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鹿案始末:闹剧背后兑付悬疑
2016-09-19 16:03:55作者:郑利鹏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水落而石未出。

  9月13日,上海公安局长宁分局发布案情通报公告称,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在未取得合法资质的情况下,对外公开宣传并承诺10%左右固定年化收益率,面向社会不定期募集资金,其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公告还称,目前公安机关已对上述两家单位立案侦查,对相关责任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公安机关将最大限度追缴涉案资产。鉴于“快鹿集团”于2016年4月6日公告并购“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公安机关将会同有关部门敦促“快鹿集团”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

  颇值一提的是,该公告的发布时间距之前快鹿集团承诺的10月1日全面兑付仅半月,最终是否会影响到兑付的具体进程无法判断。此外,快鹿集团相关高管的追责、资金滥用以及待兑付的资产包详情尚需要进一步披露。

  快鹿高管“浮世绘”

  莫名失联的金鹿财行前执行总裁张伯伟为今日的快鹿案埋下伏笔。

  根据此前金鹿财行官网介绍,张伯伟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务管理专业,曾任浦发银行个人金融部主任。在今年2月末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关于《叶问3》项目涉嫌重复募资的情况时,张伯伟曾表示,“易联天下是一个借贷信息的撮合平台,所有融资方我们都一清二楚,并且均由易联天下介绍。举个例子,二级交易市场上,会不会上市公司只有100万股,但却卖出了超过100万股?”

  而记者也曾在张伯伟失联后尝试过电话联系张伯伟,但是始终无人接听。张伯伟的微信朋友圈最后一次更新为3月29日。

  随后,在4月6日金鹿财行新闻发布会上,刚上任的快鹿集团前董事局主席徐琪确认易联天下总裁和金鹿财行执行总裁张伯伟失联。几乎同时,快鹿集团董事局原主席施建祥4月5日宣布因病辞职。而在此前的一段时间,施建祥曾被曝包括学历在内的多项内容造假。

  此后,施建祥、张伯伟迅速淡出舆论视线,徐琪上位。

  资料显示,张伯伟未失联之前,徐琪曾任金鹿财行董事长助力。《叶问3》风波爆发之后,短短数天内从金鹿财行董事长助理,升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的徐琪迅速进入公众视野。

  颇为有趣的是,徐琪在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位置上经历“三起三落”。资料显示,从2016年4月5日,快鹿集团董事长主席施建祥辞职,徐琪升任快鹿集团董事长;6月15日,快鹿集团发布公告确认徐琪离职;6月21日,徐琪确认重回快鹿集团,债权转让平台正式开始运作;6月29日,快鹿集团公布,免去徐琪在集团的一切职务,韦炎平接任快鹿集团董事长一职;7月3日,施建祥通过网络视频宣布,授权徐琪担任快鹿集团董事长主席一职;7月26日,快鹿发布公告,免除徐琪上海快鹿投资事件管理处置委员会一职。

  而徐琪的反复任命背后,均有原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影子,其间还伴有其他高管的起浮调离。

  兑付迷局

  或许对投资者来说,厘清资金缺口和兑付问题才是当务之急。

  徐琪曾在4月17日,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在3月31日风险兑付危机爆发之前,快鹿集团每日资金缺口在1000万元到2000万元左右,但危机爆发之后,缺口骤增至每日1亿元,而这样的增长势头会持续至5月中旬。除去周六周日,每个月的资金缺口约为20亿元,5月中旬之后将会开始下降。

  彼时,快鹿投资集团曾经公开表示,将公布一个总额为50亿元的资产包。根据徐琪当时讲述,该资产包并不包括上市公司股份。值得一提的是,在4月27日前后,曾有多家媒体和投资者要求快鹿集团公示上述50亿元资产包,然而,这一请求被快鹿拒绝。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第三方支付纳入反洗钱范围 大额交易报告起点降至5万元

今年正值《反洗钱法》颁布十周年,而同样执行了十年的《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也有了新..[详情]

借贷限额压顶 网贷平台增配私募基金

近日,懒投资创始人兼CEO张磊公开表示,懒投资新增业务线韬映资本,推出私募基金类产品。韬映资本方面对于上线私募基金的原因..[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