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教授金墉出任世行行长 “医”改世行路难行
2012-04-21作者:邓喻静 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 评论:

  半个多世纪以来,世行行长无一例外地由经济学家、财政官员、外交家或政治家轮番担任,如今,这个惯例要被打破了。

  金墉,这位很容易与另一位中国著名武侠小说家联系在一起的外行候选人最初被奥巴马提名时,他的当选似乎就已成定数。诚然,他的亚洲面孔、美国国籍、国际卫生发展事务的背景在一段时期以来仍让多股猜测与乐观情绪交相缠绕,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世行仍是西方的,美国人自二战结束以来对世行行长这一职位长达67年的垄断仍将延续。

  而对于备受角色转型与声望滑坡困扰的世界银行来说,这一履新可谓意义重大,前几任经济学家级别的行长留下的世行遗产,有待梳理和延续。尤其是在全球经济格局深刻变化之后,如何重振世行的权威,并帮助克服掣肘全球经济增长的痼疾,是这位“医者”须面对的刻不容缓的议题。

  质疑声中的履新

  带领世界银行迈入本世纪的人际交往大师吉姆·沃尔芬森,被形容为手段圆滑的全球交易大师,胃口庞大的权力掮客,却并没有指引世界银行一条更清晰的道路,他的继任者、新保守主义国防专家保罗·沃尔福威茨,以作风强硬并不讨好于各国,最后以一桩丑闻黯然下台。而本年即将卸任的罗伯特·佐利克,在任期间无太多功过得失,却因建树平平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美誉。即使是这样,这二十多年来,也从未出现过像金墉这样的“旁门左道”。

  与那些职业政客、世界级经济学家不同,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金墉的工作重心很大部分落在为发展中国家带来医疗保障上,比如解决海地和秘鲁的肺结核问题,或是控制俄罗斯监狱中的HIV病毒传播。他的当选在互联网上引发了一片调侃声:难道世界经济要由一位真正的医生来“救治”?

  早在获选之初,众多质疑和嘘声就围于金墉四周,鉴于世界银行的投票结构,金墉竞选获胜早在大多数人的意料之中。基于美国和欧洲汇入世界银行的资金,它们总共有大约50%的表决投票权。

  “金墉获得任命是必然的。”瑞士圣加伦大学教授、世界银行前官员西蒙·伊文奈特透露,“几乎可以肯定,如果欧洲国家没有提前答应支持华盛顿提名的任何世行行长候选人,奥巴马政府一定不会支持拉加德出任IMF总裁。根本不存在真正的竞争。”

  对于这位由奥巴马政府直接提名的美籍亚裔人来说,亚裔面孔并没能为他带来更多来自亚洲的认可,相比之下,曾经的另两位世行行长候选人——尼日利亚财长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和哥伦比亚前财长何塞·安东尼奥·奥坎波因为在各自经济领域的出色贡献而被认为“更具资格”。

  金墉面临的更大争议来自经济学界,在竞选过程中,对于世行的发展愿景,他提出一种“具有包容性的”发展战略,包括在健康和教育方面投资,同时兼顾基础设施、经济增长和气候变化。这已导致一些专门研究发展事务的经济学家反弹,他们担心他将不会专注于经济增长。

  甚至有些来自欧美的经济学家找出金墉曾于2000年出版的著作——《为增长而死》,指出该书将过多的重点放在了卫生政策而不是更广泛的经济增长上。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世行新行长应该懂得宏观经济学,能够获得援助国和受援国领导人的共同尊敬,并拥有实施自己想法的管理技巧。而对于一位胜选存疑、以及还未能得到学界认可的新世行行长来说,树立权威更是当务之急。然而,对于自身都需要重塑威望的世行来说,人们并不可能给他太多时间。

  世行亟待角色转变

  诚如此次世行行长候选人之一 、尼日利亚财长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所言,世行目前正面临三项主要挑战——创造就业、对发展中国家进行人力资本投资和建立制度。此外,世行还必须在确保全球公共产品有效供应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并将其举措与各国和各地区的发展计划紧密结合起来。这一共识早在世行建立之初得以确立,却在68年的践行历程中举步维艰。

  如今,全球四分之三的贫困人口居住在中等收入国家里。印度和巴西等大型发展中经济体越能够在全球资本市场筹得所需的资金,就越不愿接受世行贷款的约束条件。对于最贫穷的劳工而言,援助仍将发挥重要作用,但这一财务挑战仍相当严峻,毕竟对于这些依靠人口红利获得经济腾飞的国家来说,结束这一进程还为时过早。但这也意味着,世行必须要改变策略,以顺应这一形势。

  世行如今的许多客户现在不再仅仅寻求贷款,它们还希望世行能提供指导和专家意见,以帮它们掌握在技术和采购等方面的知识。在佐利克的领导下,世行已在这方面迈出了第一步——对外开放数据库。世行可能会拓展这一做法,降低自身对美国知识中心的依赖,到世界其他地区去取经。而这也是金墉在他的著作中多番强调的一点。

  而要应对索马里和阿富汗等脆弱、动荡国家的难题——在这些国家里,最迫切的需求是修补满目疮痍的国家,但解决方案却尚未明朗。金墉的前任似乎已经开出了药方,以一种更灵活、更注重协作的方法来对待所汇集的智慧,来使世行获得更多工具。但具体实践却需要更多政治智慧和权力斡旋。

  新方法可能也会有助于化解世行发展中国家股东们日益增多的抱怨。这些国家的意见正变得越来越大,对西方国家继续主导世行事务也心怀怨恨。而此次金墉的当选,势必又令诸多发展中国家寒心,而失去它们的支持,将是世行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不过,世行的发展中国家股东们仍有一定的发言权。如果它们认为新行长人选不具备推动世行所需变革的远见、学识和干劲,它们也能在很多场合公开畅言自己的想法。而这些,都是世行需要在新时代继续适应的变化。

  资料

  历任世行行长

  罗伯特·佐利克

  2007年6月25日至今

  现任世行行长。2007年6月25日上午在华盛顿举行的世行执行董事会会议上,佐利克被一致批准为新一任世界银行行长。

  保罗·沃尔福威茨

  2005年6月-2007年6月

  2005年3月16日,布什总统提名沃尔福威茨接替沃尔芬森任世界银行新行长,3月31日,世界银行执行董事会批准由沃尔福威茨出任世界银行新任行长,6月1日沃尔福威茨正式任职。

  詹姆斯·沃尔芬森

  1995年6月-2005年6月

  1990年任华盛顿地区肯尼迪艺术中心总裁。1995年6月任世界银行行长。1999年9月,世行董事会一致通过对沃尔芬森连任行长的提名。2005年5月31日卸任。

  雷维斯·普瑞斯顿

  1991年9月-1995年5月

  巴尔伯·康纳伯

  1986年7月-1991年8月

  阿尔登·克劳森

  1981年7月-1986年6月

  罗伯特·麦克纳马拉

  1968年4月-1981年6月

  乔治·伍兹

  1963年1月-1968年3月

  尤金·布莱克

  1949年-1963年

  约翰·杰伊·麦克洛伊

  1947年3月-1949年6月

  尤金·迈耶

  1946年6月-1946年12月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