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金三角开始步入“铁锈地带”?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  2014-06-10  

  中经摘要:

  • 早前有媒体报道:鄂尔多斯亿万富翁超过7000人,资产上千万的人至少有10万,每217人中就有1个亿万富翁,每15个人中就有一个千万富翁。与鄂尔多斯相比,榆林的富豪数量毫不逊色。2011年,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与高和投资曾发布《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陕北篇》,报告称榆林资产过亿的富豪在7000人左右。

  • 由于资源的富集,上世纪80年代起,我国煤炭行业的两大央企神华集团与中煤能源集团率先进入“金三角”,神华集团坐镇陕、蒙的榆林与鄂尔多斯,中煤能源集团则长期驻守山西朔州。

  • 神木境内的陕西能源凉水井煤矿一位不愿具名的销售人员坦言,“神木县已有大量民营煤矿因市场原因停产。”据他透露,作为陕西省属煤矿,该矿4月产煤40万吨,盈利100万元,吨煤利润仅2.5元,“这还没有摊销(会计术语,与‘固定资产折旧’类似)设备维修等费用”。

  • 鄂尔多斯官方的表态似乎没有榆林“乐观”。该市煤炭局提供的“运行分析材料”显示:该市共有生产及技改煤矿310座,目前,停产的煤矿66座,其中,因市场原因停产的煤矿有35座;4月末,煤炭企业库存煤炭2450万吨。今年1—4月,该市销售煤炭16342万吨,同比减少1731万吨,煤炭综合售价比去年同期下降17.5%,煤炭企业销售利润同比减少88亿元,减幅达66%。

  • 在“煤炭金三角”,“中国煤炭大区”朔州市平鲁区的亏损面几乎覆盖了境内全部煤矿。平鲁区煤炭局工作人员表示:“平鲁的现状是有煤销不出去,每销一吨煤亏损20~60元,好点的亏22.98元,最差的煤要亏60元。”

  • 神木县金融办陈俊(化名)将银行的这种“谨慎”概括为“可以锦上添花,不会雪中送炭”。“煤炭市场好的时候,银行追着企业贷款,现在是只还不贷。神木县的存贷比是56%,合理的比例应该在70%~75%,就这样也不给倾斜。”

  • “计划经济是短缺经济,怎样生产也不会过剩;市场经济缺市场,什么产品也会慢慢过剩。”赵加积认为,中国已初步进入工业化中后期的“铁锈时代”,山西、内蒙古已初步进入“铁锈地带”。

  • “过去,煤炭与房地产都是暴利,煤里赚了钱就盖楼,再把房子卖给获得煤矿占地补偿的农民,农民随后把房子租给外来人口。现在煤炭行业萧条,东胜外来人口大量出走,房子的问题马上就出来了,租房的没人租,卖楼的降价回笼资金也没人接。”鄂尔多斯某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如此解析“地产寒冬”。


  陕西榆林、内蒙古鄂尔多斯、山西朔州,这里是中国的“煤炭金三角”。

  2013年,这一区域的煤炭产量占据全国总产量的近1/3,成为我国“工业粮食”的“主产区”。

  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也是“煤炭金三角”的“黄金十年”。这里,因煤而兴。

  这里曾创造出神话般的GDP增速,这里曾喊出“人均GDP超过香港”的豪言壮语;这里的一座城市,一年的固定资产投资计划曾高达1500亿元;这里的一个县城,曾经在全国率先推行全民免费医疗;这里曾经“家家房地产,户户典当行”;这里曾诞生了1万多名亿万富豪,这里的车展单日销售金额曾高达近亿元……

  然而,随着煤炭行业的持续低迷,这里似乎也迅速“因煤而衰”:经济降速、企业停产、外来人口剧减、民企资金链趋紧、服务业萧条、巨量民间财富严重缩水……

  “煤炭金三角”,开始步入“铁锈地带”?

  中国“煤炭金三角”:上万名亿万富豪的“出生地”

  陕西榆林、内蒙古鄂尔多斯、山西朔州——在中国的版图上,这是一个横亘黄河的三角形,也是中国煤炭资源最富集的“金三角”地区(下称“煤炭金三角”)。

×
欲了解更多中国经营网资讯,请点击:
www.cb.com.cn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经营网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