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叫停校园贷:分期乐、趣店仍给大学生贷款
2017-09-19 10:06:09作者:罗亦丹 任娇 来源:新京报 评论:

部分“年化利率”高过高利贷,高的超500%

在多部门联合禁令下,今年6月以来虽然校园贷有明显收紧,但学生还是能从不少网贷APP中“拆东墙补西墙”。新京报记者发现,部分网贷利率和隐藏的手续费,已经远远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标准。

“第一次接触校园贷是因为学费丢了,不敢给家里说。怕家里知道又要挨骂。”今年大四的河南大学生高峰(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正好在学校里看到有各种小广告,想着就试一下,写的利息也不高可以分期还,觉得自己可以还得起。但后来才发现还有各种管理费。

高峰慢慢发现自己还不上,就又借其他的平台,拆东墙补西墙,以贷还贷,父母给的生活费大部分也用来还账。就这样,高峰半年内从38家网贷机构借款,欠账金额也从最开始的7千多到了现在的5.2万。

从八月份开始,无法补上大窟窿的高峰开始收到许多催收信息,“整天提心吊胆,怕他们联系老师和家长。通过这段经历,我意识到不管有什么要记得和家人商量,尤其是不能碰网贷,之前还在想那些新闻上的人多傻多可笑,真的发生到自己身上才发现,一步错,步步错。”

高峰的38家网贷,都属于小额借款,最多的一笔4000元,最少的一笔仅300元。为了以贷养贷,有时候他一个月会连续申请十家。而这些借款时间有些发生在部委明令禁止校园贷之后。2月11日他第一次借款,今年6月后借款愈加频繁,他在7月借款24家,8月借款9家。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网贷机构来说,学生是很优质的客户。因为在上学,所以不担心他会赖账跑掉,每个月有家长给生活费,算是收入稳定。而校园贷门槛低,周期短,回款快,消费频次高,所以瞄准这一群体的网贷大爆发,最早介入的几家大平台也挣得盆满钵满。”

“很多借网贷的学生最初可能只想买一部手机,或者一台电脑,分期每个月几百块钱是可以承担的。只要是合理消费,就是可控的。怕就怕学生迷上赌球、赌博,就会陷入多头借贷,越借越多。”该业内人士说,“问题就出在,各家平台风控也很松,有的学生可以借四五十家。”

新京报记者在高峰的借款列表中看到,他从38家借款平台中,共借本金52655元,其中期限最长的2个月,最短的仅1周,大多借款时间为1-3周的短期借款,而新借款的理由清一色为“还贷款”,至今他还款6886.14元,加上利息未还金额为53110.37元。在半年内除去本金多出7341.51元的利息。其中8月初有一笔在“先花钱”APP的1000元借款,为期7天。手续费为98元,到手902元,相当于周息9.8%,“年化利率”509.6%。而目前一般信用卡贷款日息为0.05%,年息约为18.25%。

9月13日,小王在爱又米平台成功借出了100元贷款,一个月还清,结果显示应还金额为105.83元,按此计算该平台的月利率高达5.83%,年化利率高达近70%。

根据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银行“正规军”能否“补位”?

校园贷要开正门,堵偏门。专家认为,一年之内银行难以满足目前大学生的信贷需求。

9月10日到14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北京、天津地区的多家高校,校园布告板已经鲜有校园贷小广告。

“前两年开学的时候,经常能看到校园贷的广告,现在校园里干净了很多。”大三学生小杨告诉新京报记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监管叫停校园贷:分期乐、趣店仍给大学生贷款

9月16日,一名学生在分期乐APP注册乐卡时,登记了自己的学历水平和在校情况。“紧急联系人”一项中还出现同学和室友的选项。[详情]

人民日报海外版:虚拟货币炒作是个真实的坑

​近年来,比特币、以太币、莱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在一些互联网平台上进行集中交易。这些“货币”的价格不仅经常在短期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