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砍头息”成烫手山芋:千余家业务平台将被迫转型
2017-04-18 10:20:57 来源:澎湃新闻 评论:

银监会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进一步收紧,曾经让投资人趋之若鹜的现金贷业务突然成了烫手山芋。

“现金贷中的‘砍头息’、‘高利贷’首当其冲,”不少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随着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剑指“现金贷”业务,市面上一千多家从事此业务的平台将被迫转型,以求合规。

根据盈灿咨询报告,现金贷是现金贷款业务的简称,是一种授予自然人无担保、无抵押、无场景的信用贷款,借款方式和还款方式灵活方便,审批及时,到账快速,需要说明的是,现金贷的借款金额和借款期限并不仅限于小额和短期的,比如一些银行系的现金贷,贷款额度可以达到二三十万元,期限可以达到20年。放款对象主要针对自然人,企业不包括在内。

而业内所称的“砍头息”,指的是一种网贷平台放款金额低于显示的借款金额的现象。举例而言,当一个人在平台借入3000元时,年化利息为20%,他收到的金额可能只有2700元,被扣掉的10%被网贷平台以先扣利息、手续费、管理费、服务费、咨询费等各种方式收走,那实际上借款人承受的利息是22.2%,高于平台宣称的利息。

实际上,由于不少现金贷平台短期小额借款的特征,按照月息、周息甚至日息进行计算,借款人往往一眼看不出实际上高昂的年化利息。有些平台日息0.3%,看起来不高,折算成年化利息超过100%,远远高于法律规定的36%以内的民间借贷年化利率,而市面上最高的年化利率超过500%。虽然现金贷大部分还是短期的,对于借款人来说,用年化利率来计算有不适配,但是对于平台来说,无疑可以带来可观的利润。

4月10日,银监会官网公布了《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银监发〔2017〕6号),第一次提出要对“现金贷”业务进行清理整顿。文件提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依法合规开展业务,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禁止欺诈、虚假宣传;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

值得注意的是,此处提到的整顿对象是“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也就是俗话讲的“P2P网贷”,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在内的持牌金融机构不在清理整顿之列。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对澎湃新闻表示,本次清理整顿主要聚焦于网贷平台、网络小贷平台及其他无相关资质的平台,首先把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两大类机构排除在清理整顿之外。

现金贷分类(资料来源:盈灿咨询)


  根据盈灿咨询的测算,目前行业规模大约在6000亿元到1万亿元之间,其中电商系现金贷规模在5000亿元左右,垂直系和网贷系现金贷规模在1000亿元左右,而持牌系的规模在4000亿元以下。

  盈灿咨询报告称,去年8月24日网贷监管新规的出台,受限于企业借款额度的限制以及优质资产的不断减少,网贷平台无法再发大额标的,转而偏向做个人信贷,加之为了开拓新资产,于是很多网贷平台企业纷纷发力,开始做现金贷业务。

  而好景不长,根据证券日报4月15日报道,近日,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出了《关于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以下称《通知》),提出了对各地区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进行清理整顿的三个具体要求:一是高度重视,全面摸清“现金贷”风险底数;二是分类整治,切实防范风险;三是宣传引导,及时开展相关风险提示和宣传教育活动。
  同时下发的还有《关于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的补充说明》(以下称《补充说明》),要求对有以下特征的平台予以重点关注:利率畸高、实际放款金额与借款合同金额不符、无抵押且期限短、依靠暴利覆盖风险并进行暴力催收的平台。
澎湃新闻就此《通知》询问上海相关监管部门有无开始“现金贷”清理整顿,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薛洪言表示,业务属性上,基本上又把对标银行信用卡定价标准的互金巨头系现金贷产品排除在外,主要聚焦于年化利率36%以上的高息平台(约等于等额本息还款方式下月息1.71%、日息万分之5.7)。
 “但是这个范围太广了,化利率37%和年化利率137%都属于嫌疑人,但性质显然不同,不能一概称之为捣乱分子或坏分子,”薛洪言认为,首先36%的利率定得过低,还不足以覆盖正规经营机构的成本,再者现金贷存在广阔的市场需求,即在正规金融机构得不到服务的次级客群,“农村的承包大户需要购买化肥、刚毕业的大学生要一次性交齐押一付三的4个月房租、干腻了保安的农民工兄弟想去蓝翔学开挖掘机,与其让他们借高利贷,不如把他们交给正规经营的线上现金贷平台。”
  信用卡代偿平台还呗CEO徐志刚则对澎湃新闻表示,“高利贷”公司多,而“低利贷”少的原因是,除了资金成本问题之外,很多公司缺乏风控上“精耕细作”的能力,所以只能以高利来覆盖高风险,弥补坏账损失,但这些公司还是会打着“低利贷”的旗号做推广,“大部分人觉得手续费就是一小笔钱,没有算入到利息中”。
 “对做高利贷的专业能力要求其实很低,即便是很粗放也能赚到钱,而公司的投入很大一部分是在催收方面,‘养一批人去催债,奴役别人’,但我们要做的应该是让信用好的人拿低利贷款,这就需要真正有风控能力的公司来做了,”徐志刚表示。
  拍拍贷CEO张俊也表示,网贷的最终目的是普惠金融,让更多平民百姓以可负担的价格享受到金融服务,因此降息未来会更偏向借款成本的降低,“网贷无可避免会存在逾期、坏账等风险,而对于投资者来说,收益是去除风险后的收益,因此平台是否具有核心风控能力非常重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