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石述思
当所有精英都想干金融...
2017-09-01作者:石述思 来源:中国经营网

著名科学家、清华大副校长施一公最近的一次即席演讲火了。

演讲中,他大声疾呼:大学,尤其是研究型大学,就是培养人才的地方。让学生进去后就想就业,会造成什么结果?就是大家拼命往挣钱多的领域去钻。当这个国家所有的精英都想往金融上转的时候,我认为出了大问题。

尽管精英们都去选择金融不正常,但还是比都争着当官好一些。真的。

施一公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支持者有之:“精英都想去干金融的话,对于国家来讲,发展一些技术和社会秩序是不利的。对于社会以及个人来讲,更是一种浮躁的态度,以及没有信仰(或者说信仰就是钱)。”

反唇相讥者有之:“在行业前景差距大的现实里,选择高性价比行业是必然的,低性价比行业被冷落也是正常的。如果施老师真的想吸引学生,不妨为门下能保证提供不低于热门行业平均水平的待遇。只谈情怀不谈钱都是耍流氓。”

一个从事科学基础学科研究的院士,和属于应用学科的金融较劲,颇令人深思:中国金融是帮助社会经济解决问题的,怎么成了问题本身?

在全球金融业最发达的美国,有这样一句名言:流水的硅谷,永恒的华尔街。从中折射出现代金融的重要作用和无以伦比的江湖地位。

人类第一次实现全球化的工具不是枪炮、贸易和征服,而是金钱。这个超越血缘地缘的、将陌生人连接在一起的全球纽带,至今拥有无法超越的力量——全球化和互联网都必须甘拜下风。而现代经济和古代经济的最大分水岭不是瓦特发明的蒸汽机,而是金融的崛起。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说,人类全体财富的基础,就在于希望增加个人利润的自私心理。

一个神奇的怪兽从此接管了财富的权杖,一边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一边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创造着财富和文明。

金融,成为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开启的重要原动力。陈志武教授说:金融的核心是跨越时空的价值交换。之所以能统治世界,是立足于信用,构建公正的法治体系和社会制度,为创业者的梦想加杠杆,极大地提高了资本使用效率和激发了全社会创造创新的热情。控制和运营风险是这个行业的核心业务。

在快速崛起的中国,一个显著的不平衡就在于生产制造的强势和金融行业的弱势——即使近些年通过不懈的努力——如人民币“入篮”、推动“一带一路”等提升巨大,但依旧与国家经济实力和政治地位很不相称。

在任何一个全球大国,金融从业人员的素质都要求很高,无论华尔街还是伦敦证券交易所,一水地名校精英云集。

中国精英爱上金融本当激励,怎会引起著名学者如此激愤地吐槽?

其实,施副校长担心的不是精英们投奔金融,而是冲着背后的钱绝尘而去,胸中装满令人绝望的投机暴富心理。

在社会浮躁和急功近利的驱使下,金融行业这些年脱实向虚、谋取暴利的问题日益凸显,大量该用于扶持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资本投向房地产和虚拟经济,为转型时代的中国发展集聚了巨大的金融风险。整个行业却因此异军突起,收入福利待遇独占鳌头。

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年平均工资最高的行业是金融业114777元——这一状况已延续十年以上。在2017年最新出炉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中国上榜公司数量连续第十四年增长,今年达到了115家。利润榜的前五名除了排在第一位的苹果公司,其余均为中国的商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按总资产,中国工商银行则排名第一位。

在中国实体经济亟待金融扶持,多数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当下,我们拥有着全球效益最好的国有银行,情何以堪?

在特定的经济转型期,中国国企利润经历了持续最久的6年下滑。不料部分央企为脱困竟成经济脱实向虚的推手:101家央企半数都有金融业务。2006年-2016年,金融竟然占到国家电网利润的14%。有的央企产值构成,竟是主业、房地产、金融三分天下。

垄断加政策优势,利用虚拟的金融杠杆,直至再和虚拟的互联网结合,短期利润巨大,政绩效应明显,但却无法持久,目前国企巨额坏账和债务即是明证。

回到实体回到服务已是中国金融机构当务之急,去推动中国实体完成关键的转型升级。

施一公副校长最后的盛世危言直击心灵:中国经济体量大人也多,社会机制缺乏对工科技术的鼓励,缺乏对做实体产业的鼓励,工科技术人员只能是企业蓝领,技术管理和行政管理的地位待遇差别太大!所以学工的干几年都想跳巢,搞技术的几年几十年才能出成果,期间默默无闻地位待遇都低,加之社会逐金拜银人心浮燥!有几个青年人能坚持下来啊!

从这个角度上说,中国教育和金融背后之浮躁、功利竟如此神似,是到了下大气力统筹思考并加以解决的时候——这事关顶层设计的全面深化改革,也事关全社会人文精神的归来——无人可以缺席。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石述思

资深媒体评论人、策划人。知名电视嘉宾。参与策划的节目有央视对话、经济半小时、大家,凤凰一虎一席谈、贵州卫视论道、东方卫视头脑风暴等。参加各类高端电视谈话节目录制数百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