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后整治期”:网贷平台供给侧求生
2017-03-04 11:33:04作者:李晖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去年全国两会后骤起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之风“劲吹”近一年渐入尾声,随着近期多个执行层面重要政策陆续出台,行业的合规框架、整改方向和发展路径已逐步清晰。

   扛过“合规之年”,进入“后整治期”的互联网金融真正开启下半场的较量。在机构红线基本划清,经营模式已被疏导出小额分散的主流路径后,市场参与者迎来了新的问题:在成为必然之举的合规化进程中,面对高企的成本压力,如何揣摩合规尺度并把控节奏?在发展模式的抉择中,面对传统放贷前景晦暗难明,消费贷、现金贷、信用卡代偿快速崛起,机构又该如何完成自我定位?“整治飓风”过境,但监管将成为常态,观察已经或正在寻求调整的平台,可以发现,金融供给侧改革撕开的空间中仍存在机会。

   合规化“漂洗”

   2月23日,银监会联合十部委出台《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一锤定音,明确开展资金存管业务的主体必须是商业银行,同时对担任存管人的银行强化免责条款。至此,包括资金存管、备案登记以及地方性网贷监管细则等围绕去年“8·24”《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制定重点配套政策已全部到位。

   随着2016年4月以来针对整个互联网金融业态整治大幕的开启,包括网贷、第三方支付、众筹等互联网金融行业均开始接受一轮“漂洗”。同年12月,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经验交流会议上表示:互联网金融风险底数已基本摸清,风险整体水平正逐步下降,风险案件高发频发的势头已得到初步遏制。

   市场参与主体的数量也对上述整治效果形成验证。据行业第三方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2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为2335。另据统计,目前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已达3547家,占历史平台总数(5882家)的60.3%,淘汰过半。

   “拥抱监管”是去年两会以来市场参与机构高喊的主旋律。在驱逐劣币的过程中,监管的最终到位功不可没。不过,在“拥抱监管”的同时,双刃剑同样让一些从业者们“很受伤”。

   首当其冲是高企的合规成本。新联在线CEO陈智诚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以该平台为例,除上线浙商银行存管,其他合规成本还包括对出借人风险承受能力评估;每月向协会、金融办、银监会保送运营数据;以及向公安部信息安全等级保护三级认证等。“上线银行资金存管、年度审计报告、申请信息安全等级认证以及添加对应所需设备和服务是财务成本,其他则是难以统计的人员成本。”据透露,由于平台对接的银行服务费标准不同,合规具体措施不同,一年的合规成本一般在几十万到几百万元不等。

   而限额令则让以企业贷为主要模式的平台必须做出抉择。北京网贷平台懒投资CFO邓一硕告诉记者,此前平台是以保理、融资租赁为主营资产,面对的是大量融资需求迫切的小微企业。“这些企业实际利润一般都有10%~20%,核心痛点是规模做不大,去银行借款难度大、流程慢。”据他透露,在懒投资曾经撮合融资的企业中,有四五家已经挂牌新三板或准备IPO。不过由于额度限制,“目前这类资产已缩减到20%,消化存量不做增量。此外接入信用贷、车贷这些小额标的。”

新联在线的 P2G 供应链金融业务,融资方是广东省内的高速公路中标机构,“这种资产安全系数很高,但严重受到限额的限制和影响,我们此前计划通过金交所挂牌,但如果金交所走不通,可能要考虑放弃这类业务。”陈智诚表示。    新联在线的 P2G 供应链金融业务,融资方是广东省内的高速公路中标机构,“这种资产安全系数很高,但严重受到限额的限制和影响,我们此前计划通过金交所挂牌,但如果金交所走不通,可能要考虑放弃这类业务。”陈智诚表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