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黄志龙
央行记者会传递出五大信号
2017-03-13 10:29:11 来源:苏宁财富资讯

就当前而言,困扰经济决策部门的一系列问题如僵尸企业、债转股、去杠杆、去产能等问题,相互交织,但其中的核心主体无疑是国有企业,其根源在于国有企业数十年来一直存在的预算软约束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因此,当前去杠杆的重点是国有企业去杠杆。

可以预计,与2009年以来民营企业已经经历了市场化主动去杠杆、去产能的趋势相比,2017年企业部门去杠杆的重点将是国有企业去杠杆,而去杠杆的方向无非是两点:一是缩小分子(降低总负债),通过资产证券化、市场化债转股的方式,降低债务总水平;二是扩大分母(做大总资产),即通过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国企混改,做大国企资产规模,降低国企杠杆率。

然而,今年前两个月的社融和贷款数据显示,1-2月社会融资累计规模为4.89万亿元,同比多增5800亿元,1-2月累计新增贷款3.2万亿元,与上年同期规模基本相当,均处于历史高位水平。由此可见,非金融企业部门去杠杆,依然是任重而道远。

官方外汇储备还将延续稳中有降的趋势

关于外汇储备下降趋势,央行认为应一分为二来看:一方面,当外汇储备高达4万亿美元时稳定性较差,其中1.4万亿美元是国际热钱流入(IMF估算4.2万亿美元国际热钱中有1/3流入中国),这些资金在发达国家经济复苏情况下,回流比较正常;另一方面,外汇储备下降也是中国政府藏汇于民和鼓励企业对外投资的必然结果。此外,人民币已经成为SDR篮子货币,拥有了国际货币话语权,需要优化外汇储备规模和结构。

笔者据此判断,日本对外净资产的变化趋势将是中国对外净资产和外汇储备变化最好的借鉴。1996-2015年日本对外净资产结构中,私人部门占比从66.8%上升到85%,公共部门(以官方外汇储备为主)占比则从33.2%下降到15%,在此期间,日本的官方外储储备总规模并没有出现急剧的扩张,2013年以来也经历了下降过程,但日本对外净资产总规模仍在快速增长。

可以预计,中国对外净资产也将经历同样的过程:私人部门对外净资产快速增长,而以官方外汇储备为主体的公共部门对外净资产则保持相对稳定或略有下降,至少快速上升的阶段已经结束。

央行将严查外商企业利润汇出的真实性

在回答关于央行限制外商企业利润汇出和企业对外投资的疑问时,央行认为,外商企业利润汇出属于国际收支中的经常项目,中国早在1996年就已开放,但外商企业的利润汇出统计和申报还是有必要的。

关于中国企业走出去,央行认为这是一个大方向,但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收购的盲目性问题比较突出,因此监管部门进行一些政策指导,也是有必要的。同时,对于促进国际合作、提高产品质量和研发能力,实现互利共赢的对外投资,央行还是支持和鼓励的。

必须承认,当前许多短期资本以外商企业利润汇出的方式外流,央行严查这些利润的真实性,必要性毋庸置疑,这与今年年初外管局重申个人购买外汇额度审查的政策是一脉相承的,这既符合中国政府对IMF和国际社会的承诺,也能一定程度上稳定人民币汇率预期,防止外汇储备过快消耗。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境外投资和收购活动的外汇额度,将受到更为严格的审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