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业持续衰退意味着什么?
2015-10-26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中国经营网注】研究澳门博彩业多年的澳门大学教授冯家超接受采访时表示,博彩业的不景气对澳门非博彩业的成长很有好处。“博彩的钱太好赚了,本身如果真的发展比较猛速的话,大家把精神放在博彩上面,哪里有时间照顾一下非博彩?”

  “现在的店铺租金下来了,写字楼租金也下来了,整个房地产价格也是下来了,这些非博彩、非旅游的创业人士主要的成本所在,所以现在我们很期待,调整过程里面可能有一些文化创意的,以及其他非博彩类的企业趁着租金的下降建立他们新的产业。”冯家超说。

  实际上,澳门起初打造博彩“龙头”是为了“带动其他产业协调发展”,所以从政府政策到社会资源普遍向博彩业倾斜,“造成的直接后果是博彩业长期占据着澳门‘本就不多’的大部分土地和人力资源,挤占了其他行业的发展空间,使得澳门产业多元化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束缚。不仅大家所期望的‘带动其他产业协调发展’一直未见明显成效,甚至澳门社会普遍对博彩企业投标‘赌牌’时承诺的非博彩元素落实成效都存在质疑。”

  与此同时,澳门是一个微型经济体,各种资源有限。在博彩业占据了最多资源的情况下,就算是有心发展多元产业,也无能为力。非博彩中小企业不仅难以招聘到员工,而随着经济发展,被炒上了天的房价也增加了其他新兴行业发展和运营的成本,“获取的利润都不够支付房租和工资”成为普遍现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尽管正午还有接近30度的高温,但对澳门博彩业来说,冬天已持续近17个月。

  10月27日,“小赌王”何猷龙的新濠影汇开门迎客。按照设计规划,这座有着约1600间豪华客房的庞然大物可以容纳500张赌台,但特区政府仅批准其设立250张,且其中50张明年才能启用。

  更具有标志意义的是,这250张赌台,全部设在中场。在澳门大学博彩研究所所长冯家超印象当中,除赌牌开放之初,第一家新开的金沙娱乐城在开业时未设贵宾厅外,新濠影汇是这十余年来,首个没有贵宾厅、博彩中介人的赌场。

  在澳门博彩业收入中,贵宾厅和中场贡献多年“八二开”。去年年中起,中央重拳“治贪”加之内地经济增速走低,澳门博彩业收入骤降。其中降幅最高的是贵宾厅。最新数据显示,贵宾厅和非贵宾厅的收入已经接近“五五开”。

  舍弃豪赌客,是新濠影汇应对寒冬所作的主动选择。应该说,在增加非博彩元素方面,新濠影汇下了大力气:除了传统的住宿、购物、美食等项目外,投资32亿美金的新濠影汇单从外形上就“犀利到飞起”——两座银光闪闪的酒店大楼之间镶嵌着一个高达130米的“8字形”摩天轮;度假村内部还设有大型魔术表演、模拟“蝙蝠侠”的飞行体验、家庭冒险乐园,以及5000个座位的娱乐中心,影视制作工作室等等。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突如其来的低迷正在对澳门博彩业进行深度调整,非博彩业务的增加将让澳门离世界旅游休闲中心的定位更加接近,也会使“促进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化”发展命题下有了更多实质性的内容。

  其实,“适度多元化”的声音在濠江之上已回荡多年,此番深跌能否让多元化的步子加快,形成习近平总书记在澳门回归十五周年庆典仪式讲话中提出的“桌子上也能唱大戏”局面,还有待观察。

  寒冬已至

  阿晨把出租车开得像赛车。这个不到30岁的年轻人发型时尚,还戴着耳钉,这在澳门的出租车司机里并不多见。

  “过去我一晚上的小费都抵得上我现在开一个礼拜出租车挣的钱。”路过即将开业的新濠影汇时阿晨说,语调伤感。

  一年前,他还是澳门娱乐场贵宾厅的一名公关。“接送客人、帮他们买烟,总之服务好他们,我们就有钱赚。”阿晨说,可后来客人越来越少,他所在的贵宾厅关门,他也就失业,不得已开上了出租车。

  去年6月开始,澳门陷入博彩专营权开放以来最大的深度调整。

  最新数据显示,9月澳门博彩毛收入171.33亿,较去年同期减少三成三。而这已是澳门博彩收入连续第16个月同比下跌。

  受2014年下半年赌收下跌的影响,澳门全年的博彩业总收益按年減少2.5%至3540.6亿澳门元,是该项调查自2004年开展以來首次录得跌幅。

  进入2015年,博彩业跌势不减。数据显示,今年1至9月,澳门博彩毛收入累计1760.15亿澳门元,较去年同期减少近四成。

  阿晨所在的贵宾厅收入向来是澳门博彩业收入的主要来源。“但这两年内地打贪,贵宾厅的客人少了。经济形势不好,常来玩的客人自己生意不好,来得也少了。”“澳门博彩业的收入很长时间都是贵宾厅占8成。”曾经的澳门永利任职高层管理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澳门永利近日公布三季度业绩公告显示,其纯利润比去年同期下降71.8%,约为6209.6万美元。

  其中贵宾厅业务下降明显。该公司第三季贵宾厅赌台转码数为12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51亿美元跌51.3%。而第三季中场投注额为11.969亿美元,比去年第三季跌13.7%。贵宾赌台的平均数目由去年第三季的251张减至今年的228张。

  澳门娱乐博彩业中介人协会会长郭志忠近日接受《澳门日报》采访时表示,刚刚过去的黄金周中,贵宾厅经营未有明显改善。在八、九月时有约20个贵宾厅结束营业,他预期贵宾厅结束潮仍会持续。

  此次下跌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对澳门的影响还大。

  过苦日子

  世界范围内看,过去三十年,只有伊拉克曾因战争经济收缩五成,经济衰退10%的希腊,就引发了欧元区危机。今年上半年数据显示,博彩业不景气导致澳门经济收缩四分之一,对澳门各界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严峻挑战。

  与博彩业同此凉热的首先是房地产业。家住澳门半岛南湾一带的叶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所住的小区单元价格已经比去年跌去了四成左右。澳门统计局数据显示,这一带的住宅总体价格在去年2季度为20.7万每平米,而至今年2季度,这一价格跌到了11.8万每平米。

  此外,外围经济影响供求关系,旅客来澳量亦减少,澳门整体酒店房价下跌。来自深圳的周小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以来她突然发现澳门的高档酒店价格便宜了很多。“今年6月我来澳门发现,金沙城喜来登酒店的房间大约是800澳门元一晚,但我这次来,居然不到600澳门元。”

  周小姐的感觉与官方统计数据基本吻合。澳门经济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3季度,澳门酒店收费同比下跌10.88%,是旅游物价指数中下跌幅度最大的板块。受这一因素影响,澳门今年3季度旅游物价指数比去年同期下跌2.72。虽说整体幅度不算太大,但这是该指数自2002年第三季度以来首次下跌。另有业界数据显示,黄金周期间,澳门酒店价格约跌去两成。

  零售业也感觉明显。统计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零售业销售额按年跌12%至305.4亿澳门元,其中第二季按年跌13%至142.5亿;分类来看,珠宝钟表跌幅最大,达3成,仅随其后的是皮具制品及百货商品,按年各跌25%及17%。

  而据澳门业内人士观察,经济持续调整对餐饮业影响逐渐从高端消费蔓延至中档食肆。中小企业联合总商会理事长冯健富近日表示,餐饮业已从高峰回落超过两成,日本餐减幅更达四至五成。他预计,如果经济未有好转,租金没有调整,明年新春后或掀结业潮。

  澳门中小企业协进会副理事长容应存也表示,入境旅客减少及旅客消费力下降,除引致博彩业倒退,其余各行业的影响逐渐浮现。今年澳门中小企业营业额普遍跌一至两成,高端消费跌幅更大,部分与业主洽谈减租,最多获减一成,未能弥补生意跌幅。

  尽管早前已要求各政府部门审慎理财、节约开支,尤其是在公干、非必要的装修及研究服务、宣传费、联欢活动及纪念品方面的开支,一片惨跌中,澳门特区政府上月正式宣布实行紧缩财政开支措施。

  今年年初,在讨论应对澳门博彩业下跌局势时,特区政府定下财政年度预算案提出,当博彩毛收入低于每月平均200亿澳门元时,实行紧缩。

  8月数据出来之后,各方发现,1至8月累计博彩毛收入1500多亿澳门元,低于平均每月200亿的安全线,特区政府遂宣布9月1日起,所有公共部门即日起实行紧缩财政开支措施,但有关措施将不影响各项民生福利开支和投资与发展开支计划。

  紧缩涉及金额约14亿澳门元,主要包括三方面:一、要求各公共部门冻结有关开支预算5%,主要是指用于购置日常运作物品或消耗品的开支,以及投资方面的开支预算10%;二、要求特定机构冻结由第三者供应的物品和服务的开支预算5%及投资方面的开支预算10%;三、在2015年财政年度内向中央预算要求给予运作津贴的自治机构,如果其第一补充预算录得超额结余,则扣减相等于其超额结余的津贴。

  尽管一再强调紧缩不涉及民生支出,但对此澳门新移民曲先生还是担心澳门的现金分享计划会受影响。

  据了解,澳门特区政府从2008年开始实行现金分享计划,当年每个澳门永久性居民获发澳门币5000元,之后每年都发放,但金额会因经济、通胀和政府财政盈余情况而不同。2013年的数额是8000澳门元,2014年增至9000澳门元。

  “即便今年还能发9000,但如果进一步恶化,这项计划可能就会减少,更别说医疗、教育等公共投入了。”曲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危中求机

  曲先生的担忧在澳门普通市民中很有代表性。

  但在澳门勒思系统有限公司的行政副总裁叶航看来,博彩业衰退,某种程度上给他这类非旅游休闲行业留出了喘息机会。

  事实上,自2002年澳门开放赌权以来,短短十余年澳门迅速成为世界第一赌城:博彩收入排名第二的美国虽然28个州都有商业赌场,但澳门的赌场收入可以超过全美国的赌场。2014年,澳门的博彩收入是拉斯维加斯的7倍,是新加坡的7.5倍,是澳大利亚整个国家博彩收入的12倍。

  在澳门,博彩业收入在经济比重中已过半,博彩业的从业人员也有一半左右。澳门的税收有80%来自博彩业。

  澳门回归15周年前夕,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全国人大常委会澳门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在公开场合明确表示,博彩业一业独大不符合澳门“本地整体利益”。

  风险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博彩业的市场主要在于外来旅客,因而博彩业一业独大,增加了澳门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这次深度调整,澳门政府几乎无计可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第二,博彩业挤压了其他产业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很大程度上屏蔽了多元发展。

  一名澳门资深媒体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澳门起初打造博彩“龙头”是为了“带动其他产业协调发展”,所以从政府政策到社会资源普遍向博彩业倾斜,“造成的直接后果是博彩业长期占据着澳门‘本就不多’的大部分土地和人力资源,挤占了其他行业的发展空间,使得澳门产业多元化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束缚。不仅大家所期望的‘带动其他产业协调发展’一直未见明显成效,甚至澳门社会普遍对博彩企业投标‘赌牌’时承诺的非博彩元素落实成效都存在质疑。”

  该人士分析,澳门是一个微型经济体,各种资源有限。在博彩业占据了最多资源的情况下,就算是有心发展多元产业,也无能为力。非博彩中小企业不仅难以招聘到员工,而随着经济发展,被炒上了天的房价也增加了其他新兴行业发展和运营的成本,“获取的利润都不够支付房租和工资”成为普遍现象。

  数据显示,2006年澳门就业人口的平均工资约为6800澳门元,但从事博彩业的员工平均工资在12000左右,超过了社会平均工资的一倍,而直接从事和博彩投注相关的员工,其工资更高。

  “别的不说,公司的租金、人工成本会下来一截。”勒思公司的叶航说,过去十多年,博彩业独大,形成了巨大的吸附效应。“赌场一个接一个兴起,收入高,升职也快,澳门的年轻人首选去那里就职。”

  叶航笑言,由于过去几年澳门年轻人在赌场升职太快,“澳门街上一枪可以打死三个副总裁”,“我们这类做IT系统开发的公司,在人才战略上就很吃亏。”

  获益的还有会展业。澳门政府会展发展委员会委员何海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由于现在赌场收入下降,酒店经营也下降,参展成本会降低不少,会展业在竞投标时就有了更大的优势。“最近连威尼斯人酒店都主动找我们来谈展会住宿合作,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何海明说。

  研究澳门博彩业多年的澳门大学教授冯家超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博彩业的不景气对澳门非博彩业的成长很有好处。“博彩的钱太好赚了,本身如果真的发展比较猛速的话,大家把精神放在博彩上面,哪里有时间照顾一下非博彩?”

  “现在的店铺租金下来了,写字楼租金也下来了,整个房地产价格也是下来了,这些非博彩、非旅游的创业人士主要的成本所在,所以现在我们很期待,调整过程里面可能有一些文化创意的,以及其他非博彩类的企业趁着租金的下降建立他们新的产业。”冯家超说。

  破解多元化挑战

  去年12月,澳门回归十五周年,国家主席习近平视察澳门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在讲话中要求澳门“要以更大的勇气和智慧破解发展难题,加强和完善对博彩业的监管,积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不断推动经济适度多元可持续发展取得实质性成果。”

  这某种程度上传递了澳门博彩业见顶,未来经济增长需要依靠非博彩元素的明确信号。

  但究竟如何推进多元化?就澳门过去多年的实践来看,成效不够明显。澳门理工学院博彩教学暨研究中心副教授黄贵海表示,澳门要多元化发展但并不意味着“为多元而多元”,这里面必须要遵循经济规律。“其实,澳门社会近年来为实现多元化所做的尝试并不少,除了博彩业,政府对很多的行业不仅减税,还推出各种扶持、资助措施,但实际效果只能用不尽如人意来形容。相反,间接经营博彩业而上市的公司却不少。个中原因不得不思考。这就是现实,也是澳门的经济规律。”

  冯家超也指出,澳门与内地不一样,几乎没有国有企业,所以多元化一定是市场推动完成,要尊重市场规律。

  曲强奎等人认为,澳门多元化的方向首先应该是优势产业链的延伸,新兴产业必须是原有优势产业的补充或发展,以充分发挥经济体原有的比较优势,并在保持产业的国际竞争力的同时,为经济的长远发展注入新的动力。即“以发展博彩旅游业为龙头,服务业为主导,其它产业协调发展”。

  澳门曾广泛讨论垂直多元化发展,主要目的是以产业链整体优势,规避和对冲其他产业参与竞争的劣势。具体说来,就要引导博彩旅游向旅游休闲发展,做大做强为3000万游客的相关服务, 包括观光、文化旅游, 度假、休闲旅游, 购物旅游, 甚至会议、展览等商务旅游, 积极推动酒店业、餐饮业和娱乐业的升级转型和现代化、多元化发展。

  在这方面,新开业的新濠影汇无疑释放出了积极信号。这座度假村以电影为主题设置,开业前夕,新濠还投入7000万美元,邀请好莱坞巨星Robert De Niro、Brad Pitt和Leonardo DiCaprio,以及知名导演Martin Scorsese,为新濠影汇拍摄了一部微电影《The Audition》。

  政府在引导博彩企业增加非博彩元素上也立场明确。新濠影汇获批250张赌台,比其设计容量少一半。澳门经济财政司司长梁维特解释,今次审批赌台数字有详细考虑及特别因素,首先要符合2013年起未来十年内赌台数量年均增长不超过3%的原则,并根据项目是否配合世界旅游休闲中心的定位、非博彩元素投入、拉动中小企发展等因素统筹决定。

  但政府立场及业界努力能否使得非博彩元素较快发展还有待市场检验。这其中还有个基本矛盾在于,业界认为,非博彩元素的发展需要赌台数量支撑。永利度假村主席及行政总裁史提芬·永利在业绩会上对澳门政府对赌台数量的限制表示不解。

  永利指出,在路氹的大型项目,以发展非博彩业为主,但这需要赌台支持,不能用150张或250张赌台就做到这一点,而是需要400张或500张赌台才行。

  而新濠影汇老板何猷龙也曾在年初坦言:“博彩是经济引擎,如果没有这么多赌台很难支撑一系列非博彩娱乐项目,从而实现多元化发展。”

  他指出集团旗下的新濠天地及新项目新濠影汇有超过95%的面积为非博彩娱乐,但不少非博彩娱乐均未有盈利。他透露,大受游客欢迎的综艺表演“水舞间”,自2010年推出后入座率虽超过90%,但到最近才勉强实现收支平衡。

  落实“一中心一平台”

  为了沿着优势产业垂直实现多元化,澳门定位建设世界旅游休闲中心。近年澳门政界一大要事,便是成立以行政长官为主席的“建设世界旅游休闲中心委员会”,统筹制定建设世界旅游休闲中心的五年规划。

  澳门大学旅游学院院长黄竹君表示,澳门建设世界休闲旅游中心的确可以促进产业多元发展,但是客观地说,到澳门的游客主要是内地的,国际游客比例还有待提升,旅游的产品也还不够丰富。黄竹君认为,澳门融入区域合作是唯一的出路。

  “香港和珠海的旅游产业都有各自的资源和优势,互补空间也比较大。在博彩业增长速度放缓的背景下,通过与香港、珠海的旅游合作,对澳门世界旅游休闲中心的建设会起到促进作用,这也会成为澳门经济新的增长点,对澳门产业的多元化很有帮助。在港珠澳大桥开通后,三地的旅游合作会更加便利,我对合作的前景充满信心。”黄竹君表示。

  除了世界旅游休闲中心,澳门还是“中国与葡语国家经贸合作服务平台”。10月22日,第二十届澳门国际贸易投资展览会(MIF)开幕。作为澳门经贸界的年度盛事,MIF已从最初的“推广澳门本地企业产品和投资环境”,转变为帮助内地企业向海外寻求商机,以及国外厂商到广阔的中国市场寻求机会的洽商平台。

  本届展会首次设立了“葡语国家产品及服务展”,吸引了逾150个葡语国家企业参展。虽然目前看来,这些参展企业的规模还相对偏小,但原澳门一国两制研究中心主任杨允中认为,通过作为“ 中国与葡语国家经贸合作服务平台”,澳门可以在“一带一路”战略中起到联通葡语国家的作用,从而登上“一带一路”的快车,分享中国经济增长的成果。

  总体而言,杨允中认为,澳门博彩业虽然经历下跌,但目前澳门财政依然维持收支平衡,各方不必对此太过担心。相反,澳门不应该被暂时的困难所累,自乱阵脚,在适度多元化的道路上也不应该急功近利,而应该围绕“一中心一平台”的大方向,谋求更大的发展。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改革红利已显现 69家央企集团年内完成公司制改制

“69家集团公司及2600多户下属企业年内将完成改制工作,”相关人士表示,央企公司制改革取得重大进展。[详情]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透出新时代中国经济新信号

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指出这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透露出这些信号,信号一:由高..[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