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转场:有人离场 有人坚守
2017-09-20 10:15:10 来源:新京报 评论:

2015年,恰逢比特币价格处于低位,传统获取比特币的形式“挖矿”处于低迷期,大量挖矿显卡被抛售。通过这个偶然的途径,刘宇开始在网上研究比特币。

“起先是看媒体报道,后来加入了多个比特币QQ群、论坛。对比特币的态度从怀疑转变为认可。”刘宇说,到2016年底,自己的比特币已经从2个增至80个。

刘宇甚至成为了比特币的忠实投资者,2016年6月,比特币价格一路走高,从两三千元暴涨至1万元。刘宇一直持币未动。9月1日,刘宇给朋友发微信称:“币价过3万了,晚上我请客。”

刘宇称:“(那时)从比特币上赚的钱,比我工作10年挣得都多。”今年,除了投资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虚拟币,刘宇还投资了2个ICO项目,并参与了多种ICO代币的交易。谈及今年上半年的投资情况,他说,“有赚有赔,但多数时候都在赚。”

行情上涨的时候,刘宇回忆称,每天都会打开手机上的APP看一下币价,“一周前,你的身家是几十万,一周后你的身家就上百万了,那段时间整个币圈都信心十足,大家恨不得时刻盯盘”。

然而9月份的行情杀了刘宇一个措手不及。

“我的ICO项目退币,没有躲过ICO代币的大跌,高位买的NEO(一种代币),已经从每枚200元跌到100元,量子链也被交易所下线。”刘宇回忆,虽然多次“抄底”,但他的数字资产价值仍在缩水。

更大的跌幅还在后面。8日,受比特币交易所即将关闭的消息影响,国内比特币价格暴跌。刘宇称,由于ICO代币大跌时,比特币、以太坊都受到影响,所以他认为市场会缓一缓,于是在比特币价格28000元附近时进场“抄底”。不过新的监管消息迅速发酵,币价大跌,让他的“抄底”成为“站岗”。刘宇几乎将此前的盈利赔光。

“从此再不碰数字货币。”刘宇说,他现已清仓,并删除了手机里的APP。

玩家群从技术宅到卖房炒币

如果没有监管令,“刘宇们”的财富有可能继续飙升。这背后,是比特币投资者群体由技术“极客”向普通投资者的变迁,随着用户群变大,比特币的价格也在水涨船高。

国内交易平台HaoBTC高级运营经理孙纯宇在今年1月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比特币早期的参与者大多是极客技术宅,后来比特币价格不断升高,吸引了一批纯投机的交易者,近几年媒体报道多起来以后,有一些大妈也进场了。

据HaoBTC彼时给新京报提供的用户相关数据显示,交易比例在比特币主要用途上占据24%,投资比例达到30%,而支付占据36%。

在玩家职业比重上,仍以IT行业和教育行业为主,分别占据38.1%和35.7%。投资者男女比例为男性占比60%。30-39岁年龄层在玩家年龄分布比例中占据66.1%。

火币网CEO李林在当时也表示,“如今主流投资者把比特币当做纯粹的长线投资产品,和投资股票、期货等行为差别不大。但其中也不乏有投资者对比特币特性并不了解,仅是把比特币当做股票、黄金等投资品进行短线操作。”

1991年出生的职业炒币者赵强,在2013年接触到了比特币,当时恰逢国内监管机构对比特币市场进行整顿,币价大跌。赵强认为,去中心化、总量有限的比特币有投资前景,便在币价3000元时入场。2016年币价逐渐上升,资产翻倍的赵强辞去了网络公司的工作,专职进行比特币交易炒作。一年时间,比特币价格上涨超过3万元,比三年前的价格翻了三倍,也令赵强的资产大幅增值,“一年赚了10年的钱。”赵强告诉记者。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ICO与比特币市场火爆的时期,以信用卡大额套现、银行消费贷款甚至卖房筹资来炒币的人不少。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表示,他曾将自己其中一套住房卖掉,以数百万元抄底时价7000元左右的比特币,在今年8月份赚超2000万元,后来在比特币价格在2.9万元左右时清仓。另一位投资者在7月卖房,花150万元抄底比特币、莱特币和以太坊,目前亏损超过30多万元。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