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黄志龙
特朗普最头疼的五件事
2017-02-15 10:58:13 来源:苏宁财富资讯

最近一段时间,美国和欧元区先后发布了2016年经济增长数据,却并没有引起市场的广泛的关注,而是被特朗普的各种“出格”行为所淹没。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欧元区GDP增速(1.7%)自2009年以来首次超越美国增速(1.6%),美国经济增速也创下了2010年以来新低。我们认为,从历史长周期看,美国经济增长并不如预期的那么强劲,当前美国经济仍然存在一系列重大挑战和结构性难题,这些因素也是特朗普及其执政团队推行一系列重大战略举措的经济根源,也是新一届美国政府需要应对的五大难题。

第一,美国经济增速正处于历史低谷。不可否认,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在发达经济体中实现了率先复苏,然而美国经济在经历连续两年的强劲增长后,2016年再度回落到1.6%(见下图)。

从历史长周期来看,自二战以来美国经济增长大致分为三个阶段:一是“4时代”,即上世纪50和60年代美国经济的黄金时代,年均增速为4.16%,在周期性扩张阶段增速屡屡超过5%;二是“3时代”,即1970-2000年期间,美国经济增速显著回落,平均增速约为3.2%,70年代为3.24%,80年代为3.15%,90年代为3.23%;三是“2时代”,即新世纪以后2001-2016年美国经济平均增速仅有1.79%,其中2002-2007年周期性扩张阶段仅为2.7%,仅在2004年和2005年美国房地产市场泡沫化成长期突破了3%。2010年以来经济复苏阶段,美国经济平均增速仅为2.08%。由此看来,当前美国经济正处于二战以来的历史性低谷。

图1

第二,美国经济劳动生产率持续下台阶。美国经济增长进入历史性低谷,其根源仍然是美国劳动生产率持续下行。在此,我们以美国劳工部发布的非农企业每小时产量的同比增速来衡量美国劳动生产率的指标,自二战以来,美国劳动生产率周期性波动十分明显,20世纪50和60年代,美国经济处于战后的黄金增长期,美国劳动生产率增长长期保持在2%以上,70和80年代,美国经济陷入越战和滞胀之中,连续二十年在2%以上,克林顿执政的90年代,美国劳动生产率在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推动下,美国劳动生产率再度实现高速增长。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奥巴马执政主要时期2011-2016年,尽管美国经济领先于发达经济体实现复苏,但美国劳动生产率增长却陷入历史谷底,六年内平均增速仅为0.55%。由此看来,特朗普批评奥巴马治下的美国经济复苏是极度宽松货币政策支撑下的虚假繁荣并非完全没有道理,至少从劳动生产率角度看,美国经济增长没有足够的支撑。

图2

第三,美国制造业和实体经济不见起色。特朗普之所以能获胜,原因之一是其批评美国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持续低迷,工业和制造业部门的“铁锈地带”是特朗普的民意基础。

事实上,尽管2016年美国GDP不变价已高达16.66万亿美元,较金融危机前峰值(2007年14.87万亿美元)增长了1.79万亿美元,然而美国工业部门总产值却仍大幅低于金融危机前水平,2016年美国工业总产值为3.65万亿美元,较2007年历史峰值3.8万亿美元仍有1500亿美元差距。从工业总产值和GDP增速比较看,2016年工业总产值增速为0.35%,创下2010年以来新低,连续四年大幅低于GDP增速。

从就业状况来看,尽管美国失业率屡创新低,但美国劳工部公布最新数据2015年8月制造业就业人数为1232.9万人,较2000年净下降了近500万人,较2008年初也减少了140万人。由此看来,特朗普对奥巴马政府的批评言论并不为过。

图3

第四,美国基础设施年久失修。美国《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曾写过“中美这七年”的文章,他感叹道:“你可以比较一下纽约肮脏陈旧的拉瓜地亚机场和上海造型优美的国际机场你当你驱车前往曼哈顿时,你会发现一路上的基础设施有多么破败不堪,再体验一下上海时速高达220英里的磁悬浮列车,然后扪心自问:究竟是谁生活在第三世界国家?”这至少是同为两国金融中心纽约和上海基础设施的缩影。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黄志龙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是股市、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