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控股逆势增资互金业务 海金所资产端来源存疑
2017-04-29 08:34:04作者:郑利鹏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随着监管趋严,“互金热”正在逐步走向冷静。

以上市公司对网贷行业的投资现状为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包括红星美凯龙、盛达矿业、高鸿股份、天源迪科、奥拓电子、华鹏飞、佳士科技、新纶科技等公司在内的10余家A股上市公司退出或减少在网贷领域投资。而东方金钰更是在3月发布网贷平台转型暨借款人提前还款公告。

《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这一波退潮发生在2016年8月以后,而彼时正面临金融监管部门网贷监管细则下发。之后,中央和地方层面监管进一步趋紧,前有国务院互金专项整治方案,后有诸如北京金融监管部门颁发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等地方政策出台。

不过,记者注意到,自2016年以来,厦门当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控股”)却对旗下全资互联网金融平台海金所(北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金所”)逆势增资,加重布局。其中,颇为引人注意的是,该互金平台上出现的大量借贷标的均是由当代控股旗下另一家贸易子公司和其他公司之间的业务应付账款产生。

伏笔

据海金所官网介绍,其脱胎于海峡金融资产交易所。

记者从工商资料变更记录查询得知,海峡金融资产交易所实为海峡(漳州)金融产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峡金交中心”)根据海峡金交中心工商资料中公布的2015年年报情况来看,福建漳龙集团为其控股股东。根据漳龙集团官网介绍,集团为漳州市国资独有企业。

2016年3月31日之前,海峡金交中心为海交所的股东之一,海峡金交中心法人郑连发,在海金所担任董事。其他股东方面,北京易孚泽商贸有限责任公司都曾持股,福建厦门百江集团投资有限公司、国开创展国际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中鸿基控股有限公司则以共同投资的海金时代(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出现在海金所股东中。

按照工商资料信息,2016年3月31日经过变更股东,海金(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取代上述海峡金交中心入股海金所。而海金时代(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厦门当代投资集团为当代控股的子公司。因此,当代控股集团入主时间应在2016年3月份左右。不过,当代控股集团控股海金所的消息直到当年7月才在媒体上公开披露。

海金所官网显示,目前海金所主要标的业务分为:海企贷、海车贷、海房贷、海保理、海信贷。其中,海企贷和海房贷占据90%以上业务。

海金所董事长蒲海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起初曾经有艺术品类投资,后来综合考量风险之后,决定放弃艺术品投资,专注于海企贷和海房贷两块业务。

而据海金所官网介绍,当代控股集团是一家大型的综合性企业集团,旗下拥有当代东方、国旅联合、厦华电子三家A股上市公司,同时参股多家上市公司和大企业,形成了大文化、大数据、大金融、大物流四个完整的业务板块,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海金所依托当代集团的意图颇为明显。海金所官网评价上述资源称,当代集团的资源注入,以及通过当代集团引入更多上市集团公司的资源,将使海金所在资产端质量、大数据风控技术以及品牌营销推广、企业管理等多维度得到质的飞跃。“在业务上也确实依托了控股方的资源优势。”蒲海勇称。

记者注意到,此前海金所CEO李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称,海金所在目前阶段,不是缺乏资源的问题,而是如何高效整合当代控股的资源、协同资源的问题。不过,对于海金所板块的布局逻辑,当代控股集团官网上并未多提。而李宇曾在上述接受媒体采访中将其概括为多元化战略模式再次升华。

2016年10月份,上市系互金遭遇政策遇冷,但当代控股再次加码海金所,领投3000万元。本报记者就当代控股集团对互金板块的布局逻辑向其集团总部致函、致电,截至发稿尚未获对方回复。

正在整改关联融资

记者查看海金所相关标的发现,海企贷标的采用应收款质押模式,其中超过一半标的的应付款方为厦门某贸易有限公司,标的总金额约1.9亿元。上述标的中,有将近一半处于还款状态,还有部分显示处于完成还本阶段。

在风险控制介绍中,记者看到这样的表述:应付账款方(厦门××贸易有限公司)为三家上市公司控股集团的旗下子公司,从事进出口贸易十年以上,在同行业中处于上游地位,近三年内营业利润持续上涨,公司经营情况良好,经平台风控调查,应付账款方实力信用有保障。同时,海金所与应付账款方(厦门××贸易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应收账款质押确认函,如借款人到期不还款,应付账款方(厦门××贸易有限公司)向债权人支付应收账款。

根据平台部分标的提供的应付款方营业执照相关信息,可以锁定应付款企业名称为:厦门当代贸易有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厦门当代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为王玲玲,注册资金5000万元,股东分别为鹰潭市当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王春芳。鹰潭市当代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为王书同和当代控股,当代控股唯一股东亦为王书同。从股权关系来看,王书同和王春芳共同掌控厦门当代贸易有限公司。

而据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等多家媒体披露,王春芳是当代控股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当代控股目前董事长用名为王春风。而记者检索相关信息发现,2016年4月,当代控股旗下上市公司厦华电子发布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显示,王春芳曾用名王春风。

此外,根据当代控股旗下上市公司当代东方、厦华电子分别发布的公告显示,王书同与王春芳为父子关系,王春芳与王玲玲为兄妹关系。

按照上述持股关系,当代控股掌控之下的厦门当代贸易有限公司利用海金所平台来支付自己贸易的应付款是否恰当?

蒲海勇称,平台此前已经接到北京市金融监管部门的整改要求,正在对关联融资等相关问题逐一整改。“企业发展过程中,确实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正在整改。”

但是对于整改具体期限以及到期之后会采用何种发展方式等,蒲海勇并未深谈。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在海金所发生的并非单纯关联融资。以“海企贷-HJS2016101801”为例,融资企业(应收款方)为厦门欣义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义力”)。欣义力的股东为王建家和蔡华平。蔡华平还在鹰潭市华信财务咨询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法人,其中监事为苏丽卿。而当代控股旗下上市公司当代东方的监事同为名为苏丽卿。

海企贷中对融资企业的上下游客户企业披露并不透明。例如,仍以上述海企贷-HJS2016101801为例,上游采购对象企业包含厦门某消防工程有限公司,下游企业包含厦门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而当代控股关联公司中均能找到类似业务公司。例如,当代控股旗下厦华电子董事之一的陈鸿景就担任一家名为厦门永安消防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而该公司的另一个法人股东厦门紫檀贸易有限公司也曾在海金所平台以应付款方身份出现。

记者曾就是否向相关公司输送资金问题询问,蒲海勇称,“即便真输送资金,也将会采用合规的方式。”截至发稿,当代控股方面尚未对上述融资作出回应。

风险

此外,海企贷标的风控现状也有待探讨。例如,“海企贷-HJS2017030003-4”中,借款100万元,本期金额40万元,期限为12个月。根据借款人信息描述,借款企业为厦门星月圆商贸有限公司。

记者查询厦门星月圆商贸有限公司工商资料发现,该企业2014年、2015年年报显示,销售总额为0元,利润总额一直处于负数状态,负债总额也在逐年增大。2016年11月更是因“失联”被厦门市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除此之外,海金所还与温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以下简称“温金中心”)对接,发行了近两亿元金交所融资产品。

此前,北京监管部门下发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事实认定及整改要求》第70-75条,禁止网贷平台资产端对接金融交易所产品、对接融资租赁公司产品、对接典当行、对接保理公司、对接小额贷款公司、对接担保公司等其他形式。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顾雷曾撰文指出,互联网金融平台和金交所对接风险。文章称,国务院整顿金融市场秩序之后,原先P2P、众筹等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大量客户纷纷转移落户金交所,而金交所对投奔而来的会员(投资者)虽然设置了准入标准。但是,会员资格门槛很低。金交所对投资者适当性的认定标准,就是金交所自行决定的,既没有严格法律界限和政策依据,更没有监管机构的认定许可,无法有效杜绝滥竽充数带来的金融风险。

记者在温金中心官网宣传中看到:“低门槛、高收益、高流动性”的宣传用语。“我们也在考虑整改,下一步会逐步取消不合规标的。”蒲海勇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