你们做老年产业可以很好的琢磨这个事。首先他是经验密集型的,老年人很有经验,老教师、老医生、老专家、老技工。知识密集型、技能密集型、善意密集型,老年人搞欺诈的很少,他没有去搞一些欺诈。所以他这个群体是有这个特点,所以老年人的劳动力和生产力可以适度就业,教师还可以上课,医生还可以给人看病,老技工还可以带徒弟,老教师还可以教学生。这个善意密集型群体很多老人愿意从事志愿型劳动,还有互助型的劳动和家务劳动。而且老年人的消费力就更丰富了,养生、健身、教育、餐饮、护理、娱乐、旅游、社交等等。

  所以我们如果从企业的角度来讲我们要有办法能够把老年人的生产力和他的消费力都能够激发出来。我们涉及这个项目不仅仅是觉得这个老年人就是一个消费者,他就是掏钱,我为他服务,不仅仅如此。我有一个学生,他是专门研究老年地产的,在一个央企工作。他研究国外的商业化老年产业的设计,你看老年有这样的特征,有几类不同的老年人,你是把这几类分开呢?比如你搞一个养老社区,有的国外的养老社区只面对有自理的老年人,如果没有自理能力这个社区就不管了,他是这种的分工式的设计。他研究觉得这种分工式设计对中国不太合适,中国四代都在一起,你搞一个养老制度你四代人都要兼顾,不能像国外只管这一代。老年人还想带孙子呢,他上面还有老年呢。你说他独立出来做一个消费群体,你设计这个项目在国外可能行,在中国可能不太行。你想环境也很好,带着老人去旅游,但是那个时候老人还有很多其他的功能,有家务和社会劳动的功能,你把那个功能都割裂了。

  所以为什么中国会越来越觉得社区养老最合适,大家可以体会,他把老年人的各种的生产力、劳动力、消费力都在那个点上可以实现。如果他有能力,他可以工作,又可以做家务,又可以带孙子。当然他在中国这个场景比较合适。他好多年前撰了一篇,就告诉我中国企业来说养老产业成功的不太多,所以一定要在中国创新。创新的前提一定把问题想透彻了,到底是一个什么事。不是我们用一个政策性的概念把人一分,你作为一个企业做任何一件事情你要想到你的服务对象是什么,他的需求是什么。

  所以我们如果企业做养老产业首先你要适应需求,你要知道你的对象需要的是什么。同时新兴的产业能够创造需求。甚至可以设想,我这个老年设计里面我不仅是养老,而且我这个设计里面可以搞出各种论坛,各种师生之间的关系。老年人坐在这,他有学生、徒弟,到这来也可以活动,见师傅,见老师。看病,老医生可以给你咨询一下,不一定给你看,都是把老年人的你可以创造出这个需求。

  地产我们能够提供的商界可以提供的第一就是地产环境。老年人需要什么样的环境?如果他还有生产能力和家务劳动能力,他必须有一个地点的要求。当然环境也需要好,但环境好不是唯一的。

  第二,健康问题。老年人老了以后不光是富足,其实他也吃不了多少。但是他有更多的文化需求,他既可以是一个消费者,也可以是一个生产者,老年人自己也可以去讲,讲每个老年人一生的经验,如果在这个场合里他可以把一生的经验在这跟大家分享。这个环境我母亲也是这样,她为什么愿意到一些养老的地方住一段时间?她说那个地方很好,老人之间有的是外交家,有的是医生,他们就在一块。外交家一块搞个论坛讲讲外交的事,那边讲讲医院的事,他们就其乐融融。

  再就是依托于互联网络,这个很重要。要有一个适合于老年人使用的网络。因为老年人使用网络很不方便,老年人不适合用,不会用,甚至手机都不太会用。这个你要搞这样的一个环节,这个是我们企业可以做的。

  无论怎么说,我们说养老产业对中国来讲是一个没有悬念的新兴产业。因为新兴产业或者高技术产业最大的特征就是不确定性,你不知道它将来的路数是什么。我们都说新能源汽车,到底将来新能源汽车的路线是什么?其实是不清晰的。我们猜测将来到底是电动车还是轻能源车,你以为自己想明白了,其实没有。养老产业大概是不确定性最小的新兴产业,毫无疑问,它的人群会增加,它的需求也是各种各样,你可以动用各种技术手段、服务手段和商业模式,在这个产业里面进行创新。

  所以说新型的健康养老产业我建议还是叫做健康老龄产业。因为它不光是一个养的问题,它还可以劳动。因为我们制度性老年和心理上老年和生理上老年跨度很大,既然工业化完成以后都是80岁的平均的寿命预期,那一定有很多的90岁以上的人,这种情况下有的是养,有的是劳。所以老龄产业的概念更接近一点,不管怎么样,我们用了这个概念,我们要创造一个创新的境界。

  这个创新的境界着力点在什么地方?我提一个不成熟的意见,叫激发和实现老年生产力和老年消费力的产业创新空间。因为他的生产力和劳动力,可以是社保,社保它不是产业,它是一个制度的保障。作为企业界,我要用一种产业创新的方式,要实现老年人的生产力和老年的消费力,这是空间。我认为这个产业的空间极其巨大,它涉及的人群还不仅仅是涉及到制度性老年以后的几亿人,它实际上涉及到四代人的关系。

  如果我们有一个创新的思维,能把这个老年人的生产力、劳动力、消费力激发出来,一定会形成一个非常具有创新力的产业。

  谢谢大家!

演讲内容由“中经e商圈”整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金碚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委员会执行委员、工业经济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