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协同发展三年考 人口和产业疏解显著
2017-02-25作者:李未来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北京现代汽车位于河北沧州的首个外埠整车生产工厂已经开始投产,北京新发地高碑店农副产品物流园建成了十几座农副产品库房和交易大厅……这些都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成果。

自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至今已有3年,2015年《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三地按照各自的角色与分工进行功能疏解和承接,在产业、交通、环保一体化方面取得显著的成效。

当然,在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如产业结构单一,环保问题短期难以解决,养老一体化政策壁垒还有待破除等。

北京城六区常住人口现负增长

在北京新发地高碑店农副产品物流园,已经建成了十几座农副产品库房和交易大厅,这里从2015年10月29日开始启动运营,目前已有约5000商户,其中大多数是由北京而来。

据了解,这里疏解了北京4000多商户。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进程,河北高碑店承接了北京的“菜篮子”新发地。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计划总投资54亿元,占地2081.3亩,总建筑面积160万平方米,拥有中国目前最大的冷库集群。据《北京日报》此前报道,2016年北京新发地高碑店农副产品物流园纳税1.12亿元,位居高碑店市第二位。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核心所在,新发地的外迁只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冰山一角。在2015年发布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京津冀三地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北京被定位为全国政治、文化、国际交往和科技创新中心,并提出2017年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取得明显进展的目标。

对此,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徐绍史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功能疏解的成效主要体现在人口上,截至2016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为2172.9万人,同比增加2.4万人,增量同比减少16.5万人,增速同比下降0.8个百分点,其中城六区常住人口实现由升到降的拐点,比2015年下降3%。记者梳理发现,这是近年来北京城六区常住人口首次出现负增长的现象。

春节前夕,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在召开2017年北京市综合经济部门电视电话会议时称,在此基础上,2017年城六区常住人口还要下降3%。

记者查询《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发现,被疏解的非首都功能大致分为四类,其中重点是一般性产业,特别是高消耗产业,其次为区域性物流基地、区域性专业市场等部分第三产业,此外还有部分教育、医疗、培训机构等社会公共服务功能,部分行政性、事业性服务机构和企业总部。

徐绍史表示,3年来,累计调整疏解动物园、大红门、天意等批发市场商户370余家,清理淘汰一般性制造业企业1300余家,北京天坛医院、同仁医院、友谊医院、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等也逐步外溢。

中关村在津冀多地建立园区

在河北沧州经济开发区,北京现代的第四家整车生产工厂刚刚开始投产,据了解,该项目于2015年正式开工,投资120亿元、占地面积3076亩,是北京现代首次在外埠建立的整车生产厂。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原所长牛凤瑞表示,北京现代在沧州的工厂发展还不错,沧州有一定的工业基础,地理条件也比较适合建厂,北京现代汽车在沧州建厂对当地的经济有很大的拉动作用。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利于发挥河北东部和天津环渤海湾的海运及钢铁产业优势,提升河北汽车及相关产业的科技水平。

除汽车产业外,沧州还承接了北京的医药产业。2015年4月,“北京·沧州渤海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园”首批10家入园企业集中开工建设,为此,沧州市于2016年正式出台《关于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快速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以渤海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园为核心,进一步深化与京津知名医药科研院所合作,承接一批关键技术成果转化和产业转移,着力打造千亿元级京津冀医药产业区域合作示范区。

沧州对北京现代汽车、医药产业的承接是三地产业转移的一个缩影。3年来,津冀两地不断承接北京产业的外溢,如中关村在天津、保定、承德等地设立基地,目前已建有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京津中关村科技城及承德大数据产业基地、张北云计算基地、北京中关村(曹妃甸)高新技术成果转化基地、保定中关村创新中心等。根据工信部等制定的京津冀产业转移指导目录要求,北京有信息技术、装备制造、商贸物流、教育培训、健康养老、金融后台、文化创意、体育休闲八大类产业需要转出。

记者了解到,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体系中,优先发展和突破的是产业、交通、环保一体化。在交通一体化方面,2014年年底,京津冀3省市政府成立了京津冀城际铁路投资公司,通过投资一体化带动区域轨道交通网络一体化。京津冀协同发展3年间,京津城际延长线、津保城际铁路、张唐铁路建成通车,京沈、京霸、石济、呼张高铁正在建设当中,京张、大张铁路全线开工,廊涿城际铁路、津承铁路正在进行前期工作。除此之外,不少以“京”字开头的“断头路”被修通,京津冀机场一体化运营管理机制初步形成,公交、港口方面的一体化机制也正在进行。

对此,牛凤瑞表示,交通一体化一直都在推进,相比产业一体化而言,交通一体化有更好的“抓手”,也更容易推进。

据徐绍史介绍,京津冀三地在环保协同方面也有一定成效。2016年京津冀区域PM2.5平均浓度比2013年下降约33%,目前正在实施的是引滦入津生态补偿机制建立,引黄入冀补淀等重大工程。

针对目前京津冀地区依然存在的雾霾现象,牛凤瑞认为并不是短期能解决的,也不是行政命令可以一下子解决的。事实上京津冀在环保治理问题上已经做出了很大努力,也有较大的进展,但这与经济结构、区域分工等问题密切相关,是历史长期积累的结果,需要逐步改善。

养老一体化等问题仍待解决

自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以来,三地在产业、交通等一体化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但目前来看仍然面临着一些问题。

多名专家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牛凤瑞表示,虽然北京人口增速变缓,但仍然在增长,由于人口基数大,城市负荷依然没有明显缓解。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产业国际化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崔卫杰告诉记者,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不能一刀切:“最近我到怀柔地区调研,当地只有40万人口,尚处于发展阶段,但为了响应北京市整体疏解人口的方针政策,怀柔地区也在控制人口流入,这实际上是不合理的,也影响当地的发展。”

记者近日走访了紧邻北京通州的燕郊和大厂等地,当地虽然承接了北京大量的外溢人口,但房地产之外的产业却很少在此落地。在燕郊通往北京的主干道——102国道两旁,大部分为楼盘营销中心或房地产中介门面,在大厂夏垫镇世茂·萨拉曼卡小区旁边,一家中介公司往往集中开好几个门面,用大厂当地人的话说,这里除了房地产业,很少有其他产业。

京津冀协同发展的3年间,环京楼市也出现大幅度的上涨。伴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进程,不少概念也借机被炒作。记者了解到,城市副中心落地通州消息传出后,北三县房价随之迅速上涨,开发商和房屋中介在推销房子时大多会以此来吸引客户。

对此,豪宅研究院院长朱晓红表示,环京地区之所以被称为“睡城”,就是因为只承接了人口的外溢,没有产业支撑,导致这些地区只“宜居”,而不“宜业”,其根本原因还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步伐太快,导致很多东西没有跟上。在他看来,要从根本上治理环京楼市的跳涨和混乱局面,应该先进行规范,然后再逐步引进产业,形成一个合理的布局。

与此同时,在养老一体化方面,京津冀三地尚有大量壁垒待破。数据统计显示,北京市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已达到315万,占总人口的23.4%,老龄化程度居全国第二,到2020年,全市户籍老年人口将超过380万,常住老年人口将超过400万。老年人口持续增多,不少北京老人选择在环京地区养老,但政策等方面的限制却带来很多不便。

燕达国际健康城位于三河市燕郊镇,是一个综合性养老产业城,据其负责人介绍,这里90%的老人都是由北京而来,健康城自身设有燕达国际医院,虽然能方便老人看病,但因有地域限制,到2017年1月,北京医保卡才能在这里使用。

对于运营养老机构的企业来说,在补贴方面也存在地域差别。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虽然他们承接的都是来自北京的老人,但床位补贴相对北京的老年公寓来说却差很多。北京一张床位最高可补贴5.5万元,而在燕郊则只有4000元,并且,廊坊市规定对老年公寓床位的补贴总共不能超过100万元,燕达养护中心则有2300个床位,“所以这点补贴可以忽略不计”。他还表示:“虽然在人头补贴方面我们可以享受与北京同样的政策,每位老人每月在300~500元之间,但这仅限于北京户籍的老人,如果是当地户籍则没有这一优惠。”

在牛凤瑞看来,京津冀三地在历史上属于同一行政区域,在地缘、文化、自然环境、经济等方面有着天然的联系,是行政壁垒将其划为3个区域,京津冀协同发展就是要打破这些行政壁垒,让资源配置更加优化。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