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银行>正文
湖北银行的IPO难题:股权转让落听 业绩不佳未解
2017-07-10 来源:北京商报 评论:

历时近一年,湖北银行第一大股东长江三峡集团股份转让一事就要画下句号。7月6日,湖北银行发布公告称,同意长江三峡集团依法向湖北省宏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以下简称“宏泰集团”)转让其所持有的本行3.25亿股股份。股东变更尘埃落定,对于已经启动上市计划的湖北银行来说,可以算是扫除了一个“障碍”。不过,业内人士指出,区域经济环境不乐观、业绩不稳定、管理观念相对落后以及同行竞争的压力,仍可能是湖北银行上市路上的一道道沟坎。

宏泰接盘

去年8月,长江三峡集团在产交所挂出交易信息,将湖北银行3.25亿股股份挂牌转让,挂牌价格11.93亿元。而仅在此4个月前,湖北银行刚刚在2015年年报中宣布了上市计划,且彼时随着江苏银行闯关成功,A股城商行IPO已出现开闸迹象。因此,围绕长江三峡这一动作,市场发出两个主要疑问:为何转让与接盘者是谁?

公开资料显示,湖北银行于2011年2月成立,由湖北省政府牵头省内5家城市商业银行合并重组而来。成立之时5家银行的资本金累加起来也达不到监管部门对风险控制的基本要求,因此湖北银行开展了增资,长江三峡集团就是这时“入列”。截至2016年末,长江三峡集团、湖北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三家企业同为湖北银行并列第一大股东,持股数量均为3.25亿股,持股比例为9.28%。

距离长江三峡转让股份过去近一年,第二个问题有了明确的答案。7月6日,湖北银行发布公告称,在7月3日召开的2016年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了《关于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转让股份的议案》,同意长江三峡集团依法向宏泰集团转让其所持有的本行3.25亿股股份。上述转让须报经监管部门核准。

这一公告在公布了接盘者的同时,也击破了此前市场的传闻。值得一提的是,在召开股东大会前,湖北银行曾发布预告,大会上将审议的议案包括《关于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转让股份的议案》以及《关于劲牌有限公司收购股份的议案》,正是后一则议案让市场出现猜测声音,认为劲牌可能接下长江三峡集团股份。据湖北银行2016年年报显示,劲牌公司是该行第五大股东,持有2.12亿股,占比6.06%。而公开资料显示,接盘的宏泰集团与湖北银行也颇有渊源。今年2月,湖北宏泰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曾与湖北银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同时宏泰集团也是湖北能源的第一大股东。

不过,对于被大股东抛售的原因,湖北银行仍未提及。上周四北京商报记者致电湖北银行询问更多相关细节,不过截至发稿,湖北银行并未做出回应。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与苏宁金融特约研究员李虹含介绍,湖北银行、汉口银行和武汉农商行同属湖北省国资委旗下,但三峡集团并不属于。公开资料显示,接盘的宏泰集团也是由湖北省政府授权、国资委投资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目前湖北省正在进行国有资产改革、国有资产股权调整等,三峡集团的转让有利于湖北银行控股权的集中。”李虹含说道,这也给湖北银行后续的上市进程扫除了一些掣肘因素。

大股东“甩包袱”

在业内人士看来,长江三峡集团转让湖北银行股权,一种可能是出于对湖北银行前景的隐忧。

从湖北银行年报来看,虽然该行2016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实现正增长,但将时间线拉长,湖北银行部分业绩指标实际在近年仍是倒退局面。例如该行2016年净利润11.51亿元,较2015年增长3.91%,但仍低于2014年的13.19亿元;近三年资本充足率也由14.39%一路下滑至12.01%;不良率却三年连升,2014-2016年分别为1.58%、1.87%和1.97%,湖北银行方面坦言,“风险防控压力仍存”。

对于净利润的下滑,湖北银行曾在2015年年报中表示,目前利率市场化加快推进,银行利差空间逐渐缩窄,对依靠利差收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中小银行冲击尤为猛烈。但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16年湖北银行“吃息差”的盈利模式依然没有明显改善,该行当年47.46亿元的营业收入中,利息净收入为43.23亿元,占比高达91%,贡献度仅比2015年小幅下滑了1个百分点。而同年五大国有行的利息净收入占比多数在60%-70%之间,部分占比较高的地方行也仅为八成左右。

“大股东抛售股份应该和湖北银行业绩表现不佳有一定关系。”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刘澄分析称,事实上,近年来很多城商行都因这个缘由被大股东“甩包袱”。李虹含同样认为,长江三峡集团抛售股权和湖北银行业绩可能有很大关联,因为股权抛售都是逐利的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在转让湖北银行之前,三峡集团已转让了一家亏损的发电公司。2016年7月底,三峡集团将旗下乌兰察布市江河余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及3897.71万元债权在北交所挂牌出让,挂牌价格3507.94万元。该公司去年经营几乎停滞,2015年营收为零,亏损2111.92万元。

底子薄弱的前身

李虹含进一步指出,由于湖北银行是由当地多家小型银行合并而来,在经营和管理理念方面均相对比较落后。而且这些银行在湖北省内也不是处于经济发达地区,湖北经济主要集中在武汉,后者对该省GDP贡献度达到四五成,但湖北银行的前身则是黄石、襄樊、荆州等地区的银行。

不过,一般而言,股权结构三年内不发生大的变化,是上市成功概率增大的条件之一,而湖北银行面临的难题并不止股权一项。刘澄表示,目前全国排队上市的地方银行有几十家,但多数业绩相当,未来随着互联网的大力发展,银行或将面临洗牌甚至倒闭。目前银行业就普遍出现业绩下滑等不良状况,全国性股份制银行都直言“经营困难”,小银行更是如此,业绩增长空间和上市空间已经缩小。

仅与省内另外两家银行相比,湖北银行的优势都不算明显。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武汉农商行也存在上市的传言,该行与汉口银行均地处湖北省核心经济地区,近年来发展势头不输湖北银行。事实上,在我国东南部另一个省内,也有与湖北银行“身世”相近的一家地方银行,同样吸并了本地小银行,也同样提出上市目标,但稍早前该地区一位金融从业人员透露,该银行上市“三步走”第一步就遇阻,同省的另一家地处经济发达地区的银行很强势,并不愿意“被纳并”。

湖北银行在2015年年报中提出“先H股后A股”的IPO申报路径后,在2016年年报中对筹备情况没有表述。李虹含表示,对于所有银行而言,如果具备股权结构合理、经营业绩达标、主营业务定位清晰、高管相对比较稳定等条件,冲击上市概率就会大一些。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