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黄志龙
特朗普时代人民币会一贬到底吗
2016-11-17 14:39:04 来源:新浪意见领袖

  最近一段时间,美元指数节节走高,并于11月14日突破了100的心理关口,相应地,全球大多数货币对美元承压,人民币也难以幸免,对美元汇率屡创新低。出现这一趋势的背景是:市场普遍预期,特朗普减税增支的扩张性政策将提振美国通胀水平,特朗普也将施压美联储,提前终结美国低利率时代。然而,笔者认为,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是特朗普政府左右不了的,高利率引导下的强势美元也与特朗普的经济增长目标不符,因此,人民币跟随美元走强而被动贬值的趋势不具备可持续性。

  特朗普团队左右不了美联储的独立性

  首先,美联储独立性有完善的法律保障。1913年的《联邦储备法》和1929年“大萧条”之后的多次法律修改,使得美联储直接对国会负责,美国总统干预美联储政策的先例极为少见,这正是美国经济权力相互制衡的一个重要形式。历史上,美国总统和美联储主席政策冲突的现象也曾出现,如1965年约翰逊总统要求美联储不要加息,但时任美联储主席马丁执意不从,为了控制日益上升的通胀压力而断然加息。2009年7月,200余名美国经济学家呼吁国会和白宫减少对美联储的干预,一周后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国会听证时,誓言将保证美联储的独立性。

  其次,特朗普对美联储政策缺乏有效干预手段。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由奥巴马总统任命,任期至2018年2月,在此之前特朗普无权任命新主席。此外,虽然目前美联储理事会有2个理事空缺岗位可能将是特朗普认可的人选,但在19名理事和12个具有投票权的理事中,仍处于绝对少数,很难改变美联储理事会的议事日程和决策过程。事实上,美联储理事会的决策,主要是基于各位理事对当前美国和全球经济形势的判断,而非联邦政府和总统的意愿,特别是美联储主席通常都是全球一流经济学家,不会为了总统的政策意愿而有损自身的职业声誉。

  最后,特朗普团队在大选前对美联储批评言论已有所改变。全球对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担忧,源于大选前特朗普多次在竞选演说中对美联储低利率政策的批评,他认为低利率政策源源不断的低成本资金主要是流向华尔街,对于实体经济、中小企业和中下收入家庭没有多少益处。然而,在大选最后时期的特朗普“百日新政”演讲中,以及特朗普竞选官网最近发布的初步政策框架中,重点提了移民、减税、基建投资、贸易保护、金融监管、医保法案等内容,对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框架只字未提。这说明,特朗普充分尊重美联储独立性和专业性的可能性在变大。

  高利率强美元不符合特朗普经济增长目标

  从目前美国面临的国内国际经济环境来看,特朗普施压美联储实行高利率、强美元的货币政策,不利于其向选民承诺的刺激经济增长目标的实现。

  第一,特朗普激活实体经济需要大量的低成本资金。特朗普提出经济增长目标是促使美国经济增速达到4%,创造2500万个就业岗位,他倾向的政策举措包括:面向企业和家庭的全面减税政策、扩大基础设施投资,从而激活实体经济。全面的“减税增支”,必然导致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大幅增加。与此同时,特朗普扩大基础设施投资希望大规模引入私人资本。显然,美联储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利于为政府债务融资和私人投资提供低成本资金。

  第二,美国通胀水平不支持美联储实行高利率政策。近几个月来,美联储利率政策最为关注的两大通胀指标CPI和PCE(个人消费支出)尽管有所回升(9月份分别为1.5%和1.25%),但离美联储的目标值2%仍有不小的差距,也显著低于历史平均水平。与此同时,欧元区和日本等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仍处于通货紧缩的泥潭中,在此大环境下美国出现较为显著的通胀压力可能性不大(参见下图)。因此,当前美国显著提高利率的必要性不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黄志龙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是股市、财经

热文排行
东北地区已陷入“资源诅咒”

营商环境恶化实际上是东北经济困局的一种表象,是结果而非原因。之所以出现营商环境恶化这一结果,是因为“资源诅咒”、劳动...[详情]